虹马网
gay同志彩虹专属领地

基情燃烧的岁月

我曾记得有一个人在我耳边轻声说过,ta说,阿予,这一辈子,无论时间怎么流走,无论时代如何更迭,也无论这个世界终将会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一直在你身边。

我还记得ta说这话时的脸和ta说话时的表情,就像有一个世界填充了我。那时候我是那么容易被填充,且被填充得满满的,心甘情愿。

那时候我觉得只要有ta在身边,属于我的整个世界就都是满的。

我清楚地记得我的生命里有一个人,ta一直静静地站在那里,站在我伸手即可及之处,一句话不说,就那样微笑着,静静地看着我。ta就那样静静地看着我,像看着ta的全世界。

那时候我很傻,就天真地以为一切会这样。我天真地以为有一个人会无我地一直守在我的身边,无论时间过去多久,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离开。我天真地以为,有个人,ta可以填充我的全世界,ta就是我的全世界。

三十几岁的年龄里总是会有一束光从窗外打进来,落进我的梦里。各种各样的光在我的梦里散发光芒,我的世界刺眼而混乱。可是当我睁开眼睛,一切都消失不见。

后来我渐渐明白过来,我的窗外并没有光,一切不过都是我做的一个梦。我的梦就像是一层一层的灰尘遮盖着我的内心,直到有一天我关上门离开。直到有一天我转过身开始搜寻。

我时常轻轻地转过身在这个世界搜寻,用我的眼睛,我的鼻子,我的腿,还有我的呼吸和灵魂。我在搜寻这个世界是不是有一个人,这个世界是不是有那么一个人。

阿正,这个世界是不是有那么一个人?有那么一个人,静静地守在我身边。

就像你一样的,没有任何要求地站在那里;就像你一样的,那样微笑着一句话不说;就像你一样的,即使我有上千上万个缺点,却还那样傻傻地,固执地以为只要是我的就都是好的;就像你一样的,把我当成全世界;就像你一样的,想起来会痛,不想也会痛;就像你一样的,总是冲着我笑。

你不曾出现在一个黄昏,你不曾出现在一个路口,你不曾出现在一个少年的过去,你也不曾出现在一些誓言里。

坐在那些誓言里静静等待的那个少年即将四十不惑,脸上渐渐出现皱纹,也有了掉发的迹象。

可是,ta还和十几岁时一样以同样的一个姿势看着一个方向,ta看着一个方向,一个有可能有也有可能没有的方向,同样的笑容挂在ta的脸上,可是ta的目光已经不再那么清澈。

阿正,我变了吗?

我梦里的那个喜欢读诗的少年还是喜欢读诗,ta还是和你一样静静地坐在十几岁那年的油菜花地里,在年少的太阳光下,冲着我笑,ta还是和以前一样,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ta的笑那么干净,一尘不染。而我的世界,却满是灰尘,再也没有人愿意去擦拭。

一直以为的不会改变都变了,很多当年刻骨铭心的人如今连名字都记不起来了。

后来的我们渐渐明白过来,离了谁,我们都会活着。后来的我们再也不像从前那么在意了,因为我们明白,只要认真了努力了就好。是你的终归是你的,不是你的再怎么拼命在意也不是你的。

凌晨两点,我从梦中苏醒,感觉到眼睛里的温热和脸颊上滑下的液体,知道自己做了个梦,梦到了曾经的那个少年,梦到了一个人,梦到了一个梦。

伸手打开台灯,顺势从床上坐起来靠在床头上,看到这个属于自己的房间。郁郁葱葱的花木和收拾得井然有序的屋子分明就在眼前,赤裸的身子被一团柔软的被子包裹着的真实分明那么明显,却觉得好空。

如今,一个正常人该有的我似乎都已经有了,却感觉整个世界空荡荡的,一种前所未有的巨大的空充斥着我的世界。我的忙、累,我的心力交瘁和压力都无法占据的一个巨大的空充斥着我的世界,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分崩离析。我的空与我的现实世界仿佛存在于两个不同的时空,即使我再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平衡。

我想起了梦里的那个少年,梦里的一切都那么充实,一根手指,一个目光,一束从远处落下来的日光,一个回眸,一个微笑,一句无关紧要的对白都那么充实,可是眼前这巨大的存在,却那么空。

朋友是空,工作是空;收拾房子是空,运动是空;看书是空,听音乐是空;打电话是空,出门聚餐是空;做饭是空,睡觉是空……

一切都是空的,只有想起你的时候,世界才会被填满。

阿正,那是你吧?或者,那是我,那是我们一起出现过的,每一个瞬间。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51虹马 » 基情燃烧的岁月

评论 抢沙发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