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虹马网
潮流gay生活社区

香港Gay:入圈出圈,请你足够相信

sayings:

有的Gay入圈难,有的Gay出圈难。“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

昨前天收到来自一位香港朋友的投稿,和他交流的时候,他说他在办公室花了两天来写这篇自传,我觉得他很优秀,他说他只是一个平凡人。


提示:文章大约有8700字,预计23分钟读完-略有删减

正文

1.

我在深圳出生,从小就跟爸爸到香港生活,今年二十五了,是个圈龄四年的小攻。以下想分享一下我的故事,相信在这圈里哪个最微小的角落里,还是可以有真爱的存在。

首先得向各位说说,我是个深圳人,打从骨子里的,所以从不会因为自己有香港的身份或在香港生活而有任何特别感觉或隔阂,我更会因为自己是个国内出生的人而感到骄傲;所以请先求求各位大大别以我是个「香港G」而有偏见或仇视啊。

我的家境其实一点都不好,爸爸也只是为生活而自小偷渡到香港的人,取得香港居民身份后一直都以体力劳动赚钱养家。我打从小学开始就把户籍转到香港,然后到香港读书;妈妈及后也取得香港居民身份,一直是个全职的家庭主妇,没有外出工作。

我苦过

爸妈的教育水平不高,都是传统农民家庭出身,所以他们对我的管教方法也只是上一辈的延续。我自己也是较顽皮的孩子,加上我读书从不用功,初中开始就是学渣一名,成绩往往都是最后的几个;所以自小我受尽爸爸的体罚,绑着吊起来虐打、用电蚊拍电嘴巴、用针刺破手指头、晚上拖我到山上的墓地绑起等等,用很多奇怪而冷酷的刑罚把我好好管教,每次都用尽他们的创意和力气,我却只懂哀求和哑忍,是「棒下出孝子」、「百打成材」吧?

妈妈从来不会为我所受的皮肉之苦而求情,相反却会在旁煽动爸爸的情绪,也会说很多把我千羞百辱的说话,所以我从小就没有个人形象可言,没有自信和勇气。自小也看着爸妈经常吵架,妈妈总是爱无理取闹,闹离婚闹出走的事都成了家常便饭。有时我都可怜我爸,娶了一个这样的老婆,辛辛苦苦赚钱回来还没有一个安宁的家庭,看着这个女人不是骂子女就是骂自己。有时回想,其实我会宁可他们一早离婚,至少不用承受这些年来积累的挫败和无力感。

2.

自小开始,我就立定决心不会生儿育女,因为潜意识已经自小被父母的「教子方法」塑造了,我不想自己有意无意将这种管教延续,我真不忍心这样对待自己的子女。直到现在,有时候还是很多挥之不去的片段在深夜把我从梦中惊醒,至今也很怕打针、怕电蚊拍、怕跟别人吵架。或许因为这样,令我开始害怕有女性的家庭,看见自己的妈妈已经生怕自己日后有这样的家庭,真不敢想象一辈子怎样熬过。这个家庭背景或多或少埋下了我「G」因的伏线吧?

 

我直过

 

自小被传统礼教那种「男女」的爱情观和婚姻观灌输下,从来不觉得自己会是G的,但回想起来或许上天早已经注定我这辈子有组「G」因。小时候开始,我就不懂得分甚么是美女,都觉得女生不就是一个女生的样子吧;但我却会分辨帅哥,知道哪个男的长得较帅气。中学的青春期,身边的男生朋友在假期都喜欢约到沙滩,醉翁之意就是女生那些泳衣,而我就完全不感兴趣,自己一个人出去游泳了。(即使是这样,我的形象、个性和言行至今还是个直一样,所以直至今天我身边都没有人察觉到我是个G,除了一个我主动向她出柜的女闺蜜。)

 

我从小就是又胖又矮,从矮至高在班上排队的话,我总是排前四的,加上样子并不讨好,大家都只当我是个「可爱的小胖子」同学,跟「爱情」二字几乎编织不出任何交点或产生任何联想。到高中时暗恋过一个同班的女生,暗恋一年后,到高二暑假跟她表白,接着的大半年里和她断断续续在一起了三次,加起来共是七天,对,是七天。

 

这三次的「在一起」像个网络情人,因为她要求不可以公开关系,也因为她的爸妈规管而没有校外独处的机会,加起来这七天其实都只是放学回家后在电话里互发信息。第一次在一起三天,然后她说我很暖很疼她,但这种感觉只像哥哥而不像男朋友,所以分了。可我没有死心,还是等她,结果一个月后再在一起,两天后又分手,原因是她的前度想和她复合,所以她得考虑,想我们来个公平竞争。

可我还是喜欢着她,没有死心,即便看见她们复合了… 半年后她突然找我,说她后悔没有珍惜我,想跟我在一起;我二话不说又答应了,两天后又分了,因为她的前度跟她和好了。回看过去,真觉得我TM是活该;笨了一之又一次,还要多一次。久久没有平复心情,但开始对女的失的了仅余的信心。

 

那时距离香港的会考(内地的高考)就只有大半年时间,对我这个学渣而言根本不可能有甚么突飞猛进,只能求个合格的分数去另一所高中重读一年。会考过后有一个半年的暑假,这个暑假我就努力读书和跑步打篮球,目的就是要减肥和考上大学。

 

3.

到新学校已经不再是以前的胖子,当然也说不上是帅,但因为外校生所以特别引人注目。加上自己努力读了半年的书,初到新校就已经囊括他们大部份的学科奖,所以开始有些女生暗恋,但我那时对女生已经失去了兴趣。然而,那时却有个同一级的男生在MSN聊天室向我表白(我肯定他是个受),我当时其实有点手足无措;那时我虽然对女生已经失去信心和感觉,但也还没有接受到自己对男的感兴趣,所以我那时还算是个直吧?

 

再一次经历公开考试,我成为了全学校三个获得大学录取入读本科的其中一个,就读公共行政管理的专业,开展了大学的旅程。我的专业只录取了十二人,同学不多;另外,香港其实很小,我从家附近坐地铁到大学校园也不过是半个小时,我也不习惯跟其他人睡在同一个房间,所以没有住过宿舍;加上我逃学成了常态,在大学里面认识的人少之又少。直到大一的暑假,嗯,我确定自己是G的了。

 

我迷失过

 

我确定自己是这个G的大家庭的一份子后,开始想了解这个圈子。那时才知道原来有个叫JackD的手机程式可以利用定位找出附近的「同类」,也可以透过面书的平台寻找「同类」加好友然后互相关注。那时才知道这个G圈并不像外界所形容的「小众」,反而给我一种「隐藏大民族」的震撼;一时间感觉就像个农村人踏足纸醉金迷的大城市一样,对这片「新大陆」充满好奇和幻想,只想花尽力气去探索这个未知的领域。短短半年里就在面书里新加了七百多个同道中人,(其中一个是R先生),而这个群体要特别开一个权限清单,有些「G味浓烈」的帖子就只有这群同类能看到,因为那时始终还不敢让身边人知道自己是个G。

 

虽说虚拟世界里加了七百多个同类好友,又在交友程式看到无日无之的信息,但真正面基的次数寥寥无几,因为始终刚入圈子,不敢随便去见人和认识人。但我不得不承认,那时候简直是活着这廿年来自信最膨胀、形象最澎湃的阶段,因为随便一个自拍照或是贴张下厨的作品照都吸引到一批盲目的点赞和留言,让我真的以为自己有多受欢迎,后来才明白到这是最容易使人沉沦和迷失的毒药。

 

老是翘课,甚至每周上课的时间加起来都没有几小时,(身边的同学到现在都搞不懂为什么我可以大学毕业);但我其实没有什么社交生活或是面G等的活动;那些翘课所空出的时间要不就是睡眠,要不就是运动,要不就是到外面去学自己的兴趣课程。大二那一年里面就读了刑法、犯罪心理学、急诊医学,也学了法国语、潜水、滑雪。有空闲时间就独个儿去跑步、打篮球、游泳、爬山、野营;所以根本没有社交的意欲,整年就是这样过。

 4.

我读犯罪心理学时,臭不要脸的个性得到当中一位教授器重,在大二的暑假聘用我到他的公司当暑期工。

因为工作内容牵涉到很多机密档案和敏感数据,所以须要在我入职前先进行一大堆背景和品格审查,其中一项就是从我的社交媒体方面查。因为我怕他们在审查过程知道我的「G密」而错失了这个难得的工作机会,所以一口气要把面书和INSTA的同类删去,以清洗自己的「背景」,其中一个要删的就是上面提到的R先生。

那时我刚找到他的INTSA然后请求了追踪,当他接受了不一会,我又退追踪;其实感觉自己根本就像在讨婊,但请原谅我当时一心是以事业为重嘛。那天晚上看到他的面书贴文,说那些请求追踪后马上退追踪的人很幼稚很讨厌;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在说我,但始终客观上和时间上较吻合我的 讨婊行为,所以我很内疚。当然面书也要「清洗」,R先生也是被清的对象之一;但他却是我留到最后一个最不想删除的好友,或许因为看到他的贴文所以内疚吧,哈哈。

这是我第一次完完全全退圈。

回望那时的退圈行动,其实也算是物有所值吧。暑期工的几个月里,老板(那个犯罪心理学的 教授)让我参与处理好几项大型的经济犯罪和科技罪案调查,并会在调查后起回的牵涉金额款项中抽取提成,所以有很可观的钱途。短短几个月的工作,所赚到的钱就把一家人在香港租住的小房子买下了、也把深圳的祖屋重新盖建多几层收租、有多的钱也在妈妈家乡买了一幢屋子给爸妈日后收租和养老用。(但到今天,我唯一后悔的也许就是删了R先生。)

 

再次混圈

当完成暑期工重返校园读大三,当然就是忘不了那些毒药给我的亢奋感觉,要重新把所有放生了的同类尝试捉回来。疯狂把以往的圈中人加好友互粉。我再次加R先生好友,没想到他竟然会再次接受,那时内心既歉疚又感动。

 

5.

我的第一任男友就是在交友程式中发现的,他住我附近,也正巧跟我同一所大学。那时还真不敢相信自己跟男的在一起,所以在街上或是在他家里面,我言行还是很检点的,就连牵手都不习惯,更别说甚么亲昵的行为。

这段关系维持了四个月,后来他说不想瞒我,其实他仍然放不下当初抛弃他的前任,希望到加拿大找他求复合。那时我真TMD觉我自己是「前度复合剂」,男女都不例外!

 

第一任的印象最深刻,因为打破了很多从未在认知里想象过的事;第一任的感觉最强烈,因为一次真正爱过却从拥有变成失去。幸好有上述那些毒药的药效,令我感觉自己还有一整个森林的树在等我;所以很快就放下了第一段男男感情,张开怀抱去迎接新的机遇。不久就在面书的清单中认识了第二任,也是住我附近,更加是住在前任旁边的小区。

他比我大一年,他父母都不在了,所以只有他一个人住一个房子,高中毕业后就工作照顾自己;那时是挺是欣赏他的自立和坚强,在同情心和爱心使我心头一热之下,就答应跟他在一起。起初还是很幸福的感觉,我大学下课后就去兼职帮学生补习赚钱,然后跑到他家打扫房子,准备晚餐和第二天早餐等他下班,看他吃好后就帮他洗好碗盘再自己回家(这些行为真的很住家小受的感觉,但我重申自己是个小攻)。

那时也使我的厨艺发挥得最淋漓尽致,由中式炒粉面饭到酒家和点心,由西式牛扒意面到面包甜点,我都为他一个人而做过,而且没有失败过。可是不到几个月,很多次他早上告诉我去了上班,但到我买好材料上去准备大餐时撞破他还在家睡觉或是打游戏,甚至有几次跟他的圈中闺密去酒吧大快朵颐,每份工作都做不到几星期就转换,不是说太远就说太辛苦太低工资;很快连他赚到的都不够他自己日常开支。

那时我虽然失望,但毕竟人还是自己选的,我的支出很少,所以还可以用自己补习的收入支撑起他的开支。我一直期望看到他可以为自己的生活负责,以为他经历不平凡的路会更成熟更坚韧,可是换来的只是他把不劳而获和悠手好闲合理化;自己躲家里睡觉玩计算机去消遣,然后我一边读书一边赚钱一边照顾他。

在他身上我花了挺大笔我一直赚的钱,同时也让我赚够了失望,所以在一起的半年后看到他和另一个男生搞暧昧,我提出分开,他也没有挽留,说会把那数万元全都还我。分开那个月他转账了五百元到我户口,然而到今天还是只有那五百元。那时开始质疑小攻是不是都有这些遭遇,还是自己条件所限就只能遇上这样的感情关系。于是沉寂了好一段时间,躲起来失落。

 

6.

与此同时,我大三其中一个科目正需要就社会里面「容易被忽略的一群」进行研究和政策检讨,例如是贫穷老人、少数族裔、获释囚犯、同性恋等等。我当然就选择跟自己有最切身关系的题目吧!于是选了「男同圈子的文化和现况」作为题目,就当是假借学习研究为名去帮自己窥探这片领域为实吧。

于是装成一副「伪直男」的模样去跟一群「真同类」访谈,从他们分享走过来的经历和心得中更深入了解这个圈子。这个研究的结果也许跟大家对圈子的认知其实分别不大,「快餐」「闪分」「出轨」「劈腿」「约炮」「419」「四海飘零」「万中无一」「攻不应求」「横刀夺爱」「HIV泛滥」等等都是用来做报告总结的。当初我以为爱情就是爱情,跟直的世界无异,可以是牵了手就成婚然后相伴下去的爱;只是不方便高调公开的情。但原来圈子的真实情况却是用这样的概念来作总结,乍看来男男之间只是为了泄欲而在一起,为了新鲜感而分开的;那时是自己第一次的迷茫。(其实也很不忿,明明就是攻不应求的圈子,可我这小攻就处处碰壁!)
再次退圈

 

这个研究让我慢慢明白「这就是圈子」,过去憧憬着在圈子里会有童话般的爱情原来就只是自己一直在痴人说梦。我怕自己在这样的文化之下被潜移默化,很想很想保留对爱情的初心和赤诚,哪怕是碍于取向而不被广泛接纳和祝福的爱情。于是决定第二次把所有清单里的同类删去,同时把那些交友的程式都删了。

当时只是在想,与其看着自己和一堆同路人每天在推销自己似的,放外貌放身材照让其他人像网购选货品一样去挑选,然后约出来见面为名验货为实,搞得自己像件货物做促销一样,倒不如留一份最后的尊严给自己,也留一份相信圈子可以有段童话爱情的幻想空间给自己。(我承认这个把人加了又删,还重演两次的行为是很婊很贱,对不起各位大大。也许我下一段的内容就是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了…)

 7.

我跟爸妈的关系一直不算太好,经常受不了他们的说话而吵起来。大四有晚深夜,我跟爸妈吵得很厉害;他们一怒之下把我赶离家,我也逞强说他们把我赶得出去我就再不会回来生活,就算饿死也不会回到他们的门前讨饭。就这样一个变天,我就变成无家可归的学生。

最初的那个月都是带着行李流浪汉似的,睡过公园也睡过球场,最后躲到学校里的杂物房寄宿;我拒绝了所有朋友叫我上他们家暂住的好意,因为我知道这一住就不知道会住到甚么时候。一夜之间失去所有依靠,留在自己账户里的钱其实不多;那段时期是我最低落沮丧的日子,想到连自己父母都这么狠心,晚上就会暗自垂泪。那时夜深人静心情差就去跑步麻醉自己,有时凌晨跑到天亮,所以那段时间瘦得很夸张。

流离失所一个月后,给我遇上一个以前在急诊室实习时救过的病人,他说他一个人住三房,可以租一个房子给我。每月租金数千元,虽然也远比外面便宜得多,但对我这个学生来说光是租金已经差不多等同我兼职补习的收入,还有食的和交通费也是很大笔的。

所以那时早上上课,下午去兼职补习,晚上到酒店工作,一直维持了大半年,直至大四的期终。这段时间用钱都要很小心,因为一年数万元学费、每个月数千元租金、还有很多大大小小的生活杂费,每月的开支小说也得过万元,我根本没有多余的钱去报读那些「兴趣班」,所以空闲就去跑步和健身房(到健身室只是用跑步机)。

 

原来我们那么近

 

有天到新住处附近的健身房,遇见了R先生;他的样貌不是特别出众,但我当时只偷偷留意他,可能是出于潜意识残留的「歉意」吧?

那天之后开始暗恋他,但我真的没有面子和勇气「再再」加他好友了,只会偷偷看他的INSTA和面书。

不久后就发现,原来他就住在我一条马路之隔的小区!当时其实很开心,觉得自己是近水楼台。但虽说只是一条马路之隔,至今还是碰不到几面;篮球场打球时上见他路过(其实是我特意跑去他那小区的篮球场打球碰运气相遇)、公车站见他路过、公交车上跟他擦身而过、健身房也见过,但相遇机会真的不多。

8.

过去三年,我习惯自己一个人去背包旅游,每去一个地方,我都会用一张当地明信片写上日期、时间、还有说我在想他。(其实说到这里我已经觉得很丢脸…一个男的,还要是个像直男一样的小攻,竟然偷偷写情信搞暗恋,我TM感觉自己比小受更骚)

直到有天急诊医学安排我到急救车实习,看着面前抢救的一条年轻生命因为伤势太重无力回天,在短短几分钟时间被死神带走,一直没有说出口的话却因为天人永隔而变成永远的遗憾; 这次的体会很深很深, 明白到任何一个明天都有可能将任何人带走;于是当晚我就鼓起勇气在INSTA跟他表白,换来了他一句「多谢」,我想这是收到好人卡吧? (香港称「好人卡」的意思是「没有发展空间」「没有感觉」的婉拒方法)。

我明白他有好既条件,他有选择,加上我是罪人之身,所以我没有期望他会接受什么,只是不希望有天会后悔自己当初连表白的勇气都没有。

 

这次之后,只能久不久手贱时去偷他的INSTA;有几次看到他不舒服,甚至要住医院的贴文,就是心头一痛,既紧张又失落。但最大的失落,莫过于看着一大堆为他点赞的、留言鼓励的,而自己却连一个关心他的身份都欠缺。看到他住医院的贴子时我身在丽江,我那天晚上就在牛骨牌上为他刻写着他的名字、我的寄意….「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一直很希望自己可以有一个条件吸引到他的目光,所以老是问自己,要是我长得更高、要是我长得更帅、要是我身材更好、要是我家境更好;很多很多的假设,最终指向一个问题,「要是真的这样,你会看上我吗」。

然后很努力去学很多东西,就连修理水管电路的课程都学了,日后家里有什么事情都有我搞定;然后每天上班的午饭时间都去健身房操练,想要一副好身材留住他的眼睛;甚至找方法增高,当然这是在痴人说梦,因为我爸妈的个子也不是高。

所做的一切,目的就只想有一样东西可以吸引到他一闪眼光,给我机会去做个可以给他足够依靠和安全感的老攻,一个能给他稳定将来的老攻。

 

9.

大四那年还没有毕业,我被现时工作的行政单位提早聘任,过了试用期后的一个月左右就被提升到管理层;在香港算是一份稳定而工资不错的工作,足够扛起一个家庭的开支吧。有了稳定的收入,我只想自己将来的伴侣可以依自己的喜好来工作或是生活,而不是为了帮补家用而去赚钱,更不会允许他因为钱而要去跟谁低三下四或是吃半点苦头。

 

其实我离家一年后已经和父母重修旧好,甚至比离家前更好,更珍惜彼此这段得来不易的「失而复得」关系。他们经常叫我搬回去老家一起住,但反正当晚话已经说出去了,也不想再回头;而且我现在还是习惯了自由世界的味道啊,呵呵。

但搬出去自食其力的三年里,慢慢感受到他们为我供书教学所牺牲的青春和享乐,渐渐明白到过去日子里他们为抚育我成人那些有口难言的劳累;所以我没有介意过在他们身上所花的时间和金钱,只想他们在余下的晚年里让我尽力补回他们所失去的享乐,但是不包括他们抱孙的期望。

 

独自离家生活,其中一个使我最大的改变,就是给了我一个更大的勇气更厚的脸皮,不介意有天对父母和身边人出柜;反正我也不用看谁人的脸色或盲从谁人的说话了。毕业后出来工作,有了稳定的收入保障生活,也有一班好的部下群策群力,使我更想过真正属于自己的人生,能走自己选择的路,爱自己喜欢的人。当我遇到一个值得我为他出柜的人,他就是我要娶过门的媳妇,管TMD传统礼教或是家庭观!

 

曾经幻想过,如果有日R先生愿意跟我在一起,我会将我这些年来的努力就为他一个人而表演,也敢于让我身边所有人知道我就是个G因为我爱的是面前这个男人,我有条件有能力扛起彼此的将来,而无惧任何人的冷言冷语或极力反对。「一直的等候,只为你剎那的凝眸」

 

但是人愈大,经历愈多,就明白更多;感觉这回事,从来就不能强求;喜欢一个人没有错,错的是喜欢了一个不可能的人。我追踪很多G圈的公众号,目的是去看那些文章,就当是一个G的心灵鸡汤一样;看着不同的人分享着过来的故事,在文字棘到心底的一瞬间总有所感悟和启迪。其中一篇文章提到,在G圈里面从来别问一条问题「为什么他不喜欢我」。喜欢我的男女和学生都有,但他们愈是痴情就愈给我一种烦扰和负担的感觉,就连他们的信息、情信和礼物都不愿多看;同样道理之下,我这个带罪之身又能奢望R先生多看我一眼吗…

 10.

大鱼海棠里有一段话:「最可悲的事,是你遇见一个人,犯了一个错,你想弥补想还清,到最后才发现,你根本无力回天,犯下的罪过永远无法弥补,我们永远无法还清犯下的」。经常在想,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只想把时间倒回刚认识的那天,然后在你心中留下一个更好的第一印象,而不是一个幼稚的人。只有一条马路相隔的数百米,原来是个咫尺天涯的距离,他就成了我心中最遥不可及的梦。(感觉自己把小攻的架子都丢光了,一点点硬朗洒脱的风格都没)
有天上班时不知道抽什么疯在办公室看《上瘾》,然后就回不去了。我第二天马上从台湾订了那套的小说,用了几天时间看完一套五册,在好几个情节都眼泛泪光(我以前都很讨厌字山字海的书,所以从不看小说,但这是我唯一一套看得完的小说)。

接下来整个月我都木无表情,一方面很心痛两个主角的经历才能走到在一起,另一方面很感慨G圈爱情有几个可以像大海对因子一样;再听了一个网络歌手刘枋沐为《上瘾》编唱的「全世界都不如我」,就是揪心到一个极致… 纵然这部小说是虚构而夸张得像G圈里的神话,但我就要将这种在G圈里看似不可能出现的爱带到现实世界上演,我要像顾海一样去疼自己的因子。每之抱起吉他练这首歌时,都憧憬自己有天在我的因子面前弹唱着最刺中我内心的那句歌词:

「尊严却一败涂地,全世界还有什么能比你」

 

可能大家感觉我很儿戏、很丢脸、很傻B、在装B。我也问过自己,还没有相处过,甚至当面说话都不曾试过,凭什么说爱他;换转是别人突然这样说喜欢我,我也可能不会相信。

但事实却是这份「儿戏」令我暗恋一个男生这么久,也成为了我不喜欢其他人的理由。反正在G圈里面,即便真正深入认识才在一起的,到头来能走得长远的又有几双了;倒不如信自己感觉和直觉去用个心喜欢一个人。

 

偷看他INSTA时看到,他身体老是出现大大小小的问题,我考研的课程就选了医学院的急诊医学科。年初收到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那刻,我多想把通知书交到他手上,然后对他说:「这是为了你而读的,以后有什么情况,也有我在」。但我没有,因为我看到R先生连我上一次发给他的信息都没有打开来看,心瞬间就凉了。

或许,我再这样等下去,就像一篇写G的心灵鸡汤所说的,「不要对一个人穷追不舍,有时这样的举动并不是你多爱他,而是自己不甘心」。虽然不知道最后陪着我的人有没有可能是他,但我知道,如果我从没有遇见过他,如果我从没有爱上过他,如果我一开始没有坚信,也许我就不会是现在的这个自己。

我没有再混圈,但也谢谢他出现过在我的故事里。如果可以,我只想向他对我的过去说「对不起」,对我的现在说「我爱你」。我苦过、直过、迷失过;但最想还是陪你过。

在此祝愿各位可能找到自己真正的所爱,成为你一生所伴。基路实苦,但请你足够相信。

赞(0) 打赏火腿
文章名称:《香港Gay:入圈出圈,请你足够相信》
51虹马网同志生活全方面网站,同志小说、同志电影、同志帅哥看不停,还可以分享和欣赏同志生活百态,感情交流等。

评论 1

评论前必须登录!

 

51虹马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虹马商城51虹马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香港Gay:入圈出圈,请你足够相信

sayings:

有的Gay入圈难,有的Gay出圈难。“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

昨前天收到来自一位香港朋友的投稿,和他交流的时候,他说他在办公室花了两天来写这篇自传,我觉得他很优秀,他说他只是一个平凡人。


提示:文章大约有8700字,预计23分钟读完-略有删减

正文

1.

我在深圳出生,从小就跟爸爸到香港生活,今年二十五了,是个圈龄四年的小攻。以下想分享一下我的故事,相信在这圈里哪个最微小的角落里,还是可以有真爱的存在。

首先得向各位说说,我是个深圳人,打从骨子里的,所以从不会因为自己有香港的身份或在香港生活而有任何特别感觉或隔阂,我更会因为自己是个国内出生的人而感到骄傲;所以请先求求各位大大别以我是个「香港G」而有偏见或仇视啊。

我的家境其实一点都不好,爸爸也只是为生活而自小偷渡到香港的人,取得香港居民身份后一直都以体力劳动赚钱养家。我打从小学开始就把户籍转到香港,然后到香港读书;妈妈及后也取得香港居民身份,一直是个全职的家庭主妇,没有外出工作。

我苦过

爸妈的教育水平不高,都是传统农民家庭出身,所以他们对我的管教方法也只是上一辈的延续。我自己也是较顽皮的孩子,加上我读书从不用功,初中开始就是学渣一名,成绩往往都是最后的几个;所以自小我受尽爸爸的体罚,绑着吊起来虐打、用电蚊拍电嘴巴、用针刺破手指头、晚上拖我到山上的墓地绑起等等,用很多奇怪而冷酷的刑罚把我好好管教,每次都用尽他们的创意和力气,我却只懂哀求和哑忍,是「棒下出孝子」、「百打成材」吧?

妈妈从来不会为我所受的皮肉之苦而求情,相反却会在旁煽动爸爸的情绪,也会说很多把我千羞百辱的说话,所以我从小就没有个人形象可言,没有自信和勇气。自小也看着爸妈经常吵架,妈妈总是爱无理取闹,闹离婚闹出走的事都成了家常便饭。有时我都可怜我爸,娶了一个这样的老婆,辛辛苦苦赚钱回来还没有一个安宁的家庭,看着这个女人不是骂子女就是骂自己。有时回想,其实我会宁可他们一早离婚,至少不用承受这些年来积累的挫败和无力感。

2.

自小开始,我就立定决心不会生儿育女,因为潜意识已经自小被父母的「教子方法」塑造了,我不想自己有意无意将这种管教延续,我真不忍心这样对待自己的子女。直到现在,有时候还是很多挥之不去的片段在深夜把我从梦中惊醒,至今也很怕打针、怕电蚊拍、怕跟别人吵架。或许因为这样,令我开始害怕有女性的家庭,看见自己的妈妈已经生怕自己日后有这样的家庭,真不敢想象一辈子怎样熬过。这个家庭背景或多或少埋下了我「G」因的伏线吧?

 

我直过

 

自小被传统礼教那种「男女」的爱情观和婚姻观灌输下,从来不觉得自己会是G的,但回想起来或许上天早已经注定我这辈子有组「G」因。小时候开始,我就不懂得分甚么是美女,都觉得女生不就是一个女生的样子吧;但我却会分辨帅哥,知道哪个男的长得较帅气。中学的青春期,身边的男生朋友在假期都喜欢约到沙滩,醉翁之意就是女生那些泳衣,而我就完全不感兴趣,自己一个人出去游泳了。(即使是这样,我的形象、个性和言行至今还是个直一样,所以直至今天我身边都没有人察觉到我是个G,除了一个我主动向她出柜的女闺蜜。)

 

我从小就是又胖又矮,从矮至高在班上排队的话,我总是排前四的,加上样子并不讨好,大家都只当我是个「可爱的小胖子」同学,跟「爱情」二字几乎编织不出任何交点或产生任何联想。到高中时暗恋过一个同班的女生,暗恋一年后,到高二暑假跟她表白,接着的大半年里和她断断续续在一起了三次,加起来共是七天,对,是七天。

 

这三次的「在一起」像个网络情人,因为她要求不可以公开关系,也因为她的爸妈规管而没有校外独处的机会,加起来这七天其实都只是放学回家后在电话里互发信息。第一次在一起三天,然后她说我很暖很疼她,但这种感觉只像哥哥而不像男朋友,所以分了。可我没有死心,还是等她,结果一个月后再在一起,两天后又分手,原因是她的前度想和她复合,所以她得考虑,想我们来个公平竞争。

可我还是喜欢着她,没有死心,即便看见她们复合了… 半年后她突然找我,说她后悔没有珍惜我,想跟我在一起;我二话不说又答应了,两天后又分了,因为她的前度跟她和好了。回看过去,真觉得我TM是活该;笨了一之又一次,还要多一次。久久没有平复心情,但开始对女的失的了仅余的信心。

 

那时距离香港的会考(内地的高考)就只有大半年时间,对我这个学渣而言根本不可能有甚么突飞猛进,只能求个合格的分数去另一所高中重读一年。会考过后有一个半年的暑假,这个暑假我就努力读书和跑步打篮球,目的就是要减肥和考上大学。

 

3.

到新学校已经不再是以前的胖子,当然也说不上是帅,但因为外校生所以特别引人注目。加上自己努力读了半年的书,初到新校就已经囊括他们大部份的学科奖,所以开始有些女生暗恋,但我那时对女生已经失去了兴趣。然而,那时却有个同一级的男生在MSN聊天室向我表白(我肯定他是个受),我当时其实有点手足无措;那时我虽然对女生已经失去信心和感觉,但也还没有接受到自己对男的感兴趣,所以我那时还算是个直吧?

 

再一次经历公开考试,我成为了全学校三个获得大学录取入读本科的其中一个,就读公共行政管理的专业,开展了大学的旅程。我的专业只录取了十二人,同学不多;另外,香港其实很小,我从家附近坐地铁到大学校园也不过是半个小时,我也不习惯跟其他人睡在同一个房间,所以没有住过宿舍;加上我逃学成了常态,在大学里面认识的人少之又少。直到大一的暑假,嗯,我确定自己是G的了。

 

我迷失过

 

我确定自己是这个G的大家庭的一份子后,开始想了解这个圈子。那时才知道原来有个叫JackD的手机程式可以利用定位找出附近的「同类」,也可以透过面书的平台寻找「同类」加好友然后互相关注。那时才知道这个G圈并不像外界所形容的「小众」,反而给我一种「隐藏大民族」的震撼;一时间感觉就像个农村人踏足纸醉金迷的大城市一样,对这片「新大陆」充满好奇和幻想,只想花尽力气去探索这个未知的领域。短短半年里就在面书里新加了七百多个同道中人,(其中一个是R先生),而这个群体要特别开一个权限清单,有些「G味浓烈」的帖子就只有这群同类能看到,因为那时始终还不敢让身边人知道自己是个G。

 

虽说虚拟世界里加了七百多个同类好友,又在交友程式看到无日无之的信息,但真正面基的次数寥寥无几,因为始终刚入圈子,不敢随便去见人和认识人。但我不得不承认,那时候简直是活着这廿年来自信最膨胀、形象最澎湃的阶段,因为随便一个自拍照或是贴张下厨的作品照都吸引到一批盲目的点赞和留言,让我真的以为自己有多受欢迎,后来才明白到这是最容易使人沉沦和迷失的毒药。

 

老是翘课,甚至每周上课的时间加起来都没有几小时,(身边的同学到现在都搞不懂为什么我可以大学毕业);但我其实没有什么社交生活或是面G等的活动;那些翘课所空出的时间要不就是睡眠,要不就是运动,要不就是到外面去学自己的兴趣课程。大二那一年里面就读了刑法、犯罪心理学、急诊医学,也学了法国语、潜水、滑雪。有空闲时间就独个儿去跑步、打篮球、游泳、爬山、野营;所以根本没有社交的意欲,整年就是这样过。

 4.

我读犯罪心理学时,臭不要脸的个性得到当中一位教授器重,在大二的暑假聘用我到他的公司当暑期工。

因为工作内容牵涉到很多机密档案和敏感数据,所以须要在我入职前先进行一大堆背景和品格审查,其中一项就是从我的社交媒体方面查。因为我怕他们在审查过程知道我的「G密」而错失了这个难得的工作机会,所以一口气要把面书和INSTA的同类删去,以清洗自己的「背景」,其中一个要删的就是上面提到的R先生。

那时我刚找到他的INTSA然后请求了追踪,当他接受了不一会,我又退追踪;其实感觉自己根本就像在讨婊,但请原谅我当时一心是以事业为重嘛。那天晚上看到他的面书贴文,说那些请求追踪后马上退追踪的人很幼稚很讨厌;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在说我,但始终客观上和时间上较吻合我的 讨婊行为,所以我很内疚。当然面书也要「清洗」,R先生也是被清的对象之一;但他却是我留到最后一个最不想删除的好友,或许因为看到他的贴文所以内疚吧,哈哈。

这是我第一次完完全全退圈。

回望那时的退圈行动,其实也算是物有所值吧。暑期工的几个月里,老板(那个犯罪心理学的 教授)让我参与处理好几项大型的经济犯罪和科技罪案调查,并会在调查后起回的牵涉金额款项中抽取提成,所以有很可观的钱途。短短几个月的工作,所赚到的钱就把一家人在香港租住的小房子买下了、也把深圳的祖屋重新盖建多几层收租、有多的钱也在妈妈家乡买了一幢屋子给爸妈日后收租和养老用。(但到今天,我唯一后悔的也许就是删了R先生。)

 

再次混圈

当完成暑期工重返校园读大三,当然就是忘不了那些毒药给我的亢奋感觉,要重新把所有放生了的同类尝试捉回来。疯狂把以往的圈中人加好友互粉。我再次加R先生好友,没想到他竟然会再次接受,那时内心既歉疚又感动。

 

5.

我的第一任男友就是在交友程式中发现的,他住我附近,也正巧跟我同一所大学。那时还真不敢相信自己跟男的在一起,所以在街上或是在他家里面,我言行还是很检点的,就连牵手都不习惯,更别说甚么亲昵的行为。

这段关系维持了四个月,后来他说不想瞒我,其实他仍然放不下当初抛弃他的前任,希望到加拿大找他求复合。那时我真TMD觉我自己是「前度复合剂」,男女都不例外!

 

第一任的印象最深刻,因为打破了很多从未在认知里想象过的事;第一任的感觉最强烈,因为一次真正爱过却从拥有变成失去。幸好有上述那些毒药的药效,令我感觉自己还有一整个森林的树在等我;所以很快就放下了第一段男男感情,张开怀抱去迎接新的机遇。不久就在面书的清单中认识了第二任,也是住我附近,更加是住在前任旁边的小区。

他比我大一年,他父母都不在了,所以只有他一个人住一个房子,高中毕业后就工作照顾自己;那时是挺是欣赏他的自立和坚强,在同情心和爱心使我心头一热之下,就答应跟他在一起。起初还是很幸福的感觉,我大学下课后就去兼职帮学生补习赚钱,然后跑到他家打扫房子,准备晚餐和第二天早餐等他下班,看他吃好后就帮他洗好碗盘再自己回家(这些行为真的很住家小受的感觉,但我重申自己是个小攻)。

那时也使我的厨艺发挥得最淋漓尽致,由中式炒粉面饭到酒家和点心,由西式牛扒意面到面包甜点,我都为他一个人而做过,而且没有失败过。可是不到几个月,很多次他早上告诉我去了上班,但到我买好材料上去准备大餐时撞破他还在家睡觉或是打游戏,甚至有几次跟他的圈中闺密去酒吧大快朵颐,每份工作都做不到几星期就转换,不是说太远就说太辛苦太低工资;很快连他赚到的都不够他自己日常开支。

那时我虽然失望,但毕竟人还是自己选的,我的支出很少,所以还可以用自己补习的收入支撑起他的开支。我一直期望看到他可以为自己的生活负责,以为他经历不平凡的路会更成熟更坚韧,可是换来的只是他把不劳而获和悠手好闲合理化;自己躲家里睡觉玩计算机去消遣,然后我一边读书一边赚钱一边照顾他。

在他身上我花了挺大笔我一直赚的钱,同时也让我赚够了失望,所以在一起的半年后看到他和另一个男生搞暧昧,我提出分开,他也没有挽留,说会把那数万元全都还我。分开那个月他转账了五百元到我户口,然而到今天还是只有那五百元。那时开始质疑小攻是不是都有这些遭遇,还是自己条件所限就只能遇上这样的感情关系。于是沉寂了好一段时间,躲起来失落。

 

6.

与此同时,我大三其中一个科目正需要就社会里面「容易被忽略的一群」进行研究和政策检讨,例如是贫穷老人、少数族裔、获释囚犯、同性恋等等。我当然就选择跟自己有最切身关系的题目吧!于是选了「男同圈子的文化和现况」作为题目,就当是假借学习研究为名去帮自己窥探这片领域为实吧。

于是装成一副「伪直男」的模样去跟一群「真同类」访谈,从他们分享走过来的经历和心得中更深入了解这个圈子。这个研究的结果也许跟大家对圈子的认知其实分别不大,「快餐」「闪分」「出轨」「劈腿」「约炮」「419」「四海飘零」「万中无一」「攻不应求」「横刀夺爱」「HIV泛滥」等等都是用来做报告总结的。当初我以为爱情就是爱情,跟直的世界无异,可以是牵了手就成婚然后相伴下去的爱;只是不方便高调公开的情。但原来圈子的真实情况却是用这样的概念来作总结,乍看来男男之间只是为了泄欲而在一起,为了新鲜感而分开的;那时是自己第一次的迷茫。(其实也很不忿,明明就是攻不应求的圈子,可我这小攻就处处碰壁!)
再次退圈

 

这个研究让我慢慢明白「这就是圈子」,过去憧憬着在圈子里会有童话般的爱情原来就只是自己一直在痴人说梦。我怕自己在这样的文化之下被潜移默化,很想很想保留对爱情的初心和赤诚,哪怕是碍于取向而不被广泛接纳和祝福的爱情。于是决定第二次把所有清单里的同类删去,同时把那些交友的程式都删了。

当时只是在想,与其看着自己和一堆同路人每天在推销自己似的,放外貌放身材照让其他人像网购选货品一样去挑选,然后约出来见面为名验货为实,搞得自己像件货物做促销一样,倒不如留一份最后的尊严给自己,也留一份相信圈子可以有段童话爱情的幻想空间给自己。(我承认这个把人加了又删,还重演两次的行为是很婊很贱,对不起各位大大。也许我下一段的内容就是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了…)

 7.

我跟爸妈的关系一直不算太好,经常受不了他们的说话而吵起来。大四有晚深夜,我跟爸妈吵得很厉害;他们一怒之下把我赶离家,我也逞强说他们把我赶得出去我就再不会回来生活,就算饿死也不会回到他们的门前讨饭。就这样一个变天,我就变成无家可归的学生。

最初的那个月都是带着行李流浪汉似的,睡过公园也睡过球场,最后躲到学校里的杂物房寄宿;我拒绝了所有朋友叫我上他们家暂住的好意,因为我知道这一住就不知道会住到甚么时候。一夜之间失去所有依靠,留在自己账户里的钱其实不多;那段时期是我最低落沮丧的日子,想到连自己父母都这么狠心,晚上就会暗自垂泪。那时夜深人静心情差就去跑步麻醉自己,有时凌晨跑到天亮,所以那段时间瘦得很夸张。

流离失所一个月后,给我遇上一个以前在急诊室实习时救过的病人,他说他一个人住三房,可以租一个房子给我。每月租金数千元,虽然也远比外面便宜得多,但对我这个学生来说光是租金已经差不多等同我兼职补习的收入,还有食的和交通费也是很大笔的。

所以那时早上上课,下午去兼职补习,晚上到酒店工作,一直维持了大半年,直至大四的期终。这段时间用钱都要很小心,因为一年数万元学费、每个月数千元租金、还有很多大大小小的生活杂费,每月的开支小说也得过万元,我根本没有多余的钱去报读那些「兴趣班」,所以空闲就去跑步和健身房(到健身室只是用跑步机)。

 

原来我们那么近

 

有天到新住处附近的健身房,遇见了R先生;他的样貌不是特别出众,但我当时只偷偷留意他,可能是出于潜意识残留的「歉意」吧?

那天之后开始暗恋他,但我真的没有面子和勇气「再再」加他好友了,只会偷偷看他的INSTA和面书。

不久后就发现,原来他就住在我一条马路之隔的小区!当时其实很开心,觉得自己是近水楼台。但虽说只是一条马路之隔,至今还是碰不到几面;篮球场打球时上见他路过(其实是我特意跑去他那小区的篮球场打球碰运气相遇)、公车站见他路过、公交车上跟他擦身而过、健身房也见过,但相遇机会真的不多。

8.

过去三年,我习惯自己一个人去背包旅游,每去一个地方,我都会用一张当地明信片写上日期、时间、还有说我在想他。(其实说到这里我已经觉得很丢脸…一个男的,还要是个像直男一样的小攻,竟然偷偷写情信搞暗恋,我TM感觉自己比小受更骚)

直到有天急诊医学安排我到急救车实习,看着面前抢救的一条年轻生命因为伤势太重无力回天,在短短几分钟时间被死神带走,一直没有说出口的话却因为天人永隔而变成永远的遗憾; 这次的体会很深很深, 明白到任何一个明天都有可能将任何人带走;于是当晚我就鼓起勇气在INSTA跟他表白,换来了他一句「多谢」,我想这是收到好人卡吧? (香港称「好人卡」的意思是「没有发展空间」「没有感觉」的婉拒方法)。

我明白他有好既条件,他有选择,加上我是罪人之身,所以我没有期望他会接受什么,只是不希望有天会后悔自己当初连表白的勇气都没有。

 

这次之后,只能久不久手贱时去偷他的INSTA;有几次看到他不舒服,甚至要住医院的贴文,就是心头一痛,既紧张又失落。但最大的失落,莫过于看着一大堆为他点赞的、留言鼓励的,而自己却连一个关心他的身份都欠缺。看到他住医院的贴子时我身在丽江,我那天晚上就在牛骨牌上为他刻写着他的名字、我的寄意….「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一直很希望自己可以有一个条件吸引到他的目光,所以老是问自己,要是我长得更高、要是我长得更帅、要是我身材更好、要是我家境更好;很多很多的假设,最终指向一个问题,「要是真的这样,你会看上我吗」。

然后很努力去学很多东西,就连修理水管电路的课程都学了,日后家里有什么事情都有我搞定;然后每天上班的午饭时间都去健身房操练,想要一副好身材留住他的眼睛;甚至找方法增高,当然这是在痴人说梦,因为我爸妈的个子也不是高。

所做的一切,目的就只想有一样东西可以吸引到他一闪眼光,给我机会去做个可以给他足够依靠和安全感的老攻,一个能给他稳定将来的老攻。

 

9.

大四那年还没有毕业,我被现时工作的行政单位提早聘任,过了试用期后的一个月左右就被提升到管理层;在香港算是一份稳定而工资不错的工作,足够扛起一个家庭的开支吧。有了稳定的收入,我只想自己将来的伴侣可以依自己的喜好来工作或是生活,而不是为了帮补家用而去赚钱,更不会允许他因为钱而要去跟谁低三下四或是吃半点苦头。

 

其实我离家一年后已经和父母重修旧好,甚至比离家前更好,更珍惜彼此这段得来不易的「失而复得」关系。他们经常叫我搬回去老家一起住,但反正当晚话已经说出去了,也不想再回头;而且我现在还是习惯了自由世界的味道啊,呵呵。

但搬出去自食其力的三年里,慢慢感受到他们为我供书教学所牺牲的青春和享乐,渐渐明白到过去日子里他们为抚育我成人那些有口难言的劳累;所以我没有介意过在他们身上所花的时间和金钱,只想他们在余下的晚年里让我尽力补回他们所失去的享乐,但是不包括他们抱孙的期望。

 

独自离家生活,其中一个使我最大的改变,就是给了我一个更大的勇气更厚的脸皮,不介意有天对父母和身边人出柜;反正我也不用看谁人的脸色或盲从谁人的说话了。毕业后出来工作,有了稳定的收入保障生活,也有一班好的部下群策群力,使我更想过真正属于自己的人生,能走自己选择的路,爱自己喜欢的人。当我遇到一个值得我为他出柜的人,他就是我要娶过门的媳妇,管TMD传统礼教或是家庭观!

 

曾经幻想过,如果有日R先生愿意跟我在一起,我会将我这些年来的努力就为他一个人而表演,也敢于让我身边所有人知道我就是个G因为我爱的是面前这个男人,我有条件有能力扛起彼此的将来,而无惧任何人的冷言冷语或极力反对。「一直的等候,只为你剎那的凝眸」

 

但是人愈大,经历愈多,就明白更多;感觉这回事,从来就不能强求;喜欢一个人没有错,错的是喜欢了一个不可能的人。我追踪很多G圈的公众号,目的是去看那些文章,就当是一个G的心灵鸡汤一样;看着不同的人分享着过来的故事,在文字棘到心底的一瞬间总有所感悟和启迪。其中一篇文章提到,在G圈里面从来别问一条问题「为什么他不喜欢我」。喜欢我的男女和学生都有,但他们愈是痴情就愈给我一种烦扰和负担的感觉,就连他们的信息、情信和礼物都不愿多看;同样道理之下,我这个带罪之身又能奢望R先生多看我一眼吗…

 10.

大鱼海棠里有一段话:「最可悲的事,是你遇见一个人,犯了一个错,你想弥补想还清,到最后才发现,你根本无力回天,犯下的罪过永远无法弥补,我们永远无法还清犯下的」。经常在想,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只想把时间倒回刚认识的那天,然后在你心中留下一个更好的第一印象,而不是一个幼稚的人。只有一条马路相隔的数百米,原来是个咫尺天涯的距离,他就成了我心中最遥不可及的梦。(感觉自己把小攻的架子都丢光了,一点点硬朗洒脱的风格都没)
有天上班时不知道抽什么疯在办公室看《上瘾》,然后就回不去了。我第二天马上从台湾订了那套的小说,用了几天时间看完一套五册,在好几个情节都眼泛泪光(我以前都很讨厌字山字海的书,所以从不看小说,但这是我唯一一套看得完的小说)。

接下来整个月我都木无表情,一方面很心痛两个主角的经历才能走到在一起,另一方面很感慨G圈爱情有几个可以像大海对因子一样;再听了一个网络歌手刘枋沐为《上瘾》编唱的「全世界都不如我」,就是揪心到一个极致… 纵然这部小说是虚构而夸张得像G圈里的神话,但我就要将这种在G圈里看似不可能出现的爱带到现实世界上演,我要像顾海一样去疼自己的因子。每之抱起吉他练这首歌时,都憧憬自己有天在我的因子面前弹唱着最刺中我内心的那句歌词:

「尊严却一败涂地,全世界还有什么能比你」

 

可能大家感觉我很儿戏、很丢脸、很傻B、在装B。我也问过自己,还没有相处过,甚至当面说话都不曾试过,凭什么说爱他;换转是别人突然这样说喜欢我,我也可能不会相信。

但事实却是这份「儿戏」令我暗恋一个男生这么久,也成为了我不喜欢其他人的理由。反正在G圈里面,即便真正深入认识才在一起的,到头来能走得长远的又有几双了;倒不如信自己感觉和直觉去用个心喜欢一个人。

 

偷看他INSTA时看到,他身体老是出现大大小小的问题,我考研的课程就选了医学院的急诊医学科。年初收到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那刻,我多想把通知书交到他手上,然后对他说:「这是为了你而读的,以后有什么情况,也有我在」。但我没有,因为我看到R先生连我上一次发给他的信息都没有打开来看,心瞬间就凉了。

或许,我再这样等下去,就像一篇写G的心灵鸡汤所说的,「不要对一个人穷追不舍,有时这样的举动并不是你多爱他,而是自己不甘心」。虽然不知道最后陪着我的人有没有可能是他,但我知道,如果我从没有遇见过他,如果我从没有爱上过他,如果我一开始没有坚信,也许我就不会是现在的这个自己。

我没有再混圈,但也谢谢他出现过在我的故事里。如果可以,我只想向他对我的过去说「对不起」,对我的现在说「我爱你」。我苦过、直过、迷失过;但最想还是陪你过。

在此祝愿各位可能找到自己真正的所爱,成为你一生所伴。基路实苦,但请你足够相信。

赞(0) 打赏火腿
文章名称:《香港Gay:入圈出圈,请你足够相信》
51虹马网同志生活全方面网站,同志小说、同志电影、同志帅哥看不停,还可以分享和欣赏同志生活百态,感情交流等。

评论 1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