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虹马网
潮流gay生活社区

店里有一对吵架的同性恋人

· 1 ·

布袋子到小酒馆时是晚上八点,他推开门,一个人,勉勉强强跟我打了一个招呼。

“老板。”

我连忙起身,招呼他。

“怎么今天你一个人,你那冰山男友呢?”

“我也不知道他的,可能要来吧。”

“恩,那你找个位置坐着吧,要靠窗户还是坐里面一点?喝点什么,啤酒吗?”

“靠吧台吧,不喝酒,你给我倒杯热水吧。”

说完布袋子低着头没再说话。

这不像他,布袋子平时很话痨的,常常来了我这里跟鸭子似的嘎嘎嘎说个不停。

我倒了杯热水端了过去,他整个人看着疲惫极了,他直直地坐着,没趴下。

只是他的一只手撑着下巴,从背后看去,像是用牙签撑起的一颗铅球,随时都可能掉下来。

见这症状,我不太好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岔开了话题。

“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你来我这里了,这段时间忙啥呢。”

“有点事情。”

把茶杯放在他的面前,见他不太想与人说话,我便没有开口再问,撤了回去。

小酒馆里当时一共有两桌人,其他两桌人不少,一桌正在玩狼人杀,另一桌正在打斗地主。

说说笑笑,你来我往,酒馆的灯是橘色,外面的夜色是深蓝。

蓝是打底,橘色是点缀,罩着桌子上坐着的客人。

布袋子一个人坐在桌子上,从我的方向望去。

热茶有一缕一缕的白色水汽,一束吊灯倾泻,灯水汽颗颗分明,是夜色里的星星,发光。

布袋子守着那盏灯,那杯茶,是夜里飞在空中的一架飞机,孤孤单单。

· 2 ·

差不多过了半个多小时,有人开门,门上的铃铛丁丁作响,在夜色里荡起涟漪。

木头进来了。

我坐在吧台的后面抬起头,瞧了一眼,木头行色匆匆,进了店一颗头左右张望。

外面是下雨了吗?木头平时梳上去一丝不苟的头发濡湿了,三两缕掉了下来,黏在了额头上。

木头望着布袋子的方向,眼神终于定了下来,朝着布袋子的桌子走。

我看了一下他的背后,穿过门口的那面玻璃,外面没有下雨。

跑过来的吗?气喘吁吁的。

我站了起来,头冲着木头的方向仰起,示意他要不要什么东西来喝。

木头摆了摆脑袋,跟我说不用,一屁股坐了下来。

吧台的电脑,我原本在看小说,那一章刚好看完了,悄悄地竖起耳朵,想听木头他俩怎么了。

他俩在我这间「过来人」小酒馆算是少见的一对恩爱情侣。

怎么说,我真不是八卦。

只是见这对恩爱情侣也有不高兴的时刻,我有点替他们悬心。

守着这间酒馆,暗恋直男的同志、深柜不敢说的同志、失恋喝酒喝出眼泪的故事见多了。

人越长大好像越软弱,越见不得伤心的事情。

小时候吧不懂悲欢离合,只知道冰棍和西瓜的快乐。

大了大了,好像不一样了,见到一对甜蜜的爱侣似乎是本能,真心地会希望他们可以长长久久。

可能是觉着快乐落不到自己的身上,落在别人身上也可以。

“你还在生气啊。”

木头面朝着我,我看的清楚,他一边说话半个身体站起来,伸出手揉了揉布袋子的头。

“我没生气。只是有点烦。”

不知道是不是见男友来了,布袋子刚刚还好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蔫蔫的,现在口气虽然不好。

却有了生气。

“嘁,还说没有生气,昨天晚上我给你打电话你都没接。”

“我接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但我有话跟你说啊。”

平时总觉着布袋子是一个话痨,木头是一个冷面冰山男,现在一瞧,好像不是。

我悄悄把目光穿过吧台,木头的屁股应该还没坐下,手依然搁在布袋子的头上,轻轻地揉。

· 3 ·

“哎!你少来这一套,你快坐下,喝不喝茶?”

布袋子将他面前的茶杯推了过去,木头仿佛得到赦令,接过面前那杯茶,喝了一口。

“我跟你说,我一接到你的电话,下了班没回家,直接跑了过来,你瞧我头发都汗湿了。”

“我才不要信你。”

“真的,不信你摸摸我的胸口,里头还有汗水呢?”

木头还没坐热的屁股又腾了起来,伸出手将布袋子的手拉了过来,往自己的胸口里拉。

“臭不要脸的。”

没拉过来,木头倒也没有生气,自己坐了下去,对面的布袋子开始问了。

“我昨天没接你电话是不知道怎么说,今天想还是得好好聊聊吧。”

“恩。”

“那现在你家里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呢?”

“他们呐,你猜。”

“滚你的,你快说,再不说我真有点不高兴了。”

布袋子作势要站起走,可他还没站起来,木头已站了起来,摁水瓢似的将他的头摁下去了。

“你现在我发现脾气很大哦,老子刚跟你说两句你就要走。”

“你都不知道我这两天为这个事情真的是有点郁闷。”

“郁闷啥呢?”

“就一想到你要去相亲,可能再要和人结婚,一想到这些吧,我就难过。”

“我知道,我跟你说,我昨天晚上跟他们出柜了。”

“草?!这么突然吗?他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吧?那他们现在还好吧?”

“比我想象中好一点吧,我爸妈可能以前也猜到了,现在只是心里的想法给验证了吧。”

“恩。”

刚刚还脾气很炸的布袋子现在温顺了起来,我从背后看,看不清脸色。

只见他起来,坐了过去,贴着木头,两个人的手都摆在了桌子下面,应该有牵着。

· 4 ·

我突然想起我出柜后一个人跑去车站买了票,上火车。

买票太临时,没买到硬卧。

我上了车坐在靠窗的硬座上,周围是三个同行的人,在斗地主。

当时是晚饭的点,我把包放在上面的行李架上,拜托他们帮我照顾。

一个人去列车上的超市买了一碗泡面。

窗外有雾气,景色遮遮掩掩,列车快速的行走。

我低着头,头近近地凑近泡面的碗口,打开口,热气蒸出来,往我的眼里钻。

旁边的三个乘客有问我要不要吃了泡面跟他们一起打扑克,我摆了摆手,说不用了。

我听他们说一会就要到家了。

我拿着塑料叉子,将卷曲的泡开的面条勾起来,往嘴里塞。

窗外的雾气和碗面的热气混得我有点看不清,泡面很烫。

列车的下一站是哪个地方,我不知道,从家里走了后等着我的会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现在,瞧着木头和布袋子他俩比我好,还有彼此。

也挺好的吧。

我刚刚抬起来的头,伏下去,见他俩应该没什么事情了,我也就不准备听了。

我准备接着看小说。

不一会有人瞧了瞧吧台的桌子,我抬起头一看正是布袋子。

“我走啦,茶多少钱,我转给你。”

“十二,你转我微信就好啦,你俩没事了吧?”

“恩。”

“那就好,早点回去吧,嘿嘿。”

手机提示收到钱的声音,刚刚垂头丧气,泄了气的布袋子又好像给打足了气。

“恩,谢谢啊,我和他先走了哦,拜拜。”

“谢啥嘛,拜拜~”

木头站在桌子旁边等着,布袋子转身走过去,木头一把将他拽了过去,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两个人拉开门,消失在拐角。

这地球上有七十亿人,每秒钟大约出生4.3人。

一趟列车上,有人要回家,有人在离开家。

一间小酒馆,有人在玩狼人杀,有人在玩斗地主。

有人出柜了两个人牵着手走入了夜色,也有人记起了他从前的出柜。

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这世界好大。

赞(1) 打赏火腿
文章名称:《店里有一对吵架的同性恋人》
51虹马网同志生活全方面网站,同志小说、同志电影、同志帅哥看不停,还可以分享和欣赏同志生活百态,感情交流等。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51虹马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虹马商城51虹马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店里有一对吵架的同性恋人

· 1 ·

布袋子到小酒馆时是晚上八点,他推开门,一个人,勉勉强强跟我打了一个招呼。

“老板。”

我连忙起身,招呼他。

“怎么今天你一个人,你那冰山男友呢?”

“我也不知道他的,可能要来吧。”

“恩,那你找个位置坐着吧,要靠窗户还是坐里面一点?喝点什么,啤酒吗?”

“靠吧台吧,不喝酒,你给我倒杯热水吧。”

说完布袋子低着头没再说话。

这不像他,布袋子平时很话痨的,常常来了我这里跟鸭子似的嘎嘎嘎说个不停。

我倒了杯热水端了过去,他整个人看着疲惫极了,他直直地坐着,没趴下。

只是他的一只手撑着下巴,从背后看去,像是用牙签撑起的一颗铅球,随时都可能掉下来。

见这症状,我不太好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岔开了话题。

“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你来我这里了,这段时间忙啥呢。”

“有点事情。”

把茶杯放在他的面前,见他不太想与人说话,我便没有开口再问,撤了回去。

小酒馆里当时一共有两桌人,其他两桌人不少,一桌正在玩狼人杀,另一桌正在打斗地主。

说说笑笑,你来我往,酒馆的灯是橘色,外面的夜色是深蓝。

蓝是打底,橘色是点缀,罩着桌子上坐着的客人。

布袋子一个人坐在桌子上,从我的方向望去。

热茶有一缕一缕的白色水汽,一束吊灯倾泻,灯水汽颗颗分明,是夜色里的星星,发光。

布袋子守着那盏灯,那杯茶,是夜里飞在空中的一架飞机,孤孤单单。

· 2 ·

差不多过了半个多小时,有人开门,门上的铃铛丁丁作响,在夜色里荡起涟漪。

木头进来了。

我坐在吧台的后面抬起头,瞧了一眼,木头行色匆匆,进了店一颗头左右张望。

外面是下雨了吗?木头平时梳上去一丝不苟的头发濡湿了,三两缕掉了下来,黏在了额头上。

木头望着布袋子的方向,眼神终于定了下来,朝着布袋子的桌子走。

我看了一下他的背后,穿过门口的那面玻璃,外面没有下雨。

跑过来的吗?气喘吁吁的。

我站了起来,头冲着木头的方向仰起,示意他要不要什么东西来喝。

木头摆了摆脑袋,跟我说不用,一屁股坐了下来。

吧台的电脑,我原本在看小说,那一章刚好看完了,悄悄地竖起耳朵,想听木头他俩怎么了。

他俩在我这间「过来人」小酒馆算是少见的一对恩爱情侣。

怎么说,我真不是八卦。

只是见这对恩爱情侣也有不高兴的时刻,我有点替他们悬心。

守着这间酒馆,暗恋直男的同志、深柜不敢说的同志、失恋喝酒喝出眼泪的故事见多了。

人越长大好像越软弱,越见不得伤心的事情。

小时候吧不懂悲欢离合,只知道冰棍和西瓜的快乐。

大了大了,好像不一样了,见到一对甜蜜的爱侣似乎是本能,真心地会希望他们可以长长久久。

可能是觉着快乐落不到自己的身上,落在别人身上也可以。

“你还在生气啊。”

木头面朝着我,我看的清楚,他一边说话半个身体站起来,伸出手揉了揉布袋子的头。

“我没生气。只是有点烦。”

不知道是不是见男友来了,布袋子刚刚还好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蔫蔫的,现在口气虽然不好。

却有了生气。

“嘁,还说没有生气,昨天晚上我给你打电话你都没接。”

“我接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但我有话跟你说啊。”

平时总觉着布袋子是一个话痨,木头是一个冷面冰山男,现在一瞧,好像不是。

我悄悄把目光穿过吧台,木头的屁股应该还没坐下,手依然搁在布袋子的头上,轻轻地揉。

· 3 ·

“哎!你少来这一套,你快坐下,喝不喝茶?”

布袋子将他面前的茶杯推了过去,木头仿佛得到赦令,接过面前那杯茶,喝了一口。

“我跟你说,我一接到你的电话,下了班没回家,直接跑了过来,你瞧我头发都汗湿了。”

“我才不要信你。”

“真的,不信你摸摸我的胸口,里头还有汗水呢?”

木头还没坐热的屁股又腾了起来,伸出手将布袋子的手拉了过来,往自己的胸口里拉。

“臭不要脸的。”

没拉过来,木头倒也没有生气,自己坐了下去,对面的布袋子开始问了。

“我昨天没接你电话是不知道怎么说,今天想还是得好好聊聊吧。”

“恩。”

“那现在你家里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呢?”

“他们呐,你猜。”

“滚你的,你快说,再不说我真有点不高兴了。”

布袋子作势要站起走,可他还没站起来,木头已站了起来,摁水瓢似的将他的头摁下去了。

“你现在我发现脾气很大哦,老子刚跟你说两句你就要走。”

“你都不知道我这两天为这个事情真的是有点郁闷。”

“郁闷啥呢?”

“就一想到你要去相亲,可能再要和人结婚,一想到这些吧,我就难过。”

“我知道,我跟你说,我昨天晚上跟他们出柜了。”

“草?!这么突然吗?他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吧?那他们现在还好吧?”

“比我想象中好一点吧,我爸妈可能以前也猜到了,现在只是心里的想法给验证了吧。”

“恩。”

刚刚还脾气很炸的布袋子现在温顺了起来,我从背后看,看不清脸色。

只见他起来,坐了过去,贴着木头,两个人的手都摆在了桌子下面,应该有牵着。

· 4 ·

我突然想起我出柜后一个人跑去车站买了票,上火车。

买票太临时,没买到硬卧。

我上了车坐在靠窗的硬座上,周围是三个同行的人,在斗地主。

当时是晚饭的点,我把包放在上面的行李架上,拜托他们帮我照顾。

一个人去列车上的超市买了一碗泡面。

窗外有雾气,景色遮遮掩掩,列车快速的行走。

我低着头,头近近地凑近泡面的碗口,打开口,热气蒸出来,往我的眼里钻。

旁边的三个乘客有问我要不要吃了泡面跟他们一起打扑克,我摆了摆手,说不用了。

我听他们说一会就要到家了。

我拿着塑料叉子,将卷曲的泡开的面条勾起来,往嘴里塞。

窗外的雾气和碗面的热气混得我有点看不清,泡面很烫。

列车的下一站是哪个地方,我不知道,从家里走了后等着我的会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现在,瞧着木头和布袋子他俩比我好,还有彼此。

也挺好的吧。

我刚刚抬起来的头,伏下去,见他俩应该没什么事情了,我也就不准备听了。

我准备接着看小说。

不一会有人瞧了瞧吧台的桌子,我抬起头一看正是布袋子。

“我走啦,茶多少钱,我转给你。”

“十二,你转我微信就好啦,你俩没事了吧?”

“恩。”

“那就好,早点回去吧,嘿嘿。”

手机提示收到钱的声音,刚刚垂头丧气,泄了气的布袋子又好像给打足了气。

“恩,谢谢啊,我和他先走了哦,拜拜。”

“谢啥嘛,拜拜~”

木头站在桌子旁边等着,布袋子转身走过去,木头一把将他拽了过去,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两个人拉开门,消失在拐角。

这地球上有七十亿人,每秒钟大约出生4.3人。

一趟列车上,有人要回家,有人在离开家。

一间小酒馆,有人在玩狼人杀,有人在玩斗地主。

有人出柜了两个人牵着手走入了夜色,也有人记起了他从前的出柜。

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这世界好大。

赞(1) 打赏火腿
文章名称:《店里有一对吵架的同性恋人》
51虹马网同志生活全方面网站,同志小说、同志电影、同志帅哥看不停,还可以分享和欣赏同志生活百态,感情交流等。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