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虹马网
潮流gay生活社区

直男在Gay吧 叫了个鸭

和同事一众赴上海出差,晚上无事出去遛弯,信步行至复兴公园后门处。

那里有甚多二三十年代的小洋楼,庭院楼房,甚是雅致而别有意味。眼见一座庭院绿草盈盈,红砖的洋房古朴却别有异国情调。上面一个霓虹“HAMO”闪烁,想必定是酒吧,信步进去小坐。

没一分钟我就觉出气氛的怪异,这个酒吧看不到小姐,这不合酒吧的常理。且有几许男孩颇C,脂粉气甚浓且故作妖艳状。便料定是G吧了。

我对这个判断不难,G吧不是没去过,再说自己从一个普通男孩到遇到另一个男孩。彼此之间日久生情到了难分难舍的地步,稀里糊涂踏进同志圈以来。已经有了近二十年的厮混经历,经历了二段刻骨铭心的感情粹练。

还有无数个情感的纠葛,早练就了火眼金睛金刚不坏之能事。总以为一眼能辨忠奸善恶,总以为自己心死而百毒不侵。但事事总难预料,每每遭艳遇却又怦然,但总望止于行。

我是知道这个酒吧的秘密了,但同事不知道,他们都不是同志。自然没那么敏感,还沉浸在新奇里没缓过神来,无暇去顾及这些。我不方便点破,点破了就等于承认自己也是同志。

没过一阵,同事也察觉出了异样,进而也判断出误入同志酒吧了。这年头,信息时代,什么东西不能在网上见到?这些20多岁的都受过高等教育的同事,对同志一词也不是很陌生。况且都是从事设计策划之类的,早就风闻这一行里同志扎堆。

几个同事一商议,觉得有入乡随俗的必要,去酒吧叫小姐很平常,来了G吧叫少爷,似乎也天经地义,逢场作戏而已。

招来服务生一问,少爷的价格吓人,是叫个小姐的五倍以上,吓得同事立刻打消了念头。喝酒聊天,总觉得少了点刺激,缺了点精彩。爱起哄的几个同事忽然有了点评起男孩的雅兴。而他们的评点也确实毒辣三分。好在这里有的是帅哥,够他们品评一阵了。

有人提议,来G吧自然要泡帅哥。谁能把这里公认的帅哥泡到手,彩头就是今晚的所有活动他都可以免单。

彩头不大,但这个赌本身的新鲜刺激就足于让他们蠢蠢欲动,一众相应。

只是笑,我知道就他们平时泡小妞的手段来同志圈胡混,不撞墙才是咄咄怪事。

大家公认一个坐在门口的看起来孓然一人有点忧郁的男孩是今晚这个酒吧里最帅气的一个。几个自认自己相貌英俊风流潇洒的同事就跃跃欲试。一个个冒冒失失的跑过去,一个个先后都锻羽垂头丧气的回来,

吃闭门羹是早在我预料之中的事情。不了解同志,是很难打开同志的心门的。要想俘获同志的心,不是光凭相貌就可以的,也不是几句好话就可以哄到的。

他们走马灯的前去,我只是悠然的喝酒抽烟看他们耍宝。等他们全军覆没了,这才注意到我还没去。

没人看好我能把他拿下,或许他们压根就料定我不会参与这样的事情。道理很简单,想他们自祤风度翩翩的美少年都一个个碰壁,我这个老头自然就更没戏了。

“泡这样的小孩,我连话都不用说。”

没人信我说的话,听到的是一片嘘声,都疑心我是虚张声势,明明不敢却偏装作不屑。

我拿了支啤酒,坐到了高高的吧台上,身子高出众人一截,这样比较容易被对方感觉到。边慢慢的仿佛漫不经心的喝着酒,眼光却死死的落在那个男孩身上。

那个男孩很快就察觉到我的眼光,并竭力的回避着。我知道他也在留意,只是留意而已。帅气的男孩在这样的场合遭受注目礼是常有的事情,估计他也见怪不怪。

几分钟后,他的目光又一次和我目光相遇,但他又很快的移开了。如此几个回合的较量,他肯定奇怪,那个老头的眼光怎么像是粘定了他身上一样。

半个小时以后,他已经习惯了这种注视,目光再次相遇时,他也不再躲闪了。

火候到了,可以揭锅了。

我从高高的吧台下来,坐回到低矮的沙发上,瞬间就淹没在人堆里。透过人墙,我看到那个男孩四处游弋寻找的眼神,忧郁中多了一许失落。

招来服务生,让他给那个男孩传个纸条,纸条就写着:可以认识你吗。

很快,男孩就随着服务生来了,几句简单的寒暄,男孩矜持了一会,还是在我身边落座了。问他喝什么酒,回答是随便。要了红酒,哈哈,我料定今晚反正不会是我埋单。

再聊得时候,没有一点生疏的感觉,倒像是熟识已久的朋友。喝酒,聊些生活、工作的琐事,说些趣事,很平常很平凡,大家都很放松。

我顺手把手放到了他的肩头,男孩迟疑了一下,到底还是没有拒绝。我搂着他,喝酒,聊天……

同事忽然耍赖,说这样不算泡到手,要男孩愿意跟你回去那才算。

一群小无赖。

我小声地问男孩呆会是否愿意跟我走?男孩很迟疑。回答是他和几个朋友一起来的,被他们看到跟人走影响不好。

这么看是拒绝的话其实就是允诺,就看下一步怎么操作。

我小声地让男孩先去酒吧外面的路口等我,我随后再出去。

男孩莞尔一笑,很美。

一行人在酒吧外面汇合了,然后转战衡山路的一个咖啡馆。

反正今晚有人充袁大头,不狠狠地宰他们一下,就不会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喝咖啡聊天,我问男孩,他何以在短短的时间里就愿意跟我走?男孩俏皮的说是看我帅。我知道他说的不是实话,继续问。男孩叹口气,投降状的说,其实是我的眼光征服了他。

他在眼光里察觉到了坚定和成稳,这就是很多同志都想得到的。看来,任何人交流未必只有语言一途,有的时候眼光的意会,心和心的契合更是无声胜有声。

同事闻言一个个乍舌,方知我言“泡这样的小孩,我连话都不用说”非虚。出的咖啡馆,天色已大亮。我兴高采烈春风得意。他们一个个灰不拉叽的,一个晚上的消费几乎让他们几个破产。

小无赖们,长点记性那才值。

赞(1) 打赏火腿
文章名称:《直男在Gay吧 叫了个鸭》
51虹马网同志生活全方面网站,同志小说、同志电影、同志帅哥看不停,还可以分享和欣赏同志生活百态,感情交流等。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51虹马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虹马商城51虹马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直男在Gay吧 叫了个鸭

和同事一众赴上海出差,晚上无事出去遛弯,信步行至复兴公园后门处。

那里有甚多二三十年代的小洋楼,庭院楼房,甚是雅致而别有意味。眼见一座庭院绿草盈盈,红砖的洋房古朴却别有异国情调。上面一个霓虹“HAMO”闪烁,想必定是酒吧,信步进去小坐。

没一分钟我就觉出气氛的怪异,这个酒吧看不到小姐,这不合酒吧的常理。且有几许男孩颇C,脂粉气甚浓且故作妖艳状。便料定是G吧了。

我对这个判断不难,G吧不是没去过,再说自己从一个普通男孩到遇到另一个男孩。彼此之间日久生情到了难分难舍的地步,稀里糊涂踏进同志圈以来。已经有了近二十年的厮混经历,经历了二段刻骨铭心的感情粹练。

还有无数个情感的纠葛,早练就了火眼金睛金刚不坏之能事。总以为一眼能辨忠奸善恶,总以为自己心死而百毒不侵。但事事总难预料,每每遭艳遇却又怦然,但总望止于行。

我是知道这个酒吧的秘密了,但同事不知道,他们都不是同志。自然没那么敏感,还沉浸在新奇里没缓过神来,无暇去顾及这些。我不方便点破,点破了就等于承认自己也是同志。

没过一阵,同事也察觉出了异样,进而也判断出误入同志酒吧了。这年头,信息时代,什么东西不能在网上见到?这些20多岁的都受过高等教育的同事,对同志一词也不是很陌生。况且都是从事设计策划之类的,早就风闻这一行里同志扎堆。

几个同事一商议,觉得有入乡随俗的必要,去酒吧叫小姐很平常,来了G吧叫少爷,似乎也天经地义,逢场作戏而已。

招来服务生一问,少爷的价格吓人,是叫个小姐的五倍以上,吓得同事立刻打消了念头。喝酒聊天,总觉得少了点刺激,缺了点精彩。爱起哄的几个同事忽然有了点评起男孩的雅兴。而他们的评点也确实毒辣三分。好在这里有的是帅哥,够他们品评一阵了。

有人提议,来G吧自然要泡帅哥。谁能把这里公认的帅哥泡到手,彩头就是今晚的所有活动他都可以免单。

彩头不大,但这个赌本身的新鲜刺激就足于让他们蠢蠢欲动,一众相应。

只是笑,我知道就他们平时泡小妞的手段来同志圈胡混,不撞墙才是咄咄怪事。

大家公认一个坐在门口的看起来孓然一人有点忧郁的男孩是今晚这个酒吧里最帅气的一个。几个自认自己相貌英俊风流潇洒的同事就跃跃欲试。一个个冒冒失失的跑过去,一个个先后都锻羽垂头丧气的回来,

吃闭门羹是早在我预料之中的事情。不了解同志,是很难打开同志的心门的。要想俘获同志的心,不是光凭相貌就可以的,也不是几句好话就可以哄到的。

他们走马灯的前去,我只是悠然的喝酒抽烟看他们耍宝。等他们全军覆没了,这才注意到我还没去。

没人看好我能把他拿下,或许他们压根就料定我不会参与这样的事情。道理很简单,想他们自祤风度翩翩的美少年都一个个碰壁,我这个老头自然就更没戏了。

“泡这样的小孩,我连话都不用说。”

没人信我说的话,听到的是一片嘘声,都疑心我是虚张声势,明明不敢却偏装作不屑。

我拿了支啤酒,坐到了高高的吧台上,身子高出众人一截,这样比较容易被对方感觉到。边慢慢的仿佛漫不经心的喝着酒,眼光却死死的落在那个男孩身上。

那个男孩很快就察觉到我的眼光,并竭力的回避着。我知道他也在留意,只是留意而已。帅气的男孩在这样的场合遭受注目礼是常有的事情,估计他也见怪不怪。

几分钟后,他的目光又一次和我目光相遇,但他又很快的移开了。如此几个回合的较量,他肯定奇怪,那个老头的眼光怎么像是粘定了他身上一样。

半个小时以后,他已经习惯了这种注视,目光再次相遇时,他也不再躲闪了。

火候到了,可以揭锅了。

我从高高的吧台下来,坐回到低矮的沙发上,瞬间就淹没在人堆里。透过人墙,我看到那个男孩四处游弋寻找的眼神,忧郁中多了一许失落。

招来服务生,让他给那个男孩传个纸条,纸条就写着:可以认识你吗。

很快,男孩就随着服务生来了,几句简单的寒暄,男孩矜持了一会,还是在我身边落座了。问他喝什么酒,回答是随便。要了红酒,哈哈,我料定今晚反正不会是我埋单。

再聊得时候,没有一点生疏的感觉,倒像是熟识已久的朋友。喝酒,聊些生活、工作的琐事,说些趣事,很平常很平凡,大家都很放松。

我顺手把手放到了他的肩头,男孩迟疑了一下,到底还是没有拒绝。我搂着他,喝酒,聊天……

同事忽然耍赖,说这样不算泡到手,要男孩愿意跟你回去那才算。

一群小无赖。

我小声地问男孩呆会是否愿意跟我走?男孩很迟疑。回答是他和几个朋友一起来的,被他们看到跟人走影响不好。

这么看是拒绝的话其实就是允诺,就看下一步怎么操作。

我小声地让男孩先去酒吧外面的路口等我,我随后再出去。

男孩莞尔一笑,很美。

一行人在酒吧外面汇合了,然后转战衡山路的一个咖啡馆。

反正今晚有人充袁大头,不狠狠地宰他们一下,就不会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喝咖啡聊天,我问男孩,他何以在短短的时间里就愿意跟我走?男孩俏皮的说是看我帅。我知道他说的不是实话,继续问。男孩叹口气,投降状的说,其实是我的眼光征服了他。

他在眼光里察觉到了坚定和成稳,这就是很多同志都想得到的。看来,任何人交流未必只有语言一途,有的时候眼光的意会,心和心的契合更是无声胜有声。

同事闻言一个个乍舌,方知我言“泡这样的小孩,我连话都不用说”非虚。出的咖啡馆,天色已大亮。我兴高采烈春风得意。他们一个个灰不拉叽的,一个晚上的消费几乎让他们几个破产。

小无赖们,长点记性那才值。

赞(1) 打赏火腿
文章名称:《直男在Gay吧 叫了个鸭》
51虹马网同志生活全方面网站,同志小说、同志电影、同志帅哥看不停,还可以分享和欣赏同志生活百态,感情交流等。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