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虹马网
潮流gay生活社区

为什么很多gay不愿意戴套?

全程戴安全套是公认的最好的防艾方式,但在男男性行为中,依然有许多人不愿意戴安全套——这大概是造成男男性行为中,艾滋病高发的重要原因。

不久前,我们对男同性恋圈子进行了调查,一些人反映不愿意戴安全套的心理引人深思。

原因一:多性伴与缺乏社会支持环境

在探讨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首先得承认,没有国家对于艾滋病防治工作的越来越重视以及全社会的努力,没有同性恋群体中自发的艾滋干预等,中国的男同性恋艾滋病感染率今天恐怕更加严重。但这么多努力依然不能阻止艾滋高发流行的趋势,背后的原因值得深思。

“戴套”等安全防治理念的推行是防艾工作的治标之举,而比起洁标之策,根治同性恋内心深处的绝望和孤独感,改善他们的生存环境其实更为迫切。

我访谈过的一些同性恋者——当然也包括许多艾滋感染者——他们告诉我,他们当然知道要戴套。C,我的一位访谈者,六年前得了艾滋病。几天前采访他时,他的电话正好响起,他的一位朋友哭诉不小心感染了尖锐湿疣,向他打听哪里就诊比较合适。

我很好奇类似C这样的“性爱敢死队员”都在想些什么?为什么他们宁愿要性快感,也不要安全地戴套?

C告诉我,正如王小波小说《东宫西宫》中所讲,同性恋内心里深藏着无根的渺茫和绝望感。当一个同性恋者喜欢另一个同性恋者时,他之所以第一时间就想和他做爱,就是因为希望通过性——这种第一时间最好的增进两个人的亲密感以及进入另一个人内心通道的方式——来确认他和他的关系。

因为常常过了今天,他和他就不知道明天在哪里?

一些男同性恋者的多性伴或者和陌生人之间的性爱频繁发生,所以感染艾滋病的几率加大。另外,同性恋大都缺乏交友渠道,不像异性恋,办公室、家庭、学校等到处都是相亲场所。同性恋的交友场所被驱赶到一些阴暗的公厕、酒吧、浴池里,在这些地方,两个同性恋者相遇后,怎么能指望他们像异性恋者一样,可以缓慢地安全地在家里讲究格调地做爱?草草的急匆匆的性爱,自然让安全措施蜻蜓点水。

当然,同性恋者那么迫切地需要更多性,更多是对自身命运的哀怜和寒冷感。人越是孤单无助,越是需要身体的抚慰;越是遭人排挤和异化,越需要通过性来找到自我;越是因为社会的不接纳,内心的空虚感和绝望感驱使着他就像飞蛾扑火一般一遍遍扑向危险的性。

很多同性恋者不是不明白性行为应该戴套,只是他们内心寂寞、空虚、绝望,生命了除了性,没有其他快感。那种表面的多性伴,其实是内心更渴望温暖和亲密的反映。

原因二:所谓的爱情和安全套道德化

在我调查的案例中,一个引人深思的现象是,八五后九零后的年轻男同志中不戴套的比例相当高。因为越是年轻同志,越容易将安全性行为与爱情和道德联系在一起。

有一位九零后的男同志是这样说的:“戴套?真的会影响快感哟。当我喜欢一个人时,真的希望完全和他融合在一起,只要戴着套,总觉得有种隔膜,不能完全融合。”他从物理层面也对不戴套做了一番解释:“因为我在男男性行为中是充当受的角色,所以只要戴了套,里面就总是不舒服,如果的技巧不对,就更是难受。但是不戴套,那种熨贴感就仿佛两个人赤裸相见,而戴套时的不舒服感立刻消失。”

还有一位同志则认为,戴套是不信任对方的表现,他是这样说的:我如果发生一夜情,当然会戴套,但是在相当稳定的关系里,我就觉得为什么要戴套呢?首先,如果我提出戴套,仿佛是不信任对方的表现;其次,我和他是稳定的爱人关系,我们都保证不和第三者做爱,那有什么危险呢?“

结果,他能够保证自己,却不能保证对方不出轨,直到有一次查出艾滋病,他才知道正是最亲密的男友传给自己的。

也有人是常常发现了一个好的性爱对象,但是情急之下,却发现没有准备好安全套,于是就放弃戴套,一位因此感染上艾滋病的男同志的话颇具代表性:

“谁还能常常口袋里装着一个安全套?如果这样,一是万一你的家人亲戚朋友看见怎么办?还以为你这个人性爱狂,天天脑子里想着这种事情。二是现在到处安检,我记得有一次我和领导一起坐飞机,众目睽睽之下机场安检人员让我打开随身携带小包,结果看见我里面的安全套时,一瞬间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能随身戴安全套,结果有一次,他是这样说的:有一次,我在路上邂逅了一个帅哥,我们情投意合,恨不得立刻找个地方大干一场。当时谁都不好意思主动提出去买安全套,因为这样就显得目的太明显了。直到进了酒店房间,我们都放弃了安全措施。

结果就因为一次不慎,他感染上了艾滋病。

在常人看来,以为性活跃的人群是感染艾滋病的高发人群。但其实这两者之间并不能划等号,即性活跃并不等于感染艾滋病的几率就高,性不活跃者,感染艾滋病者的几率就低,两者之间的唯一区别正是防艾意识是否强烈。

有些性活跃者具备相当高的防艾意识和知识,在任何一次性行为中,都知道小心保护自己,所以即使性次数多,但是感染几率却微乎其微。

有些性并不活跃的同志,虽然几乎不和陌生人做爱,但是就因为缺乏防艾意识和常识,反倒有时就因为一次性行为而感染艾滋的案例经比皆是。

在防艾圈子里,有一句话非常流行:要把所有和你接触的性对象,都假想成是艾滋病人。毕竟,在艾滋病这件事情上,没有侥幸。

调查还显示,有些男同性恋对于安全套所负加的道德压力心存焦虑。

有位男同志的话很有代表性:“当他来到我家后,如果我们正准备发展关系,结果他看到一堆抽屉里的安全套,我不知道他会做何感想?是不是就因此会想,我这个人很滥?经常和人乱搞?所以,为了让他留下好印象,我就不戴套,理由是家里没有准备这个东西,因为我从不和陌生人做爱,他才是第一个。”

原因三:极端性方式下的危险系数加大

在调查的过程中,我深刻的感到,同志圈内,特别是新一代同志对于艾滋病存在较多误区。而国内外外有关艾滋病的说法也各有不同,所以更是引起思维的混乱。

有同志告诉我,在同性性行为做攻的一方,肯定没有感染的可能,所以不需要戴套。他的理由是:“如果按照破损理论,那么我是同性性行为中的攻,完全不存在破损的可能,所以病毒也不会感染我,所以不会有影响吧。”

他忘了基本一个事实:那些异性恋男人,为什么也有感染艾滋病的?他们在男女关系里,可是做攻的一方。

所以,感染艾滋病,不存在你是攻还是受的角色——只要是不安全的性行为,都有可能感染艾滋病。

还有一些人尝试极端的性行为时,缺乏保护意识。比如有些人喜欢有性行为时服用一种冰毒,或者催情药品Rush等,有些人为了得到更大的快感,不惜铤而走险去玩high,结果在尝冰的过程中,意识出现亢奋和混乱后,缺缺清醒的自我保护意识,放松了警惕——这也是许多人放弃戴套的原因。

还有些人在玩一些高难度的性行为时,比如SM或者技巧难度大的性行为时,即使用了安全套,但是容易因为剧烈的动作等,性行为过程中,安全套出现破损时还浑然不觉,因此招致感染的风险等。

所以,从以上种种因素分析,即使社会不断强调防艾的重要性,也用了很多“恐吓”式的防艾方法,但是男男性行为感染率依然大幅上升的背后,反映着我们还有众多的工作要做:不但要重视外表的防艾知识的教育,还要对同性恋人群进行积极的心理帮助等。

欧美等国家的同志防艾滋经验表明,当一个社会对于同性恋宽容接纳程度越高,同志各项生活保障度越完善时,艾滋感染率便大大下降。有的国家比如挪威等北欧国家,因为同性婚姻法的实施,艾滋感染率甚至呈现负增长态势。

一位艾滋病患者告诉我,他其实比任何人都更渴望稳定的伴侣关系。但是,在目前的社会环境下,两个相爱的同志生活在一起太难了。

他五年前来北京时谈过一个男友,但是这段感情维持了不到一年,男友便因为家里逼婚而结婚了。结婚的前夜,他在男友家门外坐了整整一夜。失恋后的那几个月里,他形容自己前所未有的孤单和痛苦,于是经常留恋于北京的同志浴池和酒吧。

人在孤单的时候,便容易通过性为麻醉和缓解孤单。他在浴池里疯狂性交,过着沉沦的生活,结果,他“中”了。

我接触的许多同志告诉我,比起异性恋,他们很难维持一段稳定的关系。而稳定的性关系当然是证明有效降低艾滋病感染率的重要条件。从这个意义上说,创造一个善待同性恋者的环境,也是防艾的目标之一。

赞(0) 打赏火腿
文章名称:《为什么很多gay不愿意戴套?》
51虹马网同志生活全方面网站,同志小说、同志电影、同志帅哥看不停,还可以分享和欣赏同志生活百态,感情交流等。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51虹马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虹马商城51虹马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为什么很多gay不愿意戴套?

全程戴安全套是公认的最好的防艾方式,但在男男性行为中,依然有许多人不愿意戴安全套——这大概是造成男男性行为中,艾滋病高发的重要原因。

不久前,我们对男同性恋圈子进行了调查,一些人反映不愿意戴安全套的心理引人深思。

原因一:多性伴与缺乏社会支持环境

在探讨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首先得承认,没有国家对于艾滋病防治工作的越来越重视以及全社会的努力,没有同性恋群体中自发的艾滋干预等,中国的男同性恋艾滋病感染率今天恐怕更加严重。但这么多努力依然不能阻止艾滋高发流行的趋势,背后的原因值得深思。

“戴套”等安全防治理念的推行是防艾工作的治标之举,而比起洁标之策,根治同性恋内心深处的绝望和孤独感,改善他们的生存环境其实更为迫切。

我访谈过的一些同性恋者——当然也包括许多艾滋感染者——他们告诉我,他们当然知道要戴套。C,我的一位访谈者,六年前得了艾滋病。几天前采访他时,他的电话正好响起,他的一位朋友哭诉不小心感染了尖锐湿疣,向他打听哪里就诊比较合适。

我很好奇类似C这样的“性爱敢死队员”都在想些什么?为什么他们宁愿要性快感,也不要安全地戴套?

C告诉我,正如王小波小说《东宫西宫》中所讲,同性恋内心里深藏着无根的渺茫和绝望感。当一个同性恋者喜欢另一个同性恋者时,他之所以第一时间就想和他做爱,就是因为希望通过性——这种第一时间最好的增进两个人的亲密感以及进入另一个人内心通道的方式——来确认他和他的关系。

因为常常过了今天,他和他就不知道明天在哪里?

一些男同性恋者的多性伴或者和陌生人之间的性爱频繁发生,所以感染艾滋病的几率加大。另外,同性恋大都缺乏交友渠道,不像异性恋,办公室、家庭、学校等到处都是相亲场所。同性恋的交友场所被驱赶到一些阴暗的公厕、酒吧、浴池里,在这些地方,两个同性恋者相遇后,怎么能指望他们像异性恋者一样,可以缓慢地安全地在家里讲究格调地做爱?草草的急匆匆的性爱,自然让安全措施蜻蜓点水。

当然,同性恋者那么迫切地需要更多性,更多是对自身命运的哀怜和寒冷感。人越是孤单无助,越是需要身体的抚慰;越是遭人排挤和异化,越需要通过性来找到自我;越是因为社会的不接纳,内心的空虚感和绝望感驱使着他就像飞蛾扑火一般一遍遍扑向危险的性。

很多同性恋者不是不明白性行为应该戴套,只是他们内心寂寞、空虚、绝望,生命了除了性,没有其他快感。那种表面的多性伴,其实是内心更渴望温暖和亲密的反映。

原因二:所谓的爱情和安全套道德化

在我调查的案例中,一个引人深思的现象是,八五后九零后的年轻男同志中不戴套的比例相当高。因为越是年轻同志,越容易将安全性行为与爱情和道德联系在一起。

有一位九零后的男同志是这样说的:“戴套?真的会影响快感哟。当我喜欢一个人时,真的希望完全和他融合在一起,只要戴着套,总觉得有种隔膜,不能完全融合。”他从物理层面也对不戴套做了一番解释:“因为我在男男性行为中是充当受的角色,所以只要戴了套,里面就总是不舒服,如果的技巧不对,就更是难受。但是不戴套,那种熨贴感就仿佛两个人赤裸相见,而戴套时的不舒服感立刻消失。”

还有一位同志则认为,戴套是不信任对方的表现,他是这样说的:我如果发生一夜情,当然会戴套,但是在相当稳定的关系里,我就觉得为什么要戴套呢?首先,如果我提出戴套,仿佛是不信任对方的表现;其次,我和他是稳定的爱人关系,我们都保证不和第三者做爱,那有什么危险呢?“

结果,他能够保证自己,却不能保证对方不出轨,直到有一次查出艾滋病,他才知道正是最亲密的男友传给自己的。

也有人是常常发现了一个好的性爱对象,但是情急之下,却发现没有准备好安全套,于是就放弃戴套,一位因此感染上艾滋病的男同志的话颇具代表性:

“谁还能常常口袋里装着一个安全套?如果这样,一是万一你的家人亲戚朋友看见怎么办?还以为你这个人性爱狂,天天脑子里想着这种事情。二是现在到处安检,我记得有一次我和领导一起坐飞机,众目睽睽之下机场安检人员让我打开随身携带小包,结果看见我里面的安全套时,一瞬间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能随身戴安全套,结果有一次,他是这样说的:有一次,我在路上邂逅了一个帅哥,我们情投意合,恨不得立刻找个地方大干一场。当时谁都不好意思主动提出去买安全套,因为这样就显得目的太明显了。直到进了酒店房间,我们都放弃了安全措施。

结果就因为一次不慎,他感染上了艾滋病。

在常人看来,以为性活跃的人群是感染艾滋病的高发人群。但其实这两者之间并不能划等号,即性活跃并不等于感染艾滋病的几率就高,性不活跃者,感染艾滋病者的几率就低,两者之间的唯一区别正是防艾意识是否强烈。

有些性活跃者具备相当高的防艾意识和知识,在任何一次性行为中,都知道小心保护自己,所以即使性次数多,但是感染几率却微乎其微。

有些性并不活跃的同志,虽然几乎不和陌生人做爱,但是就因为缺乏防艾意识和常识,反倒有时就因为一次性行为而感染艾滋的案例经比皆是。

在防艾圈子里,有一句话非常流行:要把所有和你接触的性对象,都假想成是艾滋病人。毕竟,在艾滋病这件事情上,没有侥幸。

调查还显示,有些男同性恋对于安全套所负加的道德压力心存焦虑。

有位男同志的话很有代表性:“当他来到我家后,如果我们正准备发展关系,结果他看到一堆抽屉里的安全套,我不知道他会做何感想?是不是就因此会想,我这个人很滥?经常和人乱搞?所以,为了让他留下好印象,我就不戴套,理由是家里没有准备这个东西,因为我从不和陌生人做爱,他才是第一个。”

原因三:极端性方式下的危险系数加大

在调查的过程中,我深刻的感到,同志圈内,特别是新一代同志对于艾滋病存在较多误区。而国内外外有关艾滋病的说法也各有不同,所以更是引起思维的混乱。

有同志告诉我,在同性性行为做攻的一方,肯定没有感染的可能,所以不需要戴套。他的理由是:“如果按照破损理论,那么我是同性性行为中的攻,完全不存在破损的可能,所以病毒也不会感染我,所以不会有影响吧。”

他忘了基本一个事实:那些异性恋男人,为什么也有感染艾滋病的?他们在男女关系里,可是做攻的一方。

所以,感染艾滋病,不存在你是攻还是受的角色——只要是不安全的性行为,都有可能感染艾滋病。

还有一些人尝试极端的性行为时,缺乏保护意识。比如有些人喜欢有性行为时服用一种冰毒,或者催情药品Rush等,有些人为了得到更大的快感,不惜铤而走险去玩high,结果在尝冰的过程中,意识出现亢奋和混乱后,缺缺清醒的自我保护意识,放松了警惕——这也是许多人放弃戴套的原因。

还有些人在玩一些高难度的性行为时,比如SM或者技巧难度大的性行为时,即使用了安全套,但是容易因为剧烈的动作等,性行为过程中,安全套出现破损时还浑然不觉,因此招致感染的风险等。

所以,从以上种种因素分析,即使社会不断强调防艾的重要性,也用了很多“恐吓”式的防艾方法,但是男男性行为感染率依然大幅上升的背后,反映着我们还有众多的工作要做:不但要重视外表的防艾知识的教育,还要对同性恋人群进行积极的心理帮助等。

欧美等国家的同志防艾滋经验表明,当一个社会对于同性恋宽容接纳程度越高,同志各项生活保障度越完善时,艾滋感染率便大大下降。有的国家比如挪威等北欧国家,因为同性婚姻法的实施,艾滋感染率甚至呈现负增长态势。

一位艾滋病患者告诉我,他其实比任何人都更渴望稳定的伴侣关系。但是,在目前的社会环境下,两个相爱的同志生活在一起太难了。

他五年前来北京时谈过一个男友,但是这段感情维持了不到一年,男友便因为家里逼婚而结婚了。结婚的前夜,他在男友家门外坐了整整一夜。失恋后的那几个月里,他形容自己前所未有的孤单和痛苦,于是经常留恋于北京的同志浴池和酒吧。

人在孤单的时候,便容易通过性为麻醉和缓解孤单。他在浴池里疯狂性交,过着沉沦的生活,结果,他“中”了。

我接触的许多同志告诉我,比起异性恋,他们很难维持一段稳定的关系。而稳定的性关系当然是证明有效降低艾滋病感染率的重要条件。从这个意义上说,创造一个善待同性恋者的环境,也是防艾的目标之一。

赞(0) 打赏火腿
文章名称:《为什么很多gay不愿意戴套?》
51虹马网同志生活全方面网站,同志小说、同志电影、同志帅哥看不停,还可以分享和欣赏同志生活百态,感情交流等。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