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虹马网
潮流gay生活社区

要不,你也去软件上多认识点人吧。

1.

山药在小软件上和我打招呼是星期一的凌晨,他相册有很多柴犬的照片。

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柴犬脑残粉,开始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喂狗的事情。

深夜小软件上不断刷新的人其实都差不多一样,长着一个巨大的豁口。

有些人豁口在肉体,有些人豁口在心上,位置不一样,可都空落落的,急切地需要被填满。

和他聊了一会我才知道,山药的口子开在心上,从前我遇上这类人都会很快地躲避。

毕竟嘛,肉体上的空虚好说,心口上的,这需要太多东西才能填满了。

我又不是菩萨,不做渡人为乐的亏本生意。

只是那天我不知道是怎么的,或许本来也是很难入睡,竟然听山药讲了很久的狗血故事。

山药在北京工作了五年,碰上了一个很喜欢他的男生,山药迅速陷入了俗套的网恋。

第二年的七夕早上,男生头一天搭了飞机带着玫瑰与礼物在他公司门口等他。

等山药快到公司,男生才打电话要山药回头,让山药和他去自己的城市一起生活。

故事的开头嘛,总是缱绻和浪漫,年轻人的心一张机票一把玫瑰就能买到。

至于结尾?我都能想到这会是一个糟糕的结尾。

要不然这么深的夜,山药也不会在小软件上和我一个陌生的人打这么多字。

果不其然等山药跟着男生来到他的城市,发现从前的缱绻也不过是张贴在墙上的旧照片。

日积月累地很快退了色而泛黄。

2.

起因是男生有一个分手已久的前任,并且住在他们隔壁,隔山差五会约男生出去玩。

山药知道他们的关系不算晚,男生跟他解释这都是从前的事了,我现在想和你好好的。

毕竟是从心底里面真的倾慕过的男生,要不也不会抛开在北京的所有跟他过来。

又想着话本里面多的是浪子回头且深情只爱一人的故事,说不定自己就是这个幸运儿呢。

他愿意等,只是这一等才发现原来故事总是别人的,自己的只能是一地鸡毛。

男生和前任怎么都没扯断,索性跟山药发火,说要不你也去上小软件上多认识点人,免得每天都疑神疑鬼总把心思搁在他身上。

我听到这里的时候其实有点想笑了,都已经这么混的水了,比印度河的水都脏了。

你不自己用力地游出来还等着给淹死么?

我劝他早点走出来,人生这么长没必要一条路走到死,他却只顾着讲故事。

说他想着已经付出很多了,再多一点点也不嫌多,上周末还和男生与他前任去BBQ了。

他觉得自己也不够好,不应该小肚鸡肠,以后吧,等以后吧,总会好的。

我算是听明白了,山药还在那水里浮着呢。我都有点懒得骂他了,你不自救,谁能救你。

看了一下时间,快半夜三点了,睡吧。我准备结束这个蠢故事。

“那你怎么想。”

“我现在没怎么想,现在就和你聊天啊。”

“你如果真的是这样想也没什么问题吧。”

我已经只想敷衍了。

“从来没有一个人愿意听我讲这么多,你人真好,我能认识你,和你成为朋友吗?”

都说喜欢狗的人心眼儿不会太坏,他资料上年龄也比我小上几岁,才二十五六,小孩子一个。

要是真能帮他,也算是好事吧。我想了想说。

“周三我生日,要不我请你吃蛋糕吧。”

3.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网友了,山药个子挺高的,一米八三,有胡子。

跟他聊天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一个清瘦单薄的少年,见面却发现是一个比我高,比我壮的男人。

妈的,这一见不得了了,山药他正是我的菜。

山药和我约在我们小区的楼下见面,我不知道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拎着一个蛋糕到他的面前。

“你吃点吧。”

“不急,我们先点蜡烛唱歌,你也许个愿吧。”

南方城市的三月,天已经不太凉了,那会也刚擦黑,天是深蓝的,星子没出来。

我和山药坐在小区一颗开花的树下面,他给我拆开盒子,点上蜡烛,唱歌。

已经好些年没有人给我唱生日歌了,细长蜡烛上头的火橘黄橘黄的,我隔着火许愿。

等我一睁开眼睛,吹蜡烛,他正看着我。蜡烛一熄灭,山药两个眼睛水灵灵的,比烛火还亮一点。

“现在吃吧。”

我把蛋糕切了递给山药,他吃得很快,我又切了一块地给他。

“你慢慢吃,不急。”

“我有点紧张,你看我身上衣服都给汗水湿透了。”

“你有什么可紧张的啊。”

我从裤兜里掏出一包纸递给他,他擦了擦身上的汗,衣服很薄,擦的时候撩起来一点。

真的还挺壮的。

“你是我来这里见的第一个网友,来见你的路上我真的很紧张,坐地铁时我觉得心脏已经到嗓子眼了。这种感觉这七年只出现过一次。”

“别想太多了。”

“我可以抱抱你吗?”

“你确定要湿着身子抱我吗?我劝你冷静一点。”

我话还没说完,山药已经张开双手,嘴角还粘着一点奶油。

我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想起了他前晚讲的故事,咂摸出一丝苦味。

我认怂了,走向他,让他抱着我。

他的汗味混合着一股香水的味道,不难闻,甚至可以说我有一点喜欢。

“恩…你好像在发抖。”

我立马从他的怀里出来,那会儿太阳已经落下去了,天已经有点黑了,山药应该没看清楚我的脸红了吧。

晚上他回去给我发消息。

“我到家了,我跟我对象说了,他有点怪我,不过他现在睡了。你以后可以一直理我吗,我是不是很渣,我也不想害你,要是有喜欢你的,你也喜欢觉得不错,到时候不理我也可以。”

我是这么缺喜欢的人吗,山药也太看得起自己,太看不起我了。

“恩。”

心里想的和回的内容是反的,大概是山药太好看,身上的味道太好闻。

我有点想把山药从那滩浑水里拉出来吧。

4.

周四醒来我才发现我做了一件多么糟糕的事情,我好像成了别人的小三

昨晚的烛火、那个带着汗水和香味的拥抱随着我拉开窗帘,一切抖渐渐消散了。

我决定不理山药了。

只是到中午的时候,山药给我发了消息。

“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或者有哪里做得不够好,请你及时地告诉我。我这一上午什么都没做,心思游离,有一种你再也不会理我的感觉。”

好像昨天晚上的一切又回来了,就像山里面的雾气,一会消散,一会又浮现。

“没,上午有点忙,我不会不理你的。”

该死,我像是进入了一个一对一的传销组织,被洗脑了,只要他一放低了说些软话,我的心也跟着软了下来。

“你中午午休多久,我最近有点失控,要不中午的时候我去见你吧。”

那天上午公司的主管不在,我答应山药中午一起吃饭,饭后一人买了一杯奶茶上了天台。

天台的人很少,正午的阳光很大,晒得人身上暖烘烘的。

我和他找了一个有屋檐的地方坐在阴影里面,他离我很近。

“上午真的很怕你不理我了,我好像有点喜欢你了,怎么办。”

“才见一面,没有人有这个本事的。”

“但是你有的。”

我不是没有谈过恋爱的毛头小伙了,但我是中了邪吧,他怎么说什么我都会往心里去。

我看了看他,他见我看着他没有说话,身子往我的方向凑了凑。

然后是嘴唇落在我的嘴唇上,我能尝到他的舌头还有奶茶的味道,有很多的甜,也有一点涩。

忘了是怎么开始的,我和他做了一些很成年人的事情。

性这件事太好了,做的时候很容易忘记现实,忘记自己究竟是在什么样的氛围里面。

像是一场梦吧。

5.

我们下楼的时候,山药的男友给他打了电话,我听山药在电话这头说他正在工作。

梦终究是会醒的吧。

我忽然醒悟或许我对他而言只是一个摆渡的人。

河的一头是山药和他男友的破关系,河的另一头是我想带他去的平淡日子。

等山药挂了电话,我问他。

“你愿意和他分手吗?”

他楞了一下说,“怎么会问这个问题,你对我很重要,我不希望你消失。”

我不知道是刚刚吃了他的那啥有点腥还是怎么,有点反胃。

等我和山药下了楼,他渐渐消失在我的视线,我把他从微信里删除了。

我救不了他的,我现在只想救救我自己。

过了两天的一个午后,山药在小软件上找到我,给我发了一段话。

“刚打了个盹,梦见我和你在清迈的古城门喂鸽子,你在喂鸽子,我拎着相机饮料和书包。”

“突然一群鸽子飞起来,把你遮挡,我有一种要失去你的感觉。”

“好在等鸽子飞走了,你笑着跟我说,喂,我在这里,快给我拍照。”

我有点害怕,赶紧把他的小软件也拉黑了。

该清净了吧。

《END》

赞(0) 打赏火腿
文章名称:《要不,你也去软件上多认识点人吧。》
51虹马网同志生活全方面网站,同志小说、同志电影、同志帅哥看不停,还可以分享和欣赏同志生活百态,感情交流等。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51虹马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虹马商城51虹马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要不,你也去软件上多认识点人吧。

1.

山药在小软件上和我打招呼是星期一的凌晨,他相册有很多柴犬的照片。

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柴犬脑残粉,开始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喂狗的事情。

深夜小软件上不断刷新的人其实都差不多一样,长着一个巨大的豁口。

有些人豁口在肉体,有些人豁口在心上,位置不一样,可都空落落的,急切地需要被填满。

和他聊了一会我才知道,山药的口子开在心上,从前我遇上这类人都会很快地躲避。

毕竟嘛,肉体上的空虚好说,心口上的,这需要太多东西才能填满了。

我又不是菩萨,不做渡人为乐的亏本生意。

只是那天我不知道是怎么的,或许本来也是很难入睡,竟然听山药讲了很久的狗血故事。

山药在北京工作了五年,碰上了一个很喜欢他的男生,山药迅速陷入了俗套的网恋。

第二年的七夕早上,男生头一天搭了飞机带着玫瑰与礼物在他公司门口等他。

等山药快到公司,男生才打电话要山药回头,让山药和他去自己的城市一起生活。

故事的开头嘛,总是缱绻和浪漫,年轻人的心一张机票一把玫瑰就能买到。

至于结尾?我都能想到这会是一个糟糕的结尾。

要不然这么深的夜,山药也不会在小软件上和我一个陌生的人打这么多字。

果不其然等山药跟着男生来到他的城市,发现从前的缱绻也不过是张贴在墙上的旧照片。

日积月累地很快退了色而泛黄。

2.

起因是男生有一个分手已久的前任,并且住在他们隔壁,隔山差五会约男生出去玩。

山药知道他们的关系不算晚,男生跟他解释这都是从前的事了,我现在想和你好好的。

毕竟是从心底里面真的倾慕过的男生,要不也不会抛开在北京的所有跟他过来。

又想着话本里面多的是浪子回头且深情只爱一人的故事,说不定自己就是这个幸运儿呢。

他愿意等,只是这一等才发现原来故事总是别人的,自己的只能是一地鸡毛。

男生和前任怎么都没扯断,索性跟山药发火,说要不你也去上小软件上多认识点人,免得每天都疑神疑鬼总把心思搁在他身上。

我听到这里的时候其实有点想笑了,都已经这么混的水了,比印度河的水都脏了。

你不自己用力地游出来还等着给淹死么?

我劝他早点走出来,人生这么长没必要一条路走到死,他却只顾着讲故事。

说他想着已经付出很多了,再多一点点也不嫌多,上周末还和男生与他前任去BBQ了。

他觉得自己也不够好,不应该小肚鸡肠,以后吧,等以后吧,总会好的。

我算是听明白了,山药还在那水里浮着呢。我都有点懒得骂他了,你不自救,谁能救你。

看了一下时间,快半夜三点了,睡吧。我准备结束这个蠢故事。

“那你怎么想。”

“我现在没怎么想,现在就和你聊天啊。”

“你如果真的是这样想也没什么问题吧。”

我已经只想敷衍了。

“从来没有一个人愿意听我讲这么多,你人真好,我能认识你,和你成为朋友吗?”

都说喜欢狗的人心眼儿不会太坏,他资料上年龄也比我小上几岁,才二十五六,小孩子一个。

要是真能帮他,也算是好事吧。我想了想说。

“周三我生日,要不我请你吃蛋糕吧。”

3.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网友了,山药个子挺高的,一米八三,有胡子。

跟他聊天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一个清瘦单薄的少年,见面却发现是一个比我高,比我壮的男人。

妈的,这一见不得了了,山药他正是我的菜。

山药和我约在我们小区的楼下见面,我不知道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拎着一个蛋糕到他的面前。

“你吃点吧。”

“不急,我们先点蜡烛唱歌,你也许个愿吧。”

南方城市的三月,天已经不太凉了,那会也刚擦黑,天是深蓝的,星子没出来。

我和山药坐在小区一颗开花的树下面,他给我拆开盒子,点上蜡烛,唱歌。

已经好些年没有人给我唱生日歌了,细长蜡烛上头的火橘黄橘黄的,我隔着火许愿。

等我一睁开眼睛,吹蜡烛,他正看着我。蜡烛一熄灭,山药两个眼睛水灵灵的,比烛火还亮一点。

“现在吃吧。”

我把蛋糕切了递给山药,他吃得很快,我又切了一块地给他。

“你慢慢吃,不急。”

“我有点紧张,你看我身上衣服都给汗水湿透了。”

“你有什么可紧张的啊。”

我从裤兜里掏出一包纸递给他,他擦了擦身上的汗,衣服很薄,擦的时候撩起来一点。

真的还挺壮的。

“你是我来这里见的第一个网友,来见你的路上我真的很紧张,坐地铁时我觉得心脏已经到嗓子眼了。这种感觉这七年只出现过一次。”

“别想太多了。”

“我可以抱抱你吗?”

“你确定要湿着身子抱我吗?我劝你冷静一点。”

我话还没说完,山药已经张开双手,嘴角还粘着一点奶油。

我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想起了他前晚讲的故事,咂摸出一丝苦味。

我认怂了,走向他,让他抱着我。

他的汗味混合着一股香水的味道,不难闻,甚至可以说我有一点喜欢。

“恩…你好像在发抖。”

我立马从他的怀里出来,那会儿太阳已经落下去了,天已经有点黑了,山药应该没看清楚我的脸红了吧。

晚上他回去给我发消息。

“我到家了,我跟我对象说了,他有点怪我,不过他现在睡了。你以后可以一直理我吗,我是不是很渣,我也不想害你,要是有喜欢你的,你也喜欢觉得不错,到时候不理我也可以。”

我是这么缺喜欢的人吗,山药也太看得起自己,太看不起我了。

“恩。”

心里想的和回的内容是反的,大概是山药太好看,身上的味道太好闻。

我有点想把山药从那滩浑水里拉出来吧。

4.

周四醒来我才发现我做了一件多么糟糕的事情,我好像成了别人的小三

昨晚的烛火、那个带着汗水和香味的拥抱随着我拉开窗帘,一切抖渐渐消散了。

我决定不理山药了。

只是到中午的时候,山药给我发了消息。

“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或者有哪里做得不够好,请你及时地告诉我。我这一上午什么都没做,心思游离,有一种你再也不会理我的感觉。”

好像昨天晚上的一切又回来了,就像山里面的雾气,一会消散,一会又浮现。

“没,上午有点忙,我不会不理你的。”

该死,我像是进入了一个一对一的传销组织,被洗脑了,只要他一放低了说些软话,我的心也跟着软了下来。

“你中午午休多久,我最近有点失控,要不中午的时候我去见你吧。”

那天上午公司的主管不在,我答应山药中午一起吃饭,饭后一人买了一杯奶茶上了天台。

天台的人很少,正午的阳光很大,晒得人身上暖烘烘的。

我和他找了一个有屋檐的地方坐在阴影里面,他离我很近。

“上午真的很怕你不理我了,我好像有点喜欢你了,怎么办。”

“才见一面,没有人有这个本事的。”

“但是你有的。”

我不是没有谈过恋爱的毛头小伙了,但我是中了邪吧,他怎么说什么我都会往心里去。

我看了看他,他见我看着他没有说话,身子往我的方向凑了凑。

然后是嘴唇落在我的嘴唇上,我能尝到他的舌头还有奶茶的味道,有很多的甜,也有一点涩。

忘了是怎么开始的,我和他做了一些很成年人的事情。

性这件事太好了,做的时候很容易忘记现实,忘记自己究竟是在什么样的氛围里面。

像是一场梦吧。

5.

我们下楼的时候,山药的男友给他打了电话,我听山药在电话这头说他正在工作。

梦终究是会醒的吧。

我忽然醒悟或许我对他而言只是一个摆渡的人。

河的一头是山药和他男友的破关系,河的另一头是我想带他去的平淡日子。

等山药挂了电话,我问他。

“你愿意和他分手吗?”

他楞了一下说,“怎么会问这个问题,你对我很重要,我不希望你消失。”

我不知道是刚刚吃了他的那啥有点腥还是怎么,有点反胃。

等我和山药下了楼,他渐渐消失在我的视线,我把他从微信里删除了。

我救不了他的,我现在只想救救我自己。

过了两天的一个午后,山药在小软件上找到我,给我发了一段话。

“刚打了个盹,梦见我和你在清迈的古城门喂鸽子,你在喂鸽子,我拎着相机饮料和书包。”

“突然一群鸽子飞起来,把你遮挡,我有一种要失去你的感觉。”

“好在等鸽子飞走了,你笑着跟我说,喂,我在这里,快给我拍照。”

我有点害怕,赶紧把他的小软件也拉黑了。

该清净了吧。

《END》

赞(0) 打赏火腿
文章名称:《要不,你也去软件上多认识点人吧。》
51虹马网同志生活全方面网站,同志小说、同志电影、同志帅哥看不停,还可以分享和欣赏同志生活百态,感情交流等。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