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虹马网
潮流gay生活社区

与P友同居的日子

“见到你很高兴”

公司今年放假很早,于是我决定先去西安旅游,然后再赶回武汉过年。

选择西安算是故地重游。我的大学时代和初恋都在这座城市。

1月底,我将满30岁生日。我想在此之前,回到让我心痛和快乐过的地方,彻底和过去说再见。

去大学转了一圈,临近吃饭的时间,看着那些年轻的脸,我打消了再次体验大学食堂的念头。我知道,我早已不属于这里。

拍了几张校园的景致,发了朋友圈,我匆匆离开了。

下午的时候,接到初恋的电话。

他问我什么时候来的,要呆多久,晚上有没有空吃饭。

我回到酒店,准备洗个头发。而后,给自己打了一点粉,戴上了一顶渔夫帽。

其实我不爱戴帽子,自己是圆脸,奈何头顶上的那个旋涡越来越大。

他苍老了许多。认识他的时候,他35岁了。如今,几乎8年过去,他剃了光头,体态臃肿。我们聊了一下工作,聊了一下他的家庭,然后是近期的电影和社会热点。晚上10点,我们结束见面。

临走时,他从包里拿出一盒东西,说是送我的礼物。然后说单位这几天很忙,没时间陪我,让我照顾好自己,有什么需要随时给我电话。

回到酒店,我打开盒子,是茶叶。

凌晨2点,我收到一则没有备注的短信:“见到你很高兴。”我没有回复。

软件上的男孩

无所事事,我决定去老地方走走,撸点串儿,喝点酒。

晚上无聊,和软件上的男孩们聊起了天。和其中一个聊的不错,他不是西安本地人,只是在这边工作。知道我在这边玩,他热情地邀请我去他家。

第二天晚上,我像去老朋友家一样拖着行李箱,叩响他家的门。

见到面,是个个子不高的男人。问了两句,比我小2岁。看照片我以为刚毕业,保养得不错。

他看到我很高兴,从冰箱里拿出零食和饮料,让我随便吃。

一起坐在沙发上,我们看起《唐人街探案》电视剧版。嘴巴上讨论着邱泽,他的手并行地开始摸索起来。

我没有反馈,只是任由他探寻。

晚上11点,我们都有些累了。他提议要不要点个外卖,补充一下体力。

我笑了,说:“你这就累了?”

他不甘心:“我还可以,你信不?”

在他家住着还挺开心的,通过身体的探索,我们也逐渐熟悉起来。

相处第三天的时候,我才问他:“你有恋爱吗?”

他一边抚摸着我的脖颈,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回答我:“你终于问了。谈了,他这会在国外读书,我们很小的时候就在一起了。”

和他散步的时候,顺便喂了一下小区内无人看管的猫。

“武汉人不容易”

差不多相处一周的时候,新闻里说,武汉爆发新型冠状病毒,请大家戴口罩。我早已买好了返程的机票,所以并没有多在意。

紧接着,武汉封城了。我赶紧给家里人电话,让他们不要乱跑。我一面爆粗口,一面想自己该怎么办。他走过来,也没说话,只是抱着我。我们开始接吻。

停下来,他看着我,眼睛里似乎在说着什么,然后继续吻我。

第二天一大早,他说了下他的规划,包括去哪里买物资,买哪些物资等等。他说我的身份特殊,他一个人去就好。

出发前,他接到一个视频通话,他打着手势,示意我去另一个房间。

我听到他的声音越来越高,他过来给我说要出门的时候,脸涨得通红。

冰箱被塞得满满当当,我的心却一直下沉。

他把所有事情规划得清清楚楚,唯独没谈到我的问题。

此刻,我哪里也去不了,但是住在这里,始终觉得别扭。

晚上我做好饭,喊他将游戏停下。

小饭桌位置不大,他惯性地坐在我的旁边。我看了他一眼,他似乎懂了,腻歪的说道:“想离你近一点。”

吃着饭,我憋了很久,说了一句:“之后做饭洗碗我来,然后我会给你房租和生活费,最近可能要麻烦你了,我是真的没地方去。”

他答:“钱就不必了,做饭轮流吧。”

“为什么?”

“武汉人不容易。”

我哭笑不得。

同居时,为数不多的大餐。

“爱是没有人了解的东西”

在家里能做的事情真的不多。

我们起初会一起看电影,累了就躺着休息。偶尔会一起游戏,一起练keep。他接电话的时候,我会自觉去另一个房间。

这真是奇妙的同居关系。

确切的说,是可以上床的舍友,像极了都市人的爱情

偶尔夜里看着网上各种视频,我会落泪。一回头,他也在哭。我们给彼此递着纸巾,然后聊天。有时候一聊就是一晚上。

压抑在生长,唯有倾诉是良药。

我问他,你同居过吗?他答,没有,这是第一次

我说,我也是,幸会幸会。

我们伸出手,像两位老领导一样,紧紧相握。好像是革命让我们走到了一起。

有天夜里,我们聊到疫情后的打算。

“我希望立马买票,去见我的男朋友。”他说道。

我说,我希望能够早点复工,我特么太想工作了。我想吃炸鸡。

“那你还会来西安找我吗?”

我没想过他会问这个。

“我会想你……”说话间,他把手伸向我的胸口:“……的身体”。

我们一起笑了,前仰后合,但是什么也没做。

停下来,我对他说:“当然会,来看我的小宝贝过得好不好。”

终于可以回武汉了,他也开始线上办公了。

临走前,我们做了一次,他说给我践行。我骂骂咧咧但是没有拒绝。

归途路上,我给他发微信:“同居原来是这样。”

他回复了一个笑脸,说:“看来你在回味。”

我笑了,然后想,不过如此。

路一直在往前飞驰,目的地明确。

耳机里放着《爱的箴言》:

爱是没有人能了解的东西

爱是永恒的旋律

爱是欢笑泪珠飘落的过程

爱曾经是我也是你

我,武汉人,30岁,单身。期待爱情。

病毒总是制造幻觉,但我们终究会明白自己是谁,去向哪里。

赞(1) 打赏火腿
文章名称:《与P友同居的日子》
51虹马网同志生活全方面网站,同志小说、同志电影、同志帅哥看不停,还可以分享和欣赏同志生活百态,感情交流等。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51虹马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虹马商城51虹马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与P友同居的日子

“见到你很高兴”

公司今年放假很早,于是我决定先去西安旅游,然后再赶回武汉过年。

选择西安算是故地重游。我的大学时代和初恋都在这座城市。

1月底,我将满30岁生日。我想在此之前,回到让我心痛和快乐过的地方,彻底和过去说再见。

去大学转了一圈,临近吃饭的时间,看着那些年轻的脸,我打消了再次体验大学食堂的念头。我知道,我早已不属于这里。

拍了几张校园的景致,发了朋友圈,我匆匆离开了。

下午的时候,接到初恋的电话。

他问我什么时候来的,要呆多久,晚上有没有空吃饭。

我回到酒店,准备洗个头发。而后,给自己打了一点粉,戴上了一顶渔夫帽。

其实我不爱戴帽子,自己是圆脸,奈何头顶上的那个旋涡越来越大。

他苍老了许多。认识他的时候,他35岁了。如今,几乎8年过去,他剃了光头,体态臃肿。我们聊了一下工作,聊了一下他的家庭,然后是近期的电影和社会热点。晚上10点,我们结束见面。

临走时,他从包里拿出一盒东西,说是送我的礼物。然后说单位这几天很忙,没时间陪我,让我照顾好自己,有什么需要随时给我电话。

回到酒店,我打开盒子,是茶叶。

凌晨2点,我收到一则没有备注的短信:“见到你很高兴。”我没有回复。

软件上的男孩

无所事事,我决定去老地方走走,撸点串儿,喝点酒。

晚上无聊,和软件上的男孩们聊起了天。和其中一个聊的不错,他不是西安本地人,只是在这边工作。知道我在这边玩,他热情地邀请我去他家。

第二天晚上,我像去老朋友家一样拖着行李箱,叩响他家的门。

见到面,是个个子不高的男人。问了两句,比我小2岁。看照片我以为刚毕业,保养得不错。

他看到我很高兴,从冰箱里拿出零食和饮料,让我随便吃。

一起坐在沙发上,我们看起《唐人街探案》电视剧版。嘴巴上讨论着邱泽,他的手并行地开始摸索起来。

我没有反馈,只是任由他探寻。

晚上11点,我们都有些累了。他提议要不要点个外卖,补充一下体力。

我笑了,说:“你这就累了?”

他不甘心:“我还可以,你信不?”

在他家住着还挺开心的,通过身体的探索,我们也逐渐熟悉起来。

相处第三天的时候,我才问他:“你有恋爱吗?”

他一边抚摸着我的脖颈,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回答我:“你终于问了。谈了,他这会在国外读书,我们很小的时候就在一起了。”

和他散步的时候,顺便喂了一下小区内无人看管的猫。

“武汉人不容易”

差不多相处一周的时候,新闻里说,武汉爆发新型冠状病毒,请大家戴口罩。我早已买好了返程的机票,所以并没有多在意。

紧接着,武汉封城了。我赶紧给家里人电话,让他们不要乱跑。我一面爆粗口,一面想自己该怎么办。他走过来,也没说话,只是抱着我。我们开始接吻。

停下来,他看着我,眼睛里似乎在说着什么,然后继续吻我。

第二天一大早,他说了下他的规划,包括去哪里买物资,买哪些物资等等。他说我的身份特殊,他一个人去就好。

出发前,他接到一个视频通话,他打着手势,示意我去另一个房间。

我听到他的声音越来越高,他过来给我说要出门的时候,脸涨得通红。

冰箱被塞得满满当当,我的心却一直下沉。

他把所有事情规划得清清楚楚,唯独没谈到我的问题。

此刻,我哪里也去不了,但是住在这里,始终觉得别扭。

晚上我做好饭,喊他将游戏停下。

小饭桌位置不大,他惯性地坐在我的旁边。我看了他一眼,他似乎懂了,腻歪的说道:“想离你近一点。”

吃着饭,我憋了很久,说了一句:“之后做饭洗碗我来,然后我会给你房租和生活费,最近可能要麻烦你了,我是真的没地方去。”

他答:“钱就不必了,做饭轮流吧。”

“为什么?”

“武汉人不容易。”

我哭笑不得。

同居时,为数不多的大餐。

“爱是没有人了解的东西”

在家里能做的事情真的不多。

我们起初会一起看电影,累了就躺着休息。偶尔会一起游戏,一起练keep。他接电话的时候,我会自觉去另一个房间。

这真是奇妙的同居关系。

确切的说,是可以上床的舍友,像极了都市人的爱情

偶尔夜里看着网上各种视频,我会落泪。一回头,他也在哭。我们给彼此递着纸巾,然后聊天。有时候一聊就是一晚上。

压抑在生长,唯有倾诉是良药。

我问他,你同居过吗?他答,没有,这是第一次

我说,我也是,幸会幸会。

我们伸出手,像两位老领导一样,紧紧相握。好像是革命让我们走到了一起。

有天夜里,我们聊到疫情后的打算。

“我希望立马买票,去见我的男朋友。”他说道。

我说,我希望能够早点复工,我特么太想工作了。我想吃炸鸡。

“那你还会来西安找我吗?”

我没想过他会问这个。

“我会想你……”说话间,他把手伸向我的胸口:“……的身体”。

我们一起笑了,前仰后合,但是什么也没做。

停下来,我对他说:“当然会,来看我的小宝贝过得好不好。”

终于可以回武汉了,他也开始线上办公了。

临走前,我们做了一次,他说给我践行。我骂骂咧咧但是没有拒绝。

归途路上,我给他发微信:“同居原来是这样。”

他回复了一个笑脸,说:“看来你在回味。”

我笑了,然后想,不过如此。

路一直在往前飞驰,目的地明确。

耳机里放着《爱的箴言》:

爱是没有人能了解的东西

爱是永恒的旋律

爱是欢笑泪珠飘落的过程

爱曾经是我也是你

我,武汉人,30岁,单身。期待爱情。

病毒总是制造幻觉,但我们终究会明白自己是谁,去向哪里。

赞(1) 打赏火腿
文章名称:《与P友同居的日子》
51虹马网同志生活全方面网站,同志小说、同志电影、同志帅哥看不停,还可以分享和欣赏同志生活百态,感情交流等。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