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虹马网
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前任家过夜,他突然扑上来了。

1.

因为出差缘故重回深圳,顺便参加了许久未见的老友生日聚会。

随意寒暄了几句就到角落坐着。

圈子的party都是那么无趣,来来去去都是差不多的面孔,几个老姐姐举着红酒杯混迹在几个姿色不错的新人中间,谈笑风生,举止投足间都散发着一股硬凹出来的贵妇劲儿。

对他们而言,找男人就像仓库巡逻一样,熟练着打量着每一个人,那眼神,不是冲动也不是喜欢,更像是在检阅,好像男人在他们眼里也不过是货架上的物品,不同的只是名称,生产日期而已。

随着夜越来越深,来的人也越来越多,有认识的,有一面之缘的,也有完全陌生的面孔。

不巧的是,在一片暧昧不明的灯光中偏偏跟他眼神对上了。

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尴尬一笑,不过我始终觉得,我的笑应该比他更坦然。

“你怎么会在这?”他问。

“深圳的交际圈能有多大?”我说。

“也是…好久没见你了。”他说。

我淡然一笑,借着酒意又重新混入到人群中。

模糊的记忆重新聚拢,说不清是该高兴还是悲伤了。

过了凌晨两点,看着喝蒙的众人,也就没挨个打招呼,静悄悄带上门走了。

打了的士,跟司机师傅聊着这几年深圳的变化,师傅说,“深圳这地本来就变化大,这旧人走了新人来,每天都不一样。”

师傅的话倒是扎心了。打开微信,发现有人发来好友申请,不用想也知道是他。

随手按了通过,自己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可能是觉得无所谓了吧,也可能是还喜欢着吧,总觉得心里在期待什么。

通过后他一直没出声,估摸着在翻我朋友圈。

“你还是有在坚持健身。”到家没一会,他终于开口说了聊天框里的第一句话。

“你不也一样,xs码的衣服快撑爆了吧。”我调侃了句。

“可惜现在精神不如从前,人不得不服老,迈入30没几年,感觉一切都不如前。”他说。

仔细想想,他也30多了,好些年前我们刚刚认识,他还在羡慕我正值青春,转眼间,我也到了他当时的年纪。

2.

还记得我们当年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当时他在深圳工作,我在偏远的小城市读大学最后一年课程。

“网恋”了个半月,我毅然决定跟学校申请提前离校,原因仅仅是因为他的那句:如果不能一起生活,我可能不会接受异地恋。

那会真是年轻,愿意为爱走钢索。

当时风风火火走完提前离校的实习手续后,我便搭上了深夜的航班。

飞机准点到达深圳宝安机场,广播里好听的男声开始机械式地说着什么。我望着窗外雾蒙蒙的景色,挣扎着不敢下飞机。漂亮的空姐开始帮旅客们离开机舱,坐在旁边的小情侣左拥右抱地起身离座,前排一直在打着瞌睡的大叔也被空姐叫醒,慌忙地整理着行李下机。

近乡情却怯,不敢见来人。

慢吞吞地从机舱里走出来,抬头便是阴沉沉的天,让人很不舒服。

穿过漫长的走廊通道,跟在熙熙攘攘的人群后面。

见到出口的那刻,我还是第一眼就从茫茫人海里看到了他。

怎么说呢,头发比视频里短了不少,但看起来更加干净帅气,显出他漂亮的五官。

我绕到他身后,轻轻捏了下他的肩膀,在他转过头的那瞬间,露出精心准备许久的标准微笑。

“你要再不出来,我可就要报警了。”他边说,顺势接过我的行李箱,另一只手臂很自然地搂过我的肩膀。

我只是笑了笑。第一次见面,心中难免有些羞怯和没底,担心自己因为奔波了一天而疲惫的精神面貌,担心自己身上有汗味…

“我看起来还行吧?”在等车的间隙,我小声地问了句。

他故意退后一步,上下打量着我,惹得我更尴尬了。

“你看起来像一个人。”他若有所思地说。

“像谁啊?”我追问。

“嗯…我男朋友!”他哈哈一笑。

“真土。”我说了句,但其实心里不自觉哼起了欢快的小歌。

在一起的三年,好多过往都依然像极了昨天刚发生的事。

虽然场景模糊了,但依然能记得当时的心境。

3.

“明天要不要出来喝点东西?”我还沉浸在回忆中,他突然发来邀约,顺带了一个“民国”撒娇的表情包,胖嘟嘟的小脸很可爱。

我想了想,反正也不急着回去,便答应了。

跟旧情人见面,反倒觉得有些难以形容的刺激感。

八点多起床,猜想着他应该会跟我道早安。打开手机,果不其然。心里还是有些欢喜的。

午饭我们定在过去常光顾的一家椰子鸡,当初刚来深圳的时候,他带我来的,后来便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这个味道。

聊来聊去,话题都是离不开过去。分开后,我知道他空窗了半年多便找到了下一任,但没多久就结束了,似乎是男友出轨吧,具体缘由不太清楚,因为那时候我们已经互删,我也是偶然间从朋友那听闻。

至于我们为什么互删,这故事说起来还挺狗血,不提也罢。

“我感觉你变化挺大。”他突然说了句。

我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反问:“怎么说。”

“做起事来看起来胸有成竹,比以前稳重不少。”他说。

“废话,都几岁的人了,又不是20刚出头。”我笑着回应。

他看了我一眼,又把目光放到了冒着热气的锅里。

午饭吃完,我们又去逛了几个地方,本来寻思着去看场电影,但来回琢磨,也没觉得哪部值得看,就作罢了。

时间瞎逛着便消磨到了傍晚,他突然提议说去他家做饭。

“这是要约我吗?”我半开玩笑地看着他。

他不以为然地笑了下。

两个人在超市挑着食材,他一边问我有没有想吃的,一边讲解我丝毫不感兴趣的菜谱。

此情此景让人怀念啊,当初的小房子,两个人的生活。

不过现在想起来,也只剩感慨了。

拎着大包小包的袋子到了他家。分手后离开了深圳,我还从未踏入他的新家过。

他说进来吧。

顺手帮我拿了一双拖鞋,一双男士均码的蓝色人字拖,有细微的磨损,应该不是新的。

他现在住的是典型的蜗居房,房间厨房卧室都被尽可能利用到极致。整个空间都散发着若有若无的柠檬香。

沙发的那面墙被刷成了黑色,上面挂着一副他多年前获奖的插画。

阳台上整整齐齐摆着几盆鲜嫩的绿植,在夕阳的余晖下显得格外有情调。

帮他把菜拎到了厨房,我随意瞥了一眼,小小的厨房一尘不染且五脏俱全。

晚饭还是一样,他做饭,我负责洗碗,菜的味道没怎么变,他还是喜欢重口味的做法,不过我也吃得惯。

吃完晚饭,两个人并排坐到沙发上看着无聊的电视,然后带着毒舌口吻点评着某些女明星尴尬的演技。

看了看手表时间,十点多,也差不多该走了,明天还得赶早上的高铁。

4.

正准备起身说什么,他突然猛地吻上来,整个人慢慢往我身上压,两双眼睛在激吻中对视了一会,彼此心中有数,我也没有抗拒。

他帮我脱掉了上衣,像是被解放的困兽,用舌头舔舐我裸露的肌肤。

他舌头很灵活,在过去一度让我沉醉其中。

我闭着眼睛享受,但很快我发现,快感稍纵即逝。

他似乎也发现我没有丝毫回应,带着半喘息的声音在我耳边问,“不舒服吗?”

我摇了摇头,轻推开了他,说算了吧,有点累。

我能看出他眼里的失落,两个人僵了一会,他耸了耸肩说,“今晚就在这睡吧,有你换洗的衣物……就当陪陪我。”

原本我是想无情拒绝的,但他后面那句话又让我举了白旗。

洗完澡我拿着他给我的内裤,站在厕所门口喊,“大哥,你这内裤也太松了吧。”

“是你太小了!”他看着我耻笑道。

于是干脆不穿了,直接钻进了被窝,他也不客气地脱光,熄了灯躺进被窝来。

我背对着他睡,他还是跟以前一样习惯从背后抱住我。毛手毛脚,很不老实。

可惜,我真的无感。

以前,哪怕只是看着他的脸,摸着他胡子,挽着他的手臂,我都会有很强烈的冲动。但现在的心情就像一潭死水,没有丝毫性起的欲望。

我拍了拍他的大腿说,“早点睡吧,晚安。”

然后自顾自地进入梦乡,我听到他轻叹口气,松开了手也背对着我,估计是跟我赌气吧。但我这人一来睡意也没办法去顾及其他,只能表示无奈了。

隔天醒来,我发现他还是习惯性把我当作抱抱熊搂在怀里,像个巨婴一样在我耳边发着微弱的酣睡声。

看了下时间,其实不早了,但内心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想打扰此刻的安宁,便也继续睡了。

也不知道又睡了多久,再度睁开眼,他已经没在床上,客厅飘来的菜香十分诱人,我走到了客厅,他正用心地摆着盘。

吃完早餐,我也收拾收拾走了,当时他在厨房洗着碗,电视的声音又挺大,估计是没听到我走的声音,也好,免得让分别的场面太过尴尬。

刚上了的士,他那头就发来微信消息,非常不悦地骂了我,怪我走得突然。

我打趣道,“咋地,要不然还得来个告别仪式吗。”

他问我还会不会再见面,我发呆地看着窗外掠过一幕幕曾经无比熟悉的景色,心情一时间也说不上的复杂。

如果不是这次朋友聚会,或许我这辈子也不会再想去遇见他。

不可否认,我心里还是会想着能再遇到他,可是不希望是刻意的。不想太多了,全凭缘分吧。

《END》

赞(0) 打赏火腿
文章名称:《在前任家过夜,他突然扑上来了。》
51虹马网同志生活全方面网站,同志小说、同志电影、同志帅哥看不停,还可以分享和欣赏同志生活百态,感情交流等。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51虹马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虹马商城51虹马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在前任家过夜,他突然扑上来了。

1.

因为出差缘故重回深圳,顺便参加了许久未见的老友生日聚会。

随意寒暄了几句就到角落坐着。

圈子的party都是那么无趣,来来去去都是差不多的面孔,几个老姐姐举着红酒杯混迹在几个姿色不错的新人中间,谈笑风生,举止投足间都散发着一股硬凹出来的贵妇劲儿。

对他们而言,找男人就像仓库巡逻一样,熟练着打量着每一个人,那眼神,不是冲动也不是喜欢,更像是在检阅,好像男人在他们眼里也不过是货架上的物品,不同的只是名称,生产日期而已。

随着夜越来越深,来的人也越来越多,有认识的,有一面之缘的,也有完全陌生的面孔。

不巧的是,在一片暧昧不明的灯光中偏偏跟他眼神对上了。

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尴尬一笑,不过我始终觉得,我的笑应该比他更坦然。

“你怎么会在这?”他问。

“深圳的交际圈能有多大?”我说。

“也是…好久没见你了。”他说。

我淡然一笑,借着酒意又重新混入到人群中。

模糊的记忆重新聚拢,说不清是该高兴还是悲伤了。

过了凌晨两点,看着喝蒙的众人,也就没挨个打招呼,静悄悄带上门走了。

打了的士,跟司机师傅聊着这几年深圳的变化,师傅说,“深圳这地本来就变化大,这旧人走了新人来,每天都不一样。”

师傅的话倒是扎心了。打开微信,发现有人发来好友申请,不用想也知道是他。

随手按了通过,自己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可能是觉得无所谓了吧,也可能是还喜欢着吧,总觉得心里在期待什么。

通过后他一直没出声,估摸着在翻我朋友圈。

“你还是有在坚持健身。”到家没一会,他终于开口说了聊天框里的第一句话。

“你不也一样,xs码的衣服快撑爆了吧。”我调侃了句。

“可惜现在精神不如从前,人不得不服老,迈入30没几年,感觉一切都不如前。”他说。

仔细想想,他也30多了,好些年前我们刚刚认识,他还在羡慕我正值青春,转眼间,我也到了他当时的年纪。

2.

还记得我们当年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当时他在深圳工作,我在偏远的小城市读大学最后一年课程。

“网恋”了个半月,我毅然决定跟学校申请提前离校,原因仅仅是因为他的那句:如果不能一起生活,我可能不会接受异地恋。

那会真是年轻,愿意为爱走钢索。

当时风风火火走完提前离校的实习手续后,我便搭上了深夜的航班。

飞机准点到达深圳宝安机场,广播里好听的男声开始机械式地说着什么。我望着窗外雾蒙蒙的景色,挣扎着不敢下飞机。漂亮的空姐开始帮旅客们离开机舱,坐在旁边的小情侣左拥右抱地起身离座,前排一直在打着瞌睡的大叔也被空姐叫醒,慌忙地整理着行李下机。

近乡情却怯,不敢见来人。

慢吞吞地从机舱里走出来,抬头便是阴沉沉的天,让人很不舒服。

穿过漫长的走廊通道,跟在熙熙攘攘的人群后面。

见到出口的那刻,我还是第一眼就从茫茫人海里看到了他。

怎么说呢,头发比视频里短了不少,但看起来更加干净帅气,显出他漂亮的五官。

我绕到他身后,轻轻捏了下他的肩膀,在他转过头的那瞬间,露出精心准备许久的标准微笑。

“你要再不出来,我可就要报警了。”他边说,顺势接过我的行李箱,另一只手臂很自然地搂过我的肩膀。

我只是笑了笑。第一次见面,心中难免有些羞怯和没底,担心自己因为奔波了一天而疲惫的精神面貌,担心自己身上有汗味…

“我看起来还行吧?”在等车的间隙,我小声地问了句。

他故意退后一步,上下打量着我,惹得我更尴尬了。

“你看起来像一个人。”他若有所思地说。

“像谁啊?”我追问。

“嗯…我男朋友!”他哈哈一笑。

“真土。”我说了句,但其实心里不自觉哼起了欢快的小歌。

在一起的三年,好多过往都依然像极了昨天刚发生的事。

虽然场景模糊了,但依然能记得当时的心境。

3.

“明天要不要出来喝点东西?”我还沉浸在回忆中,他突然发来邀约,顺带了一个“民国”撒娇的表情包,胖嘟嘟的小脸很可爱。

我想了想,反正也不急着回去,便答应了。

跟旧情人见面,反倒觉得有些难以形容的刺激感。

八点多起床,猜想着他应该会跟我道早安。打开手机,果不其然。心里还是有些欢喜的。

午饭我们定在过去常光顾的一家椰子鸡,当初刚来深圳的时候,他带我来的,后来便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这个味道。

聊来聊去,话题都是离不开过去。分开后,我知道他空窗了半年多便找到了下一任,但没多久就结束了,似乎是男友出轨吧,具体缘由不太清楚,因为那时候我们已经互删,我也是偶然间从朋友那听闻。

至于我们为什么互删,这故事说起来还挺狗血,不提也罢。

“我感觉你变化挺大。”他突然说了句。

我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反问:“怎么说。”

“做起事来看起来胸有成竹,比以前稳重不少。”他说。

“废话,都几岁的人了,又不是20刚出头。”我笑着回应。

他看了我一眼,又把目光放到了冒着热气的锅里。

午饭吃完,我们又去逛了几个地方,本来寻思着去看场电影,但来回琢磨,也没觉得哪部值得看,就作罢了。

时间瞎逛着便消磨到了傍晚,他突然提议说去他家做饭。

“这是要约我吗?”我半开玩笑地看着他。

他不以为然地笑了下。

两个人在超市挑着食材,他一边问我有没有想吃的,一边讲解我丝毫不感兴趣的菜谱。

此情此景让人怀念啊,当初的小房子,两个人的生活。

不过现在想起来,也只剩感慨了。

拎着大包小包的袋子到了他家。分手后离开了深圳,我还从未踏入他的新家过。

他说进来吧。

顺手帮我拿了一双拖鞋,一双男士均码的蓝色人字拖,有细微的磨损,应该不是新的。

他现在住的是典型的蜗居房,房间厨房卧室都被尽可能利用到极致。整个空间都散发着若有若无的柠檬香。

沙发的那面墙被刷成了黑色,上面挂着一副他多年前获奖的插画。

阳台上整整齐齐摆着几盆鲜嫩的绿植,在夕阳的余晖下显得格外有情调。

帮他把菜拎到了厨房,我随意瞥了一眼,小小的厨房一尘不染且五脏俱全。

晚饭还是一样,他做饭,我负责洗碗,菜的味道没怎么变,他还是喜欢重口味的做法,不过我也吃得惯。

吃完晚饭,两个人并排坐到沙发上看着无聊的电视,然后带着毒舌口吻点评着某些女明星尴尬的演技。

看了看手表时间,十点多,也差不多该走了,明天还得赶早上的高铁。

4.

正准备起身说什么,他突然猛地吻上来,整个人慢慢往我身上压,两双眼睛在激吻中对视了一会,彼此心中有数,我也没有抗拒。

他帮我脱掉了上衣,像是被解放的困兽,用舌头舔舐我裸露的肌肤。

他舌头很灵活,在过去一度让我沉醉其中。

我闭着眼睛享受,但很快我发现,快感稍纵即逝。

他似乎也发现我没有丝毫回应,带着半喘息的声音在我耳边问,“不舒服吗?”

我摇了摇头,轻推开了他,说算了吧,有点累。

我能看出他眼里的失落,两个人僵了一会,他耸了耸肩说,“今晚就在这睡吧,有你换洗的衣物……就当陪陪我。”

原本我是想无情拒绝的,但他后面那句话又让我举了白旗。

洗完澡我拿着他给我的内裤,站在厕所门口喊,“大哥,你这内裤也太松了吧。”

“是你太小了!”他看着我耻笑道。

于是干脆不穿了,直接钻进了被窝,他也不客气地脱光,熄了灯躺进被窝来。

我背对着他睡,他还是跟以前一样习惯从背后抱住我。毛手毛脚,很不老实。

可惜,我真的无感。

以前,哪怕只是看着他的脸,摸着他胡子,挽着他的手臂,我都会有很强烈的冲动。但现在的心情就像一潭死水,没有丝毫性起的欲望。

我拍了拍他的大腿说,“早点睡吧,晚安。”

然后自顾自地进入梦乡,我听到他轻叹口气,松开了手也背对着我,估计是跟我赌气吧。但我这人一来睡意也没办法去顾及其他,只能表示无奈了。

隔天醒来,我发现他还是习惯性把我当作抱抱熊搂在怀里,像个巨婴一样在我耳边发着微弱的酣睡声。

看了下时间,其实不早了,但内心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想打扰此刻的安宁,便也继续睡了。

也不知道又睡了多久,再度睁开眼,他已经没在床上,客厅飘来的菜香十分诱人,我走到了客厅,他正用心地摆着盘。

吃完早餐,我也收拾收拾走了,当时他在厨房洗着碗,电视的声音又挺大,估计是没听到我走的声音,也好,免得让分别的场面太过尴尬。

刚上了的士,他那头就发来微信消息,非常不悦地骂了我,怪我走得突然。

我打趣道,“咋地,要不然还得来个告别仪式吗。”

他问我还会不会再见面,我发呆地看着窗外掠过一幕幕曾经无比熟悉的景色,心情一时间也说不上的复杂。

如果不是这次朋友聚会,或许我这辈子也不会再想去遇见他。

不可否认,我心里还是会想着能再遇到他,可是不希望是刻意的。不想太多了,全凭缘分吧。

《END》

赞(0) 打赏火腿
文章名称:《在前任家过夜,他突然扑上来了。》
51虹马网同志生活全方面网站,同志小说、同志电影、同志帅哥看不停,还可以分享和欣赏同志生活百态,感情交流等。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