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虹马网
潮流gay生活社区

粉粉粉粉菊,大大大大基做捞Gay

前段时间发了一篇文章,许多朋友提到让澈讲基友跨阶级的问题。

01

我的认知,不一定正确和完善,仅仅是建立在澈有限的生活经验里,且,凡事总有例外。

要说有基友,通过一段同性恋爱,实现阶级飞跃,我的脑海里搜不出这样的人。

当代人讨论婚姻,一定会谈及爱情。但在以前,爱情并非婚姻里的必要元素。婚姻本质上是一种契约关系,出于利益的考量,要求双方有近似的门第,或者通过婚姻实现资源置换,实现1+1大于2的效益。

门当户对是常态,门不当户不对是非常态。郭晶晶之于霍家,前者本是人中凤。

不同于普通协约,婚姻后有了亲子关系,亲子关系是双方共同基因的延续,借着亲子关系,人们开始对婚姻有过高的期待,希望通过婚姻实现阶级飞跃。

基友间的恋爱,缺乏婚姻制度的保障,没有共同基因的延续,希冀通过一段恋爱,实现阶级飞跃,好难。

我身边常见两类例子。

一类是如陶先生那般,30岁年收入过百万。他男友,年收入不及他的十分之一,甚至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收入。两人在一起后,陶先生带着男友出入高级酒店,享各种美食。

男友住几晚海景房,吃几顿法餐,就是阶级跨越吗?

现实情况是,陶先生的男友,不管是高考成绩、家庭背景、阅历见识,都与陶先生不相上下。收入少,只是对工作不热衷。男友原生家庭背景,已为其提供开阔视野。

陶先生和男友,本身就属同一阶级的人。

王尔德包揽小情人道格拉斯的日常开销,能说道格拉斯的阶级地位低于王尔德?

另一类情况,有相貌优势的帅哥。

澈身边的有些基友,要说帅,是真帅,要身材有身材,要脸有脸,说靠脸吃饭,他们也能做到,但仅限于靠脸吃饱的程度,还不足以靠脸实现飞跃。

再说具体一点,他们的颜,仅限于在年轻岁月里,维持基本生活。

实现阶级飞跃,美貌既不是充分条件,亦不是必要条件。

02

单纯的财富积累,谈不上阶级跨越。

我一闺蜜,属于那种初中一学期收到几十份情书的人。少时和她出去旅游,火车站走一圈,能明显感知男人们的眼珠随着她的步伐而转动。

闺蜜大专毕业后,嫁于比自己年长10岁的男人,直到现在,没上过一天班。

婚前,老公已送西安两套别墅给她。

如今,其他中学同学在朋友圈骂老板,骂996,她的朋友圈就是晒娃晒衣晒美食美景。

我也仅是觉得她的物质生活不错,并不认为她有什么阶级跨越。她依旧不读书、不学习,所有的精神生活都是围绕老公和孩子。

她的财富在我之上,我们之间的交流方式,依然如少时那般,我强她弱。

在我的认知里,阶级的跨越,不仅是财富的积累,更是精神层面的充盈和提升。

当然,也有基友,借助一段同性感情,人生加速进步。

但加速的人,本身就有潜力,有进取心。有资源优势的一方,看着他的勤勉与天赋,愿意包容他的成长,拨一点资源,给一点机会,当事人抓住机会,勤学精进,人生开始加速。

三岛由纪夫的同性小说《禁色》中,老作家桧俊辅垂涎美少年悠一,介绍各种资源和成功人士给美少年悠一,无赖美少年只有皮囊,缺乏天赋和进取心,只能靠着颜和身,换取短暂的物质享受。

成都男同的调研报道里写道:

社会阶层和婚姻状况是划分(同性恋)圈子的主要依据。和异性恋社会一样,同性恋圈子里的阶层指标和标准包括职业声望、收入水平和教育程度。同性恋依据这样的标准,把认识的人归入不同的群体范畴,和他们建立不同的关系——性关系,朋友关系或者其他。他们选择和自己社会阶层背景相似的人一起组成亲密的初级群体,而和其他人保持一定的社会距离。

能建立亲密关系的,从来都不是粉嫩的菊和硕大的基。一个会松,一个会软。

捞Gay,捞人不如捞己。

03

财富自由,阶级跨越,是这个时代最大的谎言。

常看到一些学历、家境、相貌皆普通的人,在朋友圈吼着要实现财务自由,阶级跨越。

澈20岁的时候,也有过关于财富自由的幻想。过了28岁,就不再眷恋这些迷人的词汇。总想着,我若能活到70岁,就工作到70岁;若能活到80岁,我就工作到80岁。

工作于我而言,本身就是一种创造,是让生活更有意义的行为,收入或财富,只是这一行为的副产品。

我们终其一生,也不能在物质比较中拨得头筹。但我们始终拥有的,是不断提升自我的姿态。在人生这场竞技中,我们允许自己慢、自己笨,允许自己跌倒,但绝不能允许依附和讨好。

我房子里的每一块砖,来自我每天的工作;我衣柜里的每一件衣服,来自我每日的学习。即使有一天,这些物质,连同爱情和男人都失去了,我也毫不畏惧,因为我还有自己的双手。

基友共勉。

赞(0) 打赏火腿
文章名称:《粉粉粉粉菊,大大大大基做捞Gay》
51虹马网同志生活全方面网站,同志小说、同志电影、同志帅哥看不停,还可以分享和欣赏同志生活百态,感情交流等。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51虹马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虹马商城51虹马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粉粉粉粉菊,大大大大基做捞Gay

前段时间发了一篇文章,许多朋友提到让澈讲基友跨阶级的问题。

01

我的认知,不一定正确和完善,仅仅是建立在澈有限的生活经验里,且,凡事总有例外。

要说有基友,通过一段同性恋爱,实现阶级飞跃,我的脑海里搜不出这样的人。

当代人讨论婚姻,一定会谈及爱情。但在以前,爱情并非婚姻里的必要元素。婚姻本质上是一种契约关系,出于利益的考量,要求双方有近似的门第,或者通过婚姻实现资源置换,实现1+1大于2的效益。

门当户对是常态,门不当户不对是非常态。郭晶晶之于霍家,前者本是人中凤。

不同于普通协约,婚姻后有了亲子关系,亲子关系是双方共同基因的延续,借着亲子关系,人们开始对婚姻有过高的期待,希望通过婚姻实现阶级飞跃。

基友间的恋爱,缺乏婚姻制度的保障,没有共同基因的延续,希冀通过一段恋爱,实现阶级飞跃,好难。

我身边常见两类例子。

一类是如陶先生那般,30岁年收入过百万。他男友,年收入不及他的十分之一,甚至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收入。两人在一起后,陶先生带着男友出入高级酒店,享各种美食。

男友住几晚海景房,吃几顿法餐,就是阶级跨越吗?

现实情况是,陶先生的男友,不管是高考成绩、家庭背景、阅历见识,都与陶先生不相上下。收入少,只是对工作不热衷。男友原生家庭背景,已为其提供开阔视野。

陶先生和男友,本身就属同一阶级的人。

王尔德包揽小情人道格拉斯的日常开销,能说道格拉斯的阶级地位低于王尔德?

另一类情况,有相貌优势的帅哥。

澈身边的有些基友,要说帅,是真帅,要身材有身材,要脸有脸,说靠脸吃饭,他们也能做到,但仅限于靠脸吃饱的程度,还不足以靠脸实现飞跃。

再说具体一点,他们的颜,仅限于在年轻岁月里,维持基本生活。

实现阶级飞跃,美貌既不是充分条件,亦不是必要条件。

02

单纯的财富积累,谈不上阶级跨越。

我一闺蜜,属于那种初中一学期收到几十份情书的人。少时和她出去旅游,火车站走一圈,能明显感知男人们的眼珠随着她的步伐而转动。

闺蜜大专毕业后,嫁于比自己年长10岁的男人,直到现在,没上过一天班。

婚前,老公已送西安两套别墅给她。

如今,其他中学同学在朋友圈骂老板,骂996,她的朋友圈就是晒娃晒衣晒美食美景。

我也仅是觉得她的物质生活不错,并不认为她有什么阶级跨越。她依旧不读书、不学习,所有的精神生活都是围绕老公和孩子。

她的财富在我之上,我们之间的交流方式,依然如少时那般,我强她弱。

在我的认知里,阶级的跨越,不仅是财富的积累,更是精神层面的充盈和提升。

当然,也有基友,借助一段同性感情,人生加速进步。

但加速的人,本身就有潜力,有进取心。有资源优势的一方,看着他的勤勉与天赋,愿意包容他的成长,拨一点资源,给一点机会,当事人抓住机会,勤学精进,人生开始加速。

三岛由纪夫的同性小说《禁色》中,老作家桧俊辅垂涎美少年悠一,介绍各种资源和成功人士给美少年悠一,无赖美少年只有皮囊,缺乏天赋和进取心,只能靠着颜和身,换取短暂的物质享受。

成都男同的调研报道里写道:

社会阶层和婚姻状况是划分(同性恋)圈子的主要依据。和异性恋社会一样,同性恋圈子里的阶层指标和标准包括职业声望、收入水平和教育程度。同性恋依据这样的标准,把认识的人归入不同的群体范畴,和他们建立不同的关系——性关系,朋友关系或者其他。他们选择和自己社会阶层背景相似的人一起组成亲密的初级群体,而和其他人保持一定的社会距离。

能建立亲密关系的,从来都不是粉嫩的菊和硕大的基。一个会松,一个会软。

捞Gay,捞人不如捞己。

03

财富自由,阶级跨越,是这个时代最大的谎言。

常看到一些学历、家境、相貌皆普通的人,在朋友圈吼着要实现财务自由,阶级跨越。

澈20岁的时候,也有过关于财富自由的幻想。过了28岁,就不再眷恋这些迷人的词汇。总想着,我若能活到70岁,就工作到70岁;若能活到80岁,我就工作到80岁。

工作于我而言,本身就是一种创造,是让生活更有意义的行为,收入或财富,只是这一行为的副产品。

我们终其一生,也不能在物质比较中拨得头筹。但我们始终拥有的,是不断提升自我的姿态。在人生这场竞技中,我们允许自己慢、自己笨,允许自己跌倒,但绝不能允许依附和讨好。

我房子里的每一块砖,来自我每天的工作;我衣柜里的每一件衣服,来自我每日的学习。即使有一天,这些物质,连同爱情和男人都失去了,我也毫不畏惧,因为我还有自己的双手。

基友共勉。

赞(0) 打赏火腿
文章名称:《粉粉粉粉菊,大大大大基做捞Gay》
51虹马网同志生活全方面网站,同志小说、同志电影、同志帅哥看不停,还可以分享和欣赏同志生活百态,感情交流等。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