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虹马网
潮流gay生活社区

鹿道森在长沙的时光丨深度故事


11月28日23:28分,26岁的摄影师@鹿道森 在微博通过皮皮时光机发送了一封早就写好的遗书。他在最后一条微博上写道:“无需为他立碑,只愿玫瑰年年为他盛放。”

两天之后的清晨,鹿道森的遗体在浙江舟山朱家尖附近海域被找到,当地警方通过现场勘查、法医鉴定,排除他杀。

鹿道森去世的那天,正是他的生日。他在遗书中说:“这是最后一次这么介绍自己了,今天是我出生的日子。我呢,农村,留守儿童,山区孩子,校园霸凌经历者,摄影创作人,独居青年,追梦的人。”

在没有完成自己的梦想之前,鹿道森选择告别了这个世界。

在遗书中,鹿道森说他小时候看起来像女孩子,在学校里面经历过霸凌、语言暴力,他被排挤、被欺负、被威胁、乃至被迫下跪。同学们给他取难听的外号,家人们总爱说他不爱说话,他呼吁“请停止校园霸凌吧”。

鹿道森出生在贵州的一个小山村,他用“流浪”这个词语来形容自己的童年生活,也把自己称作“留守儿童”,他放过牛,喂过猪,插过秧,还收割玉米和土豆。

小时候,爸爸妈妈不在他身边,他在各种亲戚家里借宿。后来,他的家人回来了,他原本以为再也不要过寄人篱下的生活,却没想到收获了更多的伤害。

他的成长过程中充满了争吵,父母没有给他一个完整的家和爱。以至于到现在,他一直选择逃离。直到2020年,他搬到杭州居住。他讨厌争吵,选择离家远一点,他渴望温暖渴望爱,更渴望有一个幸福的家。

鹿道森最喜欢的人是外婆,小时候,他只有挨着外婆才能感受到温暖。

2019年,鹿道森在南京遇到了一只生病的流浪猫,他拿着全身仅有的几百块钱为小猫检查和治疗,却还是没能将小猫挽救过来。他觉得,那只流浪猫就是他命运的真实写照。

2020年4月,鹿道森决定去杭州发展,做自己喜欢的摄影工作。后来,他在这座城市认识了许多摄影的朋友。

离别前,他和朋友们见完面,吃完饭,处理完生活中的事情后,他走了。

他的朋友在网上为他发布寻人启事,数以万计的网友在他的微博下方留言,希望他能平安回来。还有一些和他一样的“玫瑰少年”讲述自己儿时经历的校园暴力,呼吁社会关注校园霸凌现象。

去世之前,鹿道森的朋友并未察觉到任何异常。他把他摄影相关的道具送给了一位摄影师,他还回到杭州萧山的出租屋,向房东把房给退租了。

鹿道森的朋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均表示,他是一个乐观的男孩子,在生活很阳光温柔,并且很会关心他人,是一个很好相处的男生。他也没有和朋友们提起过自己的家庭经历,以及他遭遇过的校园霸凌事件。

鹿道森的一位女性朋友说,他之前在老家成立了工作室,在工作室倒闭后他来到了杭州,他的作品无法变现,一系列因素让他有轻度抑郁症。

鹿道森的另外一名男性朋友说,没有任何医疗诊断能够证明他有抑郁症,他还表示鹿道森是一位独立摄影师,在创作上有独特的风格,且开设摄影工作室,有稳定的客源,还在带学徒,不存在无法变现的问题。

去世之后,鹿道森的微博成为网友们纪念他的地方,也成为大家了解他的地方。许多条微博下方都有热心的网友留言,“如果早点认识你,或许就能陪你度过艰难的日子。”

鹿道森发过777条微博,大部分内容和摄影相关,偶尔会记录他的生活和心情。

今年6月5日,鹿道森来到长沙旅游。他以一头紫发拍照出镜,买了一杯茶颜悦色奶茶,在街头吃超辣的小黄鱼。

那天晚上,他在南门口吃了很多小吃,直夸长沙的小吃太好吃了。他还称杭州为美食荒漠,应该多向长沙学习。

次日,鹿道森顶着烈日去了长沙的开福寺,他上次来这里还是2019年。他在寺庙抽到了一支普通的签,上面写着:“莫将情感入痴迷,遇事清醒不被牵,少了烦心便自在,多承春色永相连。”

鹿道森那天还去了长沙四方坪的“三十栋”饭店,这是长沙本地人才知道的平价湘菜餐厅。他一个人点了3个菜,没有吃完,直夸味道不错。

后来,他又一个人去了KTV唱歌,他觉得这是不错的体验。他晒出的照片是光良演唱的歌曲《童话》,“光良的童话过去了这么多年,还是温暖人心。”

离开长沙的时候,他又买了一杯茶颜悦色的奶茶,加了奶油,他说要回家努力生活。他还拍了一张长沙傍晚时分的天空,有夕阳,有云朵。

那张照片是他站在四方坪拍摄的,希望他在另一个世界可以继续摄影。

那里也有他喜欢的奶茶和小吃。

赞(0) 打赏火腿
文章名称:《鹿道森在长沙的时光丨深度故事》
51虹马网同志生活全方面网站,同志小说、同志电影、同志帅哥看不停,还可以分享和欣赏同志生活百态,感情交流等。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51虹马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虹马商城51虹马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鹿道森在长沙的时光丨深度故事


11月28日23:28分,26岁的摄影师@鹿道森 在微博通过皮皮时光机发送了一封早就写好的遗书。他在最后一条微博上写道:“无需为他立碑,只愿玫瑰年年为他盛放。”

两天之后的清晨,鹿道森的遗体在浙江舟山朱家尖附近海域被找到,当地警方通过现场勘查、法医鉴定,排除他杀。

鹿道森去世的那天,正是他的生日。他在遗书中说:“这是最后一次这么介绍自己了,今天是我出生的日子。我呢,农村,留守儿童,山区孩子,校园霸凌经历者,摄影创作人,独居青年,追梦的人。”

在没有完成自己的梦想之前,鹿道森选择告别了这个世界。

在遗书中,鹿道森说他小时候看起来像女孩子,在学校里面经历过霸凌、语言暴力,他被排挤、被欺负、被威胁、乃至被迫下跪。同学们给他取难听的外号,家人们总爱说他不爱说话,他呼吁“请停止校园霸凌吧”。

鹿道森出生在贵州的一个小山村,他用“流浪”这个词语来形容自己的童年生活,也把自己称作“留守儿童”,他放过牛,喂过猪,插过秧,还收割玉米和土豆。

小时候,爸爸妈妈不在他身边,他在各种亲戚家里借宿。后来,他的家人回来了,他原本以为再也不要过寄人篱下的生活,却没想到收获了更多的伤害。

他的成长过程中充满了争吵,父母没有给他一个完整的家和爱。以至于到现在,他一直选择逃离。直到2020年,他搬到杭州居住。他讨厌争吵,选择离家远一点,他渴望温暖渴望爱,更渴望有一个幸福的家。

鹿道森最喜欢的人是外婆,小时候,他只有挨着外婆才能感受到温暖。

2019年,鹿道森在南京遇到了一只生病的流浪猫,他拿着全身仅有的几百块钱为小猫检查和治疗,却还是没能将小猫挽救过来。他觉得,那只流浪猫就是他命运的真实写照。

2020年4月,鹿道森决定去杭州发展,做自己喜欢的摄影工作。后来,他在这座城市认识了许多摄影的朋友。

离别前,他和朋友们见完面,吃完饭,处理完生活中的事情后,他走了。

他的朋友在网上为他发布寻人启事,数以万计的网友在他的微博下方留言,希望他能平安回来。还有一些和他一样的“玫瑰少年”讲述自己儿时经历的校园暴力,呼吁社会关注校园霸凌现象。

去世之前,鹿道森的朋友并未察觉到任何异常。他把他摄影相关的道具送给了一位摄影师,他还回到杭州萧山的出租屋,向房东把房给退租了。

鹿道森的朋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均表示,他是一个乐观的男孩子,在生活很阳光温柔,并且很会关心他人,是一个很好相处的男生。他也没有和朋友们提起过自己的家庭经历,以及他遭遇过的校园霸凌事件。

鹿道森的一位女性朋友说,他之前在老家成立了工作室,在工作室倒闭后他来到了杭州,他的作品无法变现,一系列因素让他有轻度抑郁症。

鹿道森的另外一名男性朋友说,没有任何医疗诊断能够证明他有抑郁症,他还表示鹿道森是一位独立摄影师,在创作上有独特的风格,且开设摄影工作室,有稳定的客源,还在带学徒,不存在无法变现的问题。

去世之后,鹿道森的微博成为网友们纪念他的地方,也成为大家了解他的地方。许多条微博下方都有热心的网友留言,“如果早点认识你,或许就能陪你度过艰难的日子。”

鹿道森发过777条微博,大部分内容和摄影相关,偶尔会记录他的生活和心情。

今年6月5日,鹿道森来到长沙旅游。他以一头紫发拍照出镜,买了一杯茶颜悦色奶茶,在街头吃超辣的小黄鱼。

那天晚上,他在南门口吃了很多小吃,直夸长沙的小吃太好吃了。他还称杭州为美食荒漠,应该多向长沙学习。

次日,鹿道森顶着烈日去了长沙的开福寺,他上次来这里还是2019年。他在寺庙抽到了一支普通的签,上面写着:“莫将情感入痴迷,遇事清醒不被牵,少了烦心便自在,多承春色永相连。”

鹿道森那天还去了长沙四方坪的“三十栋”饭店,这是长沙本地人才知道的平价湘菜餐厅。他一个人点了3个菜,没有吃完,直夸味道不错。

后来,他又一个人去了KTV唱歌,他觉得这是不错的体验。他晒出的照片是光良演唱的歌曲《童话》,“光良的童话过去了这么多年,还是温暖人心。”

离开长沙的时候,他又买了一杯茶颜悦色的奶茶,加了奶油,他说要回家努力生活。他还拍了一张长沙傍晚时分的天空,有夕阳,有云朵。

那张照片是他站在四方坪拍摄的,希望他在另一个世界可以继续摄影。

那里也有他喜欢的奶茶和小吃。

赞(0) 打赏火腿
文章名称:《鹿道森在长沙的时光丨深度故事》
51虹马网同志生活全方面网站,同志小说、同志电影、同志帅哥看不停,还可以分享和欣赏同志生活百态,感情交流等。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