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虹马网
潮流gay生活社区

他做过MB,声称已经从良了 | 一宅故事

花花的故事要不要写,我犹豫了好几天,尽管他说没问题,可以照实写。
主要是因为他曾经的一段经历,且听我慢慢说来。
他上周五来一宅住,本来只订了一天房,结果连住了三天,也不出门,除了跟我们出去吃过一次饭,都呆在家里。

这是他走之前的留言,写到他此番前来是散心的,但愿如他所言,“心灵得到了治愈”——

花花是94年的,老家在北方的T城。

大学毕业,他申请去泰国做汉教,在距离曼谷三个小时车程的小城呆了两年。
他说,那时候他并不确定自己是同性恋,还追过两个女生,只是没追到。
有一天,在学校办公室,三个女外教在闲聊,聊到一个很帅的男生,他也参与进来。一位新西兰女生笑着问他:“你是不是同性恋?”他有点奇怪,说:“我不是,为什么这样说?”
那个女生看来观察他蛮久了,列举了三点:一,直男不会跟女生一起聊男生帅不帅的问题;二,他的手机屏保是个帅哥;三,他爱健身。
然后,女生建议他留意某某,“可能他对你有兴趣哦”。
这位某某是个泰国男老师,经常来外教办公室串门。
隔天,正好学校组织外教出去搞活动,那个男教师开摩托车来载他。花花留心观察,果然发现他是有意接近自己的。
他突然心里就明白了。那种在夜里走了很久,前方不知道哪里闪起一道光,照亮了一切。
活动结束后,他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留在后面跟泰国男生说,“不如我们去走走?”
走着走着,他们去开了房。
在床上,他发现自己很熟练。“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他这样说。
从那之后,他一发不可收拾。在泰国,找到同类太容易了。只是,他喜欢的人不喜欢他,喜欢他的人他又不喜欢,那都是身体的宣泄。

泰国两年,他最大的收获是认识了自己。

回国后,花花回了T城。
2019年的夏天,他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墨西哥小哥哥胡安,聊得很不错。两个月后,胡安来T城留学,第一次线下见面,他们都对彼此很满意。

我看了胡安的照片,典型的美洲棕色帅哥,浓眉大眼,酷而有型的络腮胡子,脸上洋溢着热烈的笑容。

花花笑称,胡安的外表“骗”了他,其实内心住这个小萝莉


神奇的是,他们刚开始相处的时候就达成了共识:彼此相爱,却又保持开放式关系。他们还附加了两个条件:一是双方都有知情权,二是要注意安全。可以说,他们的“三观”是一致的。
不管怎样,后来的实践证明,他们没有为这件事情烦恼过。
没有料到的是,去年寒假,胡安去香港旅行期间,武汉疫情爆发,他滞留香港回不来。拖了一段时间,高昂的物价让这个留学生支撑不住,只得飞回了墨西哥。
到现在,胡安都没有获得重返中国的签证。分离一年多,他们两人一度要放弃了,但又感觉舍不得,深谈了一次之后,还是要坚持下去。胡安一面上网课,一面等待签证。
接下来,他经历一件让我们不可思议的事情。
今年以来,花花的工作不是太顺利,辞职后去旅行了一段时间,回来换了一份剧本杀DM(主持人)的工作。
6月的一天晚上,下班后他有点无聊,就去了T城唯一的同志浴室。以前他也光顾过,匆匆而来,匆匆而去,这次他意外地发现自己蛮受欢迎的。
其实,他不是那种“一眼帅哥”,但有自己的长处,你懂的。。

就在他如鱼得水之际,一个小伙子拉他出去,悄悄跟他说,有位客人看上他了,要不要一起去做?
此前他见过这个小伙子,知道他是在这里“驻场”的MB。原来,是这个MB的老主顾让他来跟花花说的。

也不知是好奇心作祟还是什么,总之他跟着去了。事后,那个老主顾给了他们两个每人400元。

从酒店的钟点房出来,那个MB夸他表现不错,出来做的话生意肯定不错。就这样,他“下海”了,一面做DM,兼职做MB。
他的生意着实还过得去,颇赚了一点小钱。客人大多数是中年人,年轻的很少。

有个客人他印象很深,是个离婚独居的大叔(孩子归女方),把他叫去家里过夜,但什么都没做,只要求抱着睡觉。
“他实在太寂寞了。”花花说。

这段兼职做MB的经历持续了两个月,他就不做了。

我问他后不后悔。他说没啥后悔的,就当是一次体验。
而他的墨西哥男友也知道他这段经历,并不以为意,还追着他分享细节呢。。

在流星花园的秋日暖阳里泡了个日光浴后,他跟我们强调:“我已经从良了。”
两个月前,他离开T城,来了深圳,继续做DM。这才是他真正想做的职业。

赞(0) 打赏火腿
未经51男郎网允许不得转载:51虹马 » 他做过MB,声称已经从良了 | 一宅故事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51虹马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会员福利51男郎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