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虹马网
潮流gay生活社区

猛男落泪!190的北方爷们,在澈家里哭了好几次...

今天澈想和大家聊一位朋友,没什么核心思想,就展现不同基友的生活状态。

01

任先生,北方人,25岁,宁波某高校毕业后,到省会杭州工作。

要说特点,任先生很高,近190的身高,五官标致,只是不注重打理个人形象。比如身材有发福迹象,比如皮肤有痘印,比如穿衣较随性(邋遢)。这导致他在小软件上的受欢迎程度,远远低于身高和五官应有的追捧程度。

除了身高,至少在我接触的范围内,任先生似乎没有突出的特点,除了有点理想主义,性格就寻常男生那样,随和、谦让、不鲜明;要说才学能力,就杭州普通上班族的水平。

6个月前,任先生给我发信息:“澈,我在杭州买房了,你有空来我家做客。”

此后,我们就中断联系。

直到前几天,他又发来信息,我佯装生气道:“消失半年才出现。”

最后商讨的结果,依然是他来澈家。(我很懒,每次约基友,直线距离超过2KM的,我就不去了。)

02

澈的家。

进门时,看不出任先生有何异样,坐下没聊几句,他直言:“澈,你知道为什么我半年没来看你吗?”

“为什么?”

“因为这半年来,我的状态很差,不瞒你说,我多次想自杀。”

任先生的状态差,因为信仰和经济的双重危机。

任先生之前在一家教育公司工作,选这家公司,因为他觉得这家公司,有人文关怀,有普世情怀,愿意帮助弱势学生。干了两年,他发现,这公司的实操,并不如公司口号那般高尚,更多时候,公司以盈利为导向,会放弃客单价低的“弱势学生”,即使那些学生也有很强的求知欲。

甚至请一些高校老师录课程,有些老师们也表现出收益至上,对课程内容不关注,不负责,只关心自己课程能变现多少。

任先生离开,连辞职都谈不上。他没有办任何辞职手续,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仅是某一天下班后,深夜退出了所有同事群,之后再也没有去公司。公司里他的个人物品也没有打包,所有同事联系不上他。

任先生说自己压抑太久了,他哭了。

杭州的房子,是父亲买给他的。以他的收入,很多年难凑齐一套首付。问题是,如今的他,连每月的房贷都还不起。

上班时,每个月父亲分担房贷,给他3000,他再从工资里拿出一部分,凑够房贷。现在,由于没有工作,仅靠父亲每个月的3K,还不起房贷。

他也不敢要求父亲再多承担一点房贷,因为他知道,父亲手上也没多少钱,并且,父亲的状态不是太好。

说到这里,他又哭了。

他开始刷信用卡,勉强支撑了两个月的房贷。

父母来杭州两个月。任先生并没有告诉父母自己辞职的事,他担心父母无力承受。他每天假装去上班,早上9点出门,晚上6点回家。一个人去湖边闲走,想着散心,但是越走,悲伤的情绪越重,恨不得一头扎入湖水深处,结束这一切。

回到家,母亲关切他白天的工作情况,这又会加大他的精神压力;父亲身上有点北方大男子主义,见儿子周末瘫躺在床上一整天,训斥几句,他便反驳,顶撞父亲。

顶撞父亲之后,他又惭愧,觉得自己无能,他比父亲还难受,抑郁情绪加重。

说到这里,他又哭了。

昨天,父母离开杭州,他本以为会轻松一点,一个人呆在家里,突然觉得整个房间都氤氲着悲伤,心像丢在几万米的海底,没有光,没有氧,强烈的窒息感。所以,今天来找澈了。

我和他说,什么事业、房子、车子,这些和生死比起来,都是小事,只要人在就好。

任先生说:“澈,于我而言,生死也是小事。”

03

任先生怀疑自己有抑郁症,因为抑郁症的一些症状,他都有。比如失眠、没食欲、绝望、厌世、思维迟缓、记忆力衰退厉害。

在他和澈聊天的过程中,澈偶然插话,或者起身倒杯茶,或者他从口袋里取烟,仅十几秒的时间,他就记不得刚刚聊到哪里。

“我刚刚说到哪里了?” 这样的询问,在我们面对面的对话里,反复出现。

我安慰他说,去医院吧,让专业医生诊断,不要自己瞎猜,万一确诊是抑郁症,不要有心理负担,好好配合治疗就是。

任先生苦笑说:“我之所以一直不去医院,不是因为有心理负担,而是我没钱去医院。澈,我连社保都断了。”

我也问过他,是事业的崩塌和经济的窘迫,导致了他抑郁情绪的产生,进而对人生持整体悲观的态度,还是人生的悲观底色,导致了他事业和经济的无望。

他说,这是个双向影响的过程。互为因果,恶性循环,如同幽暗的隧道,隧道的前后出口,都在释放有毒气体。

关于爱情,他没有想法。他说,抑郁症不会传染,但抑郁情绪会传染。他已经明显感到,父母来杭州和自己同居2个月,他们的情绪日渐消沉,远不如初来杭州时积极。

生活逼着他去工作,否则无法生存。

他又看中一家媒体公司,那家媒体公司的价值观和内容,是他认可的。聊到这里,他的情绪逐渐高涨。但他不确定,对方公司是否要他,因为上一份不辞而别地离岗,是他工作履历上的污点。

我好担心,担心这是一个轮回,即使他顺利入职,会不会一段时间后,发现公司的价值观,依然与他的信仰不合,他的信念又会崩塌一次。

悲剧重演,那时,他是否撑得住?

我说出我的担忧后,任先生两手一摊,强装欢笑说:

“就算崩塌又怎样,大不了再来一次,我又不是没经历过人生的至暗时刻。大不了,我没钱供房贷,上征信黑名单,法院强制收回房子,我就回老家村子种地。”

赞(1) 打赏火腿
文章名称:《猛男落泪!190的北方爷们,在澈家里哭了好几次...》
51虹马网同志生活全方面网站,同志小说、同志电影、同志帅哥看不停,还可以分享和欣赏同志生活百态,感情交流等。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51虹马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虹马商城51虹马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猛男落泪!190的北方爷们,在澈家里哭了好几次...

今天澈想和大家聊一位朋友,没什么核心思想,就展现不同基友的生活状态。

01

任先生,北方人,25岁,宁波某高校毕业后,到省会杭州工作。

要说特点,任先生很高,近190的身高,五官标致,只是不注重打理个人形象。比如身材有发福迹象,比如皮肤有痘印,比如穿衣较随性(邋遢)。这导致他在小软件上的受欢迎程度,远远低于身高和五官应有的追捧程度。

除了身高,至少在我接触的范围内,任先生似乎没有突出的特点,除了有点理想主义,性格就寻常男生那样,随和、谦让、不鲜明;要说才学能力,就杭州普通上班族的水平。

6个月前,任先生给我发信息:“澈,我在杭州买房了,你有空来我家做客。”

此后,我们就中断联系。

直到前几天,他又发来信息,我佯装生气道:“消失半年才出现。”

最后商讨的结果,依然是他来澈家。(我很懒,每次约基友,直线距离超过2KM的,我就不去了。)

02

澈的家。

进门时,看不出任先生有何异样,坐下没聊几句,他直言:“澈,你知道为什么我半年没来看你吗?”

“为什么?”

“因为这半年来,我的状态很差,不瞒你说,我多次想自杀。”

任先生的状态差,因为信仰和经济的双重危机。

任先生之前在一家教育公司工作,选这家公司,因为他觉得这家公司,有人文关怀,有普世情怀,愿意帮助弱势学生。干了两年,他发现,这公司的实操,并不如公司口号那般高尚,更多时候,公司以盈利为导向,会放弃客单价低的“弱势学生”,即使那些学生也有很强的求知欲。

甚至请一些高校老师录课程,有些老师们也表现出收益至上,对课程内容不关注,不负责,只关心自己课程能变现多少。

任先生离开,连辞职都谈不上。他没有办任何辞职手续,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仅是某一天下班后,深夜退出了所有同事群,之后再也没有去公司。公司里他的个人物品也没有打包,所有同事联系不上他。

任先生说自己压抑太久了,他哭了。

杭州的房子,是父亲买给他的。以他的收入,很多年难凑齐一套首付。问题是,如今的他,连每月的房贷都还不起。

上班时,每个月父亲分担房贷,给他3000,他再从工资里拿出一部分,凑够房贷。现在,由于没有工作,仅靠父亲每个月的3K,还不起房贷。

他也不敢要求父亲再多承担一点房贷,因为他知道,父亲手上也没多少钱,并且,父亲的状态不是太好。

说到这里,他又哭了。

他开始刷信用卡,勉强支撑了两个月的房贷。

父母来杭州两个月。任先生并没有告诉父母自己辞职的事,他担心父母无力承受。他每天假装去上班,早上9点出门,晚上6点回家。一个人去湖边闲走,想着散心,但是越走,悲伤的情绪越重,恨不得一头扎入湖水深处,结束这一切。

回到家,母亲关切他白天的工作情况,这又会加大他的精神压力;父亲身上有点北方大男子主义,见儿子周末瘫躺在床上一整天,训斥几句,他便反驳,顶撞父亲。

顶撞父亲之后,他又惭愧,觉得自己无能,他比父亲还难受,抑郁情绪加重。

说到这里,他又哭了。

昨天,父母离开杭州,他本以为会轻松一点,一个人呆在家里,突然觉得整个房间都氤氲着悲伤,心像丢在几万米的海底,没有光,没有氧,强烈的窒息感。所以,今天来找澈了。

我和他说,什么事业、房子、车子,这些和生死比起来,都是小事,只要人在就好。

任先生说:“澈,于我而言,生死也是小事。”

03

任先生怀疑自己有抑郁症,因为抑郁症的一些症状,他都有。比如失眠、没食欲、绝望、厌世、思维迟缓、记忆力衰退厉害。

在他和澈聊天的过程中,澈偶然插话,或者起身倒杯茶,或者他从口袋里取烟,仅十几秒的时间,他就记不得刚刚聊到哪里。

“我刚刚说到哪里了?” 这样的询问,在我们面对面的对话里,反复出现。

我安慰他说,去医院吧,让专业医生诊断,不要自己瞎猜,万一确诊是抑郁症,不要有心理负担,好好配合治疗就是。

任先生苦笑说:“我之所以一直不去医院,不是因为有心理负担,而是我没钱去医院。澈,我连社保都断了。”

我也问过他,是事业的崩塌和经济的窘迫,导致了他抑郁情绪的产生,进而对人生持整体悲观的态度,还是人生的悲观底色,导致了他事业和经济的无望。

他说,这是个双向影响的过程。互为因果,恶性循环,如同幽暗的隧道,隧道的前后出口,都在释放有毒气体。

关于爱情,他没有想法。他说,抑郁症不会传染,但抑郁情绪会传染。他已经明显感到,父母来杭州和自己同居2个月,他们的情绪日渐消沉,远不如初来杭州时积极。

生活逼着他去工作,否则无法生存。

他又看中一家媒体公司,那家媒体公司的价值观和内容,是他认可的。聊到这里,他的情绪逐渐高涨。但他不确定,对方公司是否要他,因为上一份不辞而别地离岗,是他工作履历上的污点。

我好担心,担心这是一个轮回,即使他顺利入职,会不会一段时间后,发现公司的价值观,依然与他的信仰不合,他的信念又会崩塌一次。

悲剧重演,那时,他是否撑得住?

我说出我的担忧后,任先生两手一摊,强装欢笑说:

“就算崩塌又怎样,大不了再来一次,我又不是没经历过人生的至暗时刻。大不了,我没钱供房贷,上征信黑名单,法院强制收回房子,我就回老家村子种地。”

赞(1) 打赏火腿
文章名称:《猛男落泪!190的北方爷们,在澈家里哭了好几次...》
51虹马网同志生活全方面网站,同志小说、同志电影、同志帅哥看不停,还可以分享和欣赏同志生活百态,感情交流等。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