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虹马网
潮流gay生活社区

北京夜店邂逅直男帅哥

周五的晚上,下了班,在公司楼下的麦当劳吃了一份套餐,回家洗了个澡,喷上香水,刚好11点。门口打了一辆出租车,就匆匆赶到GAY吧门口。

今天算是入会的第一天,前不久刚刚在同志聊天室找到一个隐秘的QQ群,群里的主旨就是成立小组织专门在夜店洗手间勾引帅哥,如同一群豺狼才能咬死一头健壮的公牛,最后互相分享。

一直对什么事情都饱有好奇的他,长得并不算在圈内处于上等货色,但他也并不想将自己摆在下等社会中,充满自负地玩弄他看不上的货色,或者正是由于他强烈的自尊心不甘于处有优势还玩着选择与被选择的游戏。可是毕竟有些人不这么想,不然也不会有这个组织的产生了。简单来说,这个组织就是由一群喜欢帅哥的姐妹所组成,群主牵头找到圈内的上等货色,大家一同在夜店里服务那些上等货色,至于到底要干些什么,他还并不是非常清楚,只要是他看得上的,他还是会欣然接受的。当然,这些是完全免费的,无论是对于他还是对于今晚需要被服务的那个帅哥,对了,群里管他们叫A货。

买好门票,排队存好包,他给今晚牵头的那个号码打了一个电话。

“我到了,你们在哪?”

“喂,我听不见你说什么?你是群里的吗?”他仔细地在鼓噪的音乐声里寻找对方的声音。

“恩,我是,你们在哪?” 

“啊,啊,啊。你在门口等着,我叫人下去接你。”还没等到他确认,电话那头就挂了。

他走到门口,缩了缩脖子,准备抽一根烟,让自己的耳朵麻痹一些。

北京的冬天,将节奏调至成一部冗长的黑白默片,还上了一层厚厚的灰色滤镜。相隔不远的一排夜店招牌闪灯微弱得有些不真实,像是一扇扇闪动的睫毛。检包处的人们像是深呼吸过后地刻意放慢脚步,在四方的小天井下望不到天空的样子。没有行星也没有卫星来提示你处于哪一个时刻。整个城市被沾了灰、影像处理后去了色的红色绒布包裹着,似乎没有人挣扎,大家都在安静地等着亮起灯,收起身后的折叠椅

昨天好朋友说他穿皮衣会略微显得有男子气概,但他只身一人来这。他也似乎非常感激能有理解他的好奇心和虚荣心的朋友。他在用眼神扫过几道菜之后,从皮衣里摸索出了一包烟,点着了。
“恩,你是……对吧?”在抽完两根烟后,一个头发梳到额头后面的瘦瘦男生试探性地向他打招呼。 ;他紧张地回到“对,我是!”然后思考这句回答是否会显得生疏,不够老道。

“恩,我也是新来的。”瘦男以干笑结束了对话,并表示理解他刚才的窘态,转身带他进到了两楼的房间。

灌下第二杯酒后,他已经忘了刚才尴尬的自我介绍和姐妹团中是否还有人会是他的菜。今晚只来了四个人,他还是数得清楚的,除了两位旧人以为,另外两位就显得拘束很多,所以才点了酒。在他沉默地咬完杯中所有的冰块后,任务开始了。

那个介绍自己是群中管理员的人,起身向门口走过来的人热情地打招呼,夸张的动作不得不使全体人都将目光转向门口。的确是A货,是他晚上睡不着会打开微薄,对着手淫的那种帅哥,本人跟照片相差不会太多的帅哥。他喜欢的单眼皮,刻意留出来的胡须让脸显得更瘦了。白色衬衣解开了最上面的扣子,露出一些些锁骨和鼓起来的胸肌边缘。衬衣侧面的车线一直顺着腰线消失在西装裤里。

那两位之前玩过的向A货介绍了他和另外刚才那位领他进来的新人,“这两位都是新来的。恩,你们应该知道他吧?”眼光投向A货。

他与瘦男面面相觑,他表示不认识,瘦男点头说:“我有关注你,你是那位吧。”

他温柔地点点头说:“那开始吧。今晚就你俩和他吧。”他对那两位旧人说,又将手指指向了我。他默想:“原来来了,还不一定会被挑上啊。”群里并没有说明啊,不禁暗自生气。

瘦男两眼发指,表示了不可置信,说:“什么意思?”

A货装作尴尬地说:“不好意思,太瘦了,感觉像是高中生。”说完起身走了,旧人急忙尴尬地安抚了一下瘦男,起身将我拉起来跟随A货走到了厕所。他不敢转头去看那位瘦男,也许他愿意跟他上床来缓解下他的不愉快吧,如果他能看上他的话,并乐意与他做爱的话。

走到走廊,才看清楚两位旧人的面貌。一个粗直的眉毛下挺拔的鼻子,可惜脸有些大,和盘托出帅气的五官倒显得不帅气了;另外一个就俊美得多,如果在家乡,肯定身边的老师、同学、家长会夸赞他长得有多帅,但是一张过时的脸在年轻GAY里已经过时起码有三十年了。粗眉毛和A货首先进到厕所里,随后过了两分钟,过时脸便拉他进到同一间。进去的时候,A货已经褪下裤子,粗眉毛正在仔细地吮吸他,大口呼吸着;过时脸撩开他的衬衣开始寻找乳头;而他的A嘴唇被手掌带到耳边。

他思愆着他在床上被舔耳朵,忘我兴奋时,源头所在的部位。于是,用上唇深处和下唇顶端亲亲含住耳朵的下半部分,用舌头打湿了A货的耳垂,进而上升,舌尖往耳洞里探路,如同一只临近死亡而扭动的毛虫。A货忽而抖动忽而按住过时脸的后脑勺,紧闭了双眼,放重了鼻息,张开嘴唇,伸出舌头迅速打湿自己的双唇,进而大口呼吸了起来。似乎要将经过唇部进去的空气都打得湿湿的。A货用手掌拍打着伸出舌头的过时脸,进而将口水吐到他的舌头上;并用皮鞋底刮踩着粗眉毛。他的嘴唇在一瞬间被带到另外一张嘴唇里,两条秽湿的舌头纠缠在一起相互呼着热气

赞(0) 打赏火腿
文章名称:《北京夜店邂逅直男帅哥》
51虹马网同志生活全方面网站,同志小说、同志电影、同志帅哥看不停,还可以分享和欣赏同志生活百态,感情交流等。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51虹马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虹马商城51虹马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北京夜店邂逅直男帅哥

周五的晚上,下了班,在公司楼下的麦当劳吃了一份套餐,回家洗了个澡,喷上香水,刚好11点。门口打了一辆出租车,就匆匆赶到GAY吧门口。

今天算是入会的第一天,前不久刚刚在同志聊天室找到一个隐秘的QQ群,群里的主旨就是成立小组织专门在夜店洗手间勾引帅哥,如同一群豺狼才能咬死一头健壮的公牛,最后互相分享。

一直对什么事情都饱有好奇的他,长得并不算在圈内处于上等货色,但他也并不想将自己摆在下等社会中,充满自负地玩弄他看不上的货色,或者正是由于他强烈的自尊心不甘于处有优势还玩着选择与被选择的游戏。可是毕竟有些人不这么想,不然也不会有这个组织的产生了。简单来说,这个组织就是由一群喜欢帅哥的姐妹所组成,群主牵头找到圈内的上等货色,大家一同在夜店里服务那些上等货色,至于到底要干些什么,他还并不是非常清楚,只要是他看得上的,他还是会欣然接受的。当然,这些是完全免费的,无论是对于他还是对于今晚需要被服务的那个帅哥,对了,群里管他们叫A货。

买好门票,排队存好包,他给今晚牵头的那个号码打了一个电话。

“我到了,你们在哪?”

“喂,我听不见你说什么?你是群里的吗?”他仔细地在鼓噪的音乐声里寻找对方的声音。

“恩,我是,你们在哪?” 

“啊,啊,啊。你在门口等着,我叫人下去接你。”还没等到他确认,电话那头就挂了。

他走到门口,缩了缩脖子,准备抽一根烟,让自己的耳朵麻痹一些。

北京的冬天,将节奏调至成一部冗长的黑白默片,还上了一层厚厚的灰色滤镜。相隔不远的一排夜店招牌闪灯微弱得有些不真实,像是一扇扇闪动的睫毛。检包处的人们像是深呼吸过后地刻意放慢脚步,在四方的小天井下望不到天空的样子。没有行星也没有卫星来提示你处于哪一个时刻。整个城市被沾了灰、影像处理后去了色的红色绒布包裹着,似乎没有人挣扎,大家都在安静地等着亮起灯,收起身后的折叠椅

昨天好朋友说他穿皮衣会略微显得有男子气概,但他只身一人来这。他也似乎非常感激能有理解他的好奇心和虚荣心的朋友。他在用眼神扫过几道菜之后,从皮衣里摸索出了一包烟,点着了。
“恩,你是……对吧?”在抽完两根烟后,一个头发梳到额头后面的瘦瘦男生试探性地向他打招呼。 ;他紧张地回到“对,我是!”然后思考这句回答是否会显得生疏,不够老道。

“恩,我也是新来的。”瘦男以干笑结束了对话,并表示理解他刚才的窘态,转身带他进到了两楼的房间。

灌下第二杯酒后,他已经忘了刚才尴尬的自我介绍和姐妹团中是否还有人会是他的菜。今晚只来了四个人,他还是数得清楚的,除了两位旧人以为,另外两位就显得拘束很多,所以才点了酒。在他沉默地咬完杯中所有的冰块后,任务开始了。

那个介绍自己是群中管理员的人,起身向门口走过来的人热情地打招呼,夸张的动作不得不使全体人都将目光转向门口。的确是A货,是他晚上睡不着会打开微薄,对着手淫的那种帅哥,本人跟照片相差不会太多的帅哥。他喜欢的单眼皮,刻意留出来的胡须让脸显得更瘦了。白色衬衣解开了最上面的扣子,露出一些些锁骨和鼓起来的胸肌边缘。衬衣侧面的车线一直顺着腰线消失在西装裤里。

那两位之前玩过的向A货介绍了他和另外刚才那位领他进来的新人,“这两位都是新来的。恩,你们应该知道他吧?”眼光投向A货。

他与瘦男面面相觑,他表示不认识,瘦男点头说:“我有关注你,你是那位吧。”

他温柔地点点头说:“那开始吧。今晚就你俩和他吧。”他对那两位旧人说,又将手指指向了我。他默想:“原来来了,还不一定会被挑上啊。”群里并没有说明啊,不禁暗自生气。

瘦男两眼发指,表示了不可置信,说:“什么意思?”

A货装作尴尬地说:“不好意思,太瘦了,感觉像是高中生。”说完起身走了,旧人急忙尴尬地安抚了一下瘦男,起身将我拉起来跟随A货走到了厕所。他不敢转头去看那位瘦男,也许他愿意跟他上床来缓解下他的不愉快吧,如果他能看上他的话,并乐意与他做爱的话。

走到走廊,才看清楚两位旧人的面貌。一个粗直的眉毛下挺拔的鼻子,可惜脸有些大,和盘托出帅气的五官倒显得不帅气了;另外一个就俊美得多,如果在家乡,肯定身边的老师、同学、家长会夸赞他长得有多帅,但是一张过时的脸在年轻GAY里已经过时起码有三十年了。粗眉毛和A货首先进到厕所里,随后过了两分钟,过时脸便拉他进到同一间。进去的时候,A货已经褪下裤子,粗眉毛正在仔细地吮吸他,大口呼吸着;过时脸撩开他的衬衣开始寻找乳头;而他的A嘴唇被手掌带到耳边。

他思愆着他在床上被舔耳朵,忘我兴奋时,源头所在的部位。于是,用上唇深处和下唇顶端亲亲含住耳朵的下半部分,用舌头打湿了A货的耳垂,进而上升,舌尖往耳洞里探路,如同一只临近死亡而扭动的毛虫。A货忽而抖动忽而按住过时脸的后脑勺,紧闭了双眼,放重了鼻息,张开嘴唇,伸出舌头迅速打湿自己的双唇,进而大口呼吸了起来。似乎要将经过唇部进去的空气都打得湿湿的。A货用手掌拍打着伸出舌头的过时脸,进而将口水吐到他的舌头上;并用皮鞋底刮踩着粗眉毛。他的嘴唇在一瞬间被带到另外一张嘴唇里,两条秽湿的舌头纠缠在一起相互呼着热气

赞(0) 打赏火腿
文章名称:《北京夜店邂逅直男帅哥》
51虹马网同志生活全方面网站,同志小说、同志电影、同志帅哥看不停,还可以分享和欣赏同志生活百态,感情交流等。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