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虹马网
潮流gay生活社区

我们还能再约吗?

 1 ·

我现在坐在一间吃小龙虾的烧烤店里。

正对面坐的男生是上周我一个朋友介绍认识的。

朋友说他没有吃过,叫我大可放心大胆的带回家。

我是会介意他吃没有吃过这个男生的人吗?

当然是。

不过现在这会我好像没那么介意。

· 2 ·

这家烧烤店位于望京soho旁边的一条小巷子。

巷子里很多便利店和小摊铺,上面的文字夹杂着韩文。

还没到六点,烧烤店里快三十张桌子坐的满满当当的都是人。

北京就是这样,味道稍微过得去的店一到饭点就大排长龙。

我比男生先到了大概三十分钟。

和人约了吃饭,我习惯了提前三十分钟或者更长的时间到达。

这也不是我一直有的一个习惯。

我刚分手的前任,他那个人贼讨厌比我先到坐在饭店等人。

有一回我们两个约着周五下班去一家粤菜馆里尝鲜。

谁想到那天上了十号线的地铁临时出了一点问题。

到北土城的时候乘务员忽然在扬声器里传达说是前方紧急停车。

我站在车厢的人群里傻眼,等了十分钟见没有启动的迹象。

连忙出了地铁站叫了个滴滴赶去约好的餐馆。

北京、周五、晚高峰,你知道的,那叫一个堵,一不小心我就迟到了半个小时。

整整一顿饭,前任没和我说一句话。

结账,我买了单出了门跟在他的后面,他没有回头看我一眼。

我觉得我好像小区里被揍了两拳的狗。

对前任的喜欢是拽着我的那一根牵引绳,不松不紧,拖着我让我没有掉头走人。

· 3 ·

又说远了,怎么又像个祥林嫂似的叨叨絮絮地说回从前的破事了。

但我还是想再说一下,前不久一天晚上前任说他与我相处久了没新鲜感了。

说他在外面新认识了一个男生,打算和我分开。

我当然知道咯。

他是我睡在一张床上的人,他心里想着什么我哪能一点逼数都没有。

我不是没见过风浪的小屁孩,我们赤裸着身子见过上百回,这么点事我还是能摸着的。

有点厉害吧,我。

我不怪他,在我二十七岁的时候我就明白了一个道理:

喜欢这个东西从来都是日耗品。

它跟香皂、纸巾这种只有你用了才会少慢慢变少的日耗品还不是一回事。

喜欢更像是一瓶放在医药箱忘了拧盖子的酒精,你没动它,它也日复一日地自己蒸发。

不过分手,我总觉得你不要做得太过了。

做人做事总要留一线,万一日后我们还要见面,你吃腻了外面的菜还会想着回来呢?

我提议前任,要不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你好好考虑一下。

他说,我没有打算和你再见面了。

我想上前去抱一抱他,他坐在床上,看着我走近。

“我是个渣男,我和他已经认识了半年了。”

我怎么会不知道他贪玩。

我从前总觉得两个男人在一起,哪有不贪玩的。

贪玩就贪玩呗,只要你知道回家就好。

所以现在,他是不想回家了吧。

· 4 ·

好了好了,我不说他的事情了。

不然显得我现在和新的男生吃饭吃得很不专心似的。

男生到饭店的时候,我坐在桌子上放了一会空。

前任不单单不喜欢我迟到,他也不喜欢我等他的时候玩手机。

他说等待是一件事,要专心点,不要一心做二事。

男生坐下的那一刻连连跟我说。

“对不起,让你等久了,路上塞了会车,不好意思啊,晚上我请客吧。”

听他这样讲,我觉得有点惊讶,甚至有点觉得不好意思。

我都几乎快忘了,原来对方迟到了也需要说抱歉的。

· 5 ·

小龙虾上来的时候很大一盘,锅底加了炭火,炭火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龙虾浸泡在黄铜锅里的麻辣汤汁里,汤汁上面浮着一层油,油碰着锅边滋滋作响。

我尝试从里面夹了一只小龙虾出来,徒手将它的肉取出来。

只是我刚将小龙虾放进盘子里,对面的男生递过来一只已经剥好的虾肉。

雪白的虾肉,他已经搁在汤汁里面蘸过了。

“这龙虾剥的时候很容易烫手,我给你剥好了,你快吃。”

我愣了一下。

“我没有用嘴剥,用手剥的,你放心吃。”

“恩。”

有开心吗?有一点点开心,可也会觉得有些尴尬。

一个人被粗暴的对待久了,伤痕从来不是那些留在皮肤上面的疤。

而是会在心里留下一个念头:我可能不值得让人好好对待。

· 6 ·

晚上回去,他送我回到楼下。

我跟他挥手说了拜拜进了楼梯间,我回头看,他还在门口,看着我上去。

我刚出了电梯,微信响了,“下次我们还能再约吗?”

我想起,前任搬家的那天,我帮他把东西整理好了堆在客厅他来取的时候,我也问了前任。

“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没有再见面的必要了。”

我没有再回那个男生了,我还有一点点不习惯他的体贴。

外面的路灯会点一个长长的通宵。

我在想路灯习惯了照亮黑暗,会不会有点不适应太阳。

赞(2) 打赏火腿
文章名称:《我们还能再约吗?》
51虹马网同志生活全方面网站,同志小说、同志电影、同志帅哥看不停,还可以分享和欣赏同志生活百态,感情交流等。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51虹马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虹马商城51虹马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我们还能再约吗?

 1 ·

我现在坐在一间吃小龙虾的烧烤店里。

正对面坐的男生是上周我一个朋友介绍认识的。

朋友说他没有吃过,叫我大可放心大胆的带回家。

我是会介意他吃没有吃过这个男生的人吗?

当然是。

不过现在这会我好像没那么介意。

· 2 ·

这家烧烤店位于望京soho旁边的一条小巷子。

巷子里很多便利店和小摊铺,上面的文字夹杂着韩文。

还没到六点,烧烤店里快三十张桌子坐的满满当当的都是人。

北京就是这样,味道稍微过得去的店一到饭点就大排长龙。

我比男生先到了大概三十分钟。

和人约了吃饭,我习惯了提前三十分钟或者更长的时间到达。

这也不是我一直有的一个习惯。

我刚分手的前任,他那个人贼讨厌比我先到坐在饭店等人。

有一回我们两个约着周五下班去一家粤菜馆里尝鲜。

谁想到那天上了十号线的地铁临时出了一点问题。

到北土城的时候乘务员忽然在扬声器里传达说是前方紧急停车。

我站在车厢的人群里傻眼,等了十分钟见没有启动的迹象。

连忙出了地铁站叫了个滴滴赶去约好的餐馆。

北京、周五、晚高峰,你知道的,那叫一个堵,一不小心我就迟到了半个小时。

整整一顿饭,前任没和我说一句话。

结账,我买了单出了门跟在他的后面,他没有回头看我一眼。

我觉得我好像小区里被揍了两拳的狗。

对前任的喜欢是拽着我的那一根牵引绳,不松不紧,拖着我让我没有掉头走人。

· 3 ·

又说远了,怎么又像个祥林嫂似的叨叨絮絮地说回从前的破事了。

但我还是想再说一下,前不久一天晚上前任说他与我相处久了没新鲜感了。

说他在外面新认识了一个男生,打算和我分开。

我当然知道咯。

他是我睡在一张床上的人,他心里想着什么我哪能一点逼数都没有。

我不是没见过风浪的小屁孩,我们赤裸着身子见过上百回,这么点事我还是能摸着的。

有点厉害吧,我。

我不怪他,在我二十七岁的时候我就明白了一个道理:

喜欢这个东西从来都是日耗品。

它跟香皂、纸巾这种只有你用了才会少慢慢变少的日耗品还不是一回事。

喜欢更像是一瓶放在医药箱忘了拧盖子的酒精,你没动它,它也日复一日地自己蒸发。

不过分手,我总觉得你不要做得太过了。

做人做事总要留一线,万一日后我们还要见面,你吃腻了外面的菜还会想着回来呢?

我提议前任,要不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你好好考虑一下。

他说,我没有打算和你再见面了。

我想上前去抱一抱他,他坐在床上,看着我走近。

“我是个渣男,我和他已经认识了半年了。”

我怎么会不知道他贪玩。

我从前总觉得两个男人在一起,哪有不贪玩的。

贪玩就贪玩呗,只要你知道回家就好。

所以现在,他是不想回家了吧。

· 4 ·

好了好了,我不说他的事情了。

不然显得我现在和新的男生吃饭吃得很不专心似的。

男生到饭店的时候,我坐在桌子上放了一会空。

前任不单单不喜欢我迟到,他也不喜欢我等他的时候玩手机。

他说等待是一件事,要专心点,不要一心做二事。

男生坐下的那一刻连连跟我说。

“对不起,让你等久了,路上塞了会车,不好意思啊,晚上我请客吧。”

听他这样讲,我觉得有点惊讶,甚至有点觉得不好意思。

我都几乎快忘了,原来对方迟到了也需要说抱歉的。

· 5 ·

小龙虾上来的时候很大一盘,锅底加了炭火,炭火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龙虾浸泡在黄铜锅里的麻辣汤汁里,汤汁上面浮着一层油,油碰着锅边滋滋作响。

我尝试从里面夹了一只小龙虾出来,徒手将它的肉取出来。

只是我刚将小龙虾放进盘子里,对面的男生递过来一只已经剥好的虾肉。

雪白的虾肉,他已经搁在汤汁里面蘸过了。

“这龙虾剥的时候很容易烫手,我给你剥好了,你快吃。”

我愣了一下。

“我没有用嘴剥,用手剥的,你放心吃。”

“恩。”

有开心吗?有一点点开心,可也会觉得有些尴尬。

一个人被粗暴的对待久了,伤痕从来不是那些留在皮肤上面的疤。

而是会在心里留下一个念头:我可能不值得让人好好对待。

· 6 ·

晚上回去,他送我回到楼下。

我跟他挥手说了拜拜进了楼梯间,我回头看,他还在门口,看着我上去。

我刚出了电梯,微信响了,“下次我们还能再约吗?”

我想起,前任搬家的那天,我帮他把东西整理好了堆在客厅他来取的时候,我也问了前任。

“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没有再见面的必要了。”

我没有再回那个男生了,我还有一点点不习惯他的体贴。

外面的路灯会点一个长长的通宵。

我在想路灯习惯了照亮黑暗,会不会有点不适应太阳。

赞(2) 打赏火腿
文章名称:《我们还能再约吗?》
51虹马网同志生活全方面网站,同志小说、同志电影、同志帅哥看不停,还可以分享和欣赏同志生活百态,感情交流等。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