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虹马网
潮流gay生活社区

我是兼职MB。

1.

有人给我在小软件传消息,问我约吗。

我看了一下他的照片十分不是我的菜,于是已读并未回复。

过了一会,那边又给我发消息,问我在吗?

我心里正想说他很讨厌,恶心扒拉的,人没回你消息,还不应该明白意思吗。

成年人了,你应该明白了,社交软件上回消息是一种消息,不回消息也是一种消息。

我依然没有理他。

又过了一会,那人给我发了一条。

“我可以给你钱的。你看1000可以吗?”

那一年我刚大学毕业,刚参加工作。身边的同事,新认识的同性恋们好像集体发了财。

一个一个的都开始买一些名牌的包包。

但我没有四五千可以买一个包,我每个月拿到手也只一份死工资,去了房租去了健身房的钱去了生活费没留下几张钞票。

1000块钱听起来不多,但至少足够我去买一瓶擦脸的水了。

我很想要钱,可也会害怕,害怕这会不会是整人的,骗我去了把我抓起来的。

我依然没有回复。

可能是见我没有回复,那边试探性地再发了一条消息。

“1200可以吗?”

“1500?”

我有那么一秒的时间,觉得自己成了拍卖会上的一件商品。那边一个又一个新的价格发了过来。

男人在性上面究竟有多软弱?

我不知道,但我很好奇,我在他眼里最高能到什么价位。

对,我用的是价位。

“2000不能再多了。”

我现在回过头想那天的对话,他一个人在给我发消息,满屏幕都是他的消息,我只给了他已读不回的消息。

在这种情况里,我的虚荣心在不断升高的价格里也得到更大的满足。

咚咚,成交。

“可以的,你给我发一下地址和时间,我晚上过去。”

2.

说出来并不怕你笑,我好像在贩卖自己这件事上很有天分。

在收到第一笔钱以后,我不仅不会像第一次涉足风尘业的人那样惴惴不安,回去恨不得用钢丝球擦拭自己的身体。

反而回去以后站在镜子前,我看着自己大学几年练出来的身材,觉得十分高兴。

听起来有点下贱吗?

但都是赚钱,你们坐在开放办公室贩卖时间和我趴在别人的身体上贩卖时间,谁又比谁高贵?

我开始习惯了下班后去加班做「兼职MB」。

随着这样做的次数越多,我开始也有钱去买当季的新款衣服和去一些中古店买喜欢的包包。

在这个期间,也有人问过我要不要给他包养。

但我拒绝了,零散的活是没有那么稳定,但零散的活至少能够保证时间的灵活性。

上班已经套住了我很多的时间。

我不想在一个人的身上花费更多的经历。

毕竟我不是全全职MB,我只是一个兼职的MB。

我自己的工作也能让我吃得起饭,这一份兼职,不过是让我在吃饭之余,可以买一些平时想要却得不到的东西。

3.

我在做这个兼职MB的路上,也碰到过很不一样的客人。

譬如有一个学生,长得很普通,估计家里条件很可以,他连着一个月找了我四次。

每次他都会给我2000块钱。

说起来也很其妙。

很多人找我们服务,从不把我当人,只恨不得拼命玩,从不肯给予尊重和爱护。

但那个学生不一样。

他会在我去之前给我点奶茶,会记得我喜欢什么口味什么糖度。

还会给我买礼物,甚至有一天还说要约我吃饭。

“你今晚什么都不用做的,我只是想请你吃一顿饭,钱我可以照给你的。”

我会觉得感动,这也该是人之常情。

我只是当了一下MB,也并不是不再当人,感动这种人的朴素情感还是会有的。

不过感动之余,我也没有忘记收钱。

那天晚上,我跟学生做了,虽然他说并不用,但我还是陪他做了。

做完以后,他抱着我,问我可以不要做这一行了吗,他会每个月给我赚钱,让我跟他恋爱。

我没有回答。

只是下楼以后删了他的微信。

他还是个学生,他还有无限美好的未来正在打开,他以后会碰见比我更好的人。

那天晚上,我坐在回家的出租车上,我心里会很希望。

希望他幸福,有一个和他差不多年岁的男孩喜欢他,有一段甜甜蜜蜜的恋爱降落到他身上。

但我也希望,那个人不会是我。

因为他真的,不是我那杯茶。

4.

碰见他算是一个意外。

那天我经过他所在的那一区,我给他发了消息,说想和他见面。

有时候当MB当多了,也会想要一场无关钱的性,在床上可以单纯地享受一下。

忘记赚钱这一回事。

那个人看照片是我的菜后来再传照片一样是我的菜。

我跟他约了晚上吃饭,我觉得他真人长得很好看。

像我这种别人请我吃饭多了的人,几乎都从来不会主动提要付钱。

但那天晚上跟他吃饭,我想要跟他A钱。

只是没有抢成,还是成了他请我。

我跟着他走路回家,快到塔小区门口,突然收到了一条消息。

是我一个老客人,每次都会给我比平常价格多1000的,他叫我过去。

我想了想还是抛下了他,去找了我的老客人。

再后来,我很久没有见过他。

5.

再见他是前不久的事情了,我发了一条朋友圈,拿着我的破手机前去赴约。

说起我的破手机那天我是真忘了换。

我有两个手机,一个是摔坏屏幕的破手机,还有一个是前些天刚买的。

有时候不见客人见朋友的,我会带新手机。

见客人不见朋友,我一般会带破手机。

怎么说,很多人都对我们有一种误解,尤其是对这个行业不太熟悉的人。

他们会有一种优越感,总觉得我们是因为经济的拮据又或者家里出事不得已才从事这一行。

算是为了满足他们的这种心理,也想要说万一碰见一个心软的人见我这么落魄多给我一点钱。

我见他们都会带破手机。

那天晚上,我是真忘了,没有故意,揣了这个破手机去见他。

我们吃了日料,回去睡觉,晚上躺着聊天他突然问我手机怎么坏了。

“你电话屏幕坏了吗?”

“恩,已经用了四五年了,想换,但也没舍得换。太贵了,再等等吧。”

这套话算是见客人的标准话术吧,我没有想要骗他。

只是他这么一问我,可能是被问得多了,还没有反应过来标准话术已经脱口而出。

“这周不是刚出了新手机吗?要不我送你一个。”

这样的话我听过许多次,如果是其他人每一次我都会装作很不好意思,很感动。

最后收下钱。

但这一次……

“太贵了,不用了,我回头过段时间自己再看看,而且也可以修的嘛。”

“你这手机是不是今年修过了?好像在你朋友圈里看过。”

的确是修过的,主要是为了装点我假装不富裕的生活。

“恩。修过一次。还挺贵的。主要是最近给家里转了钱回去,要不我肯定就换了哈哈哈哈。”

都已经这么做了,只能继续把谎言撒下去。

“恩。”

“不说这些了,一会抽完这两口我们就睡觉吧,我明天下午要加班。”

那天晚上我躺在他的身边居然睡得很熟。

要知道我在无数个男人的胯下流转,流浪过无数的双人床。

但我几乎从来不会在别人的床上过夜。

我认床,也认气味,可那天晚上就躺在他的床上,我觉得很是安心。

6.

做这一行的时间多了,也有碰到过差不多都是MB的人。

我知道有人最后被包养了,被从良了,我不是没有想过什么时候结束这种生活。

可是人一旦开始了一种生活,开始不断地买包包,买最新款的衣服,要突然坠回稳定的生活是很难的。

习惯总是很难更改。

再说,我不太可能接受跟一个知道我这种过去的人生活的。

不是因为我觉得这好或者不好,只是很多人他们自己会这样觉得。

喜欢你的时候自然是过去归过去,你从前的事情我都可以当做什么屁都不算。

时间久了,喜欢淡了呢,那这段过去自然就成了案桌上最有力的证据。

“你从前是一个那样的人,我都肯原谅你。你还有什么该不满足的吗?”

这种心甘情愿将把柄交给另一个人的手上的事情,我是不可能去做的。

说起来也很奇怪吧,那天晚上躺在他的床上,我是睡得很熟,但也睡得很慢。

我装睡以后听着他躺在我身边打呼噜的声音,闻着屋子里两个人事后的气息。

我居然脑子里会想到天长地久这四个俗套的字。

我想过要不要跟他发展,直到第二天他突然给我转了1万块钱。

我一开始没想要收下,但实际很想收下,最后好像是在他不断地叫我收下后我才收下的那一刻突然明白:算了,就这样了吧。

《END》

赞(2) 打赏火腿
文章名称:《我是兼职MB。》
51虹马网同志生活全方面网站,同志小说、同志电影、同志帅哥看不停,还可以分享和欣赏同志生活百态,感情交流等。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51虹马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虹马商城51虹马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我是兼职MB。

1.

有人给我在小软件传消息,问我约吗。

我看了一下他的照片十分不是我的菜,于是已读并未回复。

过了一会,那边又给我发消息,问我在吗?

我心里正想说他很讨厌,恶心扒拉的,人没回你消息,还不应该明白意思吗。

成年人了,你应该明白了,社交软件上回消息是一种消息,不回消息也是一种消息。

我依然没有理他。

又过了一会,那人给我发了一条。

“我可以给你钱的。你看1000可以吗?”

那一年我刚大学毕业,刚参加工作。身边的同事,新认识的同性恋们好像集体发了财。

一个一个的都开始买一些名牌的包包。

但我没有四五千可以买一个包,我每个月拿到手也只一份死工资,去了房租去了健身房的钱去了生活费没留下几张钞票。

1000块钱听起来不多,但至少足够我去买一瓶擦脸的水了。

我很想要钱,可也会害怕,害怕这会不会是整人的,骗我去了把我抓起来的。

我依然没有回复。

可能是见我没有回复,那边试探性地再发了一条消息。

“1200可以吗?”

“1500?”

我有那么一秒的时间,觉得自己成了拍卖会上的一件商品。那边一个又一个新的价格发了过来。

男人在性上面究竟有多软弱?

我不知道,但我很好奇,我在他眼里最高能到什么价位。

对,我用的是价位。

“2000不能再多了。”

我现在回过头想那天的对话,他一个人在给我发消息,满屏幕都是他的消息,我只给了他已读不回的消息。

在这种情况里,我的虚荣心在不断升高的价格里也得到更大的满足。

咚咚,成交。

“可以的,你给我发一下地址和时间,我晚上过去。”

2.

说出来并不怕你笑,我好像在贩卖自己这件事上很有天分。

在收到第一笔钱以后,我不仅不会像第一次涉足风尘业的人那样惴惴不安,回去恨不得用钢丝球擦拭自己的身体。

反而回去以后站在镜子前,我看着自己大学几年练出来的身材,觉得十分高兴。

听起来有点下贱吗?

但都是赚钱,你们坐在开放办公室贩卖时间和我趴在别人的身体上贩卖时间,谁又比谁高贵?

我开始习惯了下班后去加班做「兼职MB」。

随着这样做的次数越多,我开始也有钱去买当季的新款衣服和去一些中古店买喜欢的包包。

在这个期间,也有人问过我要不要给他包养。

但我拒绝了,零散的活是没有那么稳定,但零散的活至少能够保证时间的灵活性。

上班已经套住了我很多的时间。

我不想在一个人的身上花费更多的经历。

毕竟我不是全全职MB,我只是一个兼职的MB。

我自己的工作也能让我吃得起饭,这一份兼职,不过是让我在吃饭之余,可以买一些平时想要却得不到的东西。

3.

我在做这个兼职MB的路上,也碰到过很不一样的客人。

譬如有一个学生,长得很普通,估计家里条件很可以,他连着一个月找了我四次。

每次他都会给我2000块钱。

说起来也很其妙。

很多人找我们服务,从不把我当人,只恨不得拼命玩,从不肯给予尊重和爱护。

但那个学生不一样。

他会在我去之前给我点奶茶,会记得我喜欢什么口味什么糖度。

还会给我买礼物,甚至有一天还说要约我吃饭。

“你今晚什么都不用做的,我只是想请你吃一顿饭,钱我可以照给你的。”

我会觉得感动,这也该是人之常情。

我只是当了一下MB,也并不是不再当人,感动这种人的朴素情感还是会有的。

不过感动之余,我也没有忘记收钱。

那天晚上,我跟学生做了,虽然他说并不用,但我还是陪他做了。

做完以后,他抱着我,问我可以不要做这一行了吗,他会每个月给我赚钱,让我跟他恋爱。

我没有回答。

只是下楼以后删了他的微信。

他还是个学生,他还有无限美好的未来正在打开,他以后会碰见比我更好的人。

那天晚上,我坐在回家的出租车上,我心里会很希望。

希望他幸福,有一个和他差不多年岁的男孩喜欢他,有一段甜甜蜜蜜的恋爱降落到他身上。

但我也希望,那个人不会是我。

因为他真的,不是我那杯茶。

4.

碰见他算是一个意外。

那天我经过他所在的那一区,我给他发了消息,说想和他见面。

有时候当MB当多了,也会想要一场无关钱的性,在床上可以单纯地享受一下。

忘记赚钱这一回事。

那个人看照片是我的菜后来再传照片一样是我的菜。

我跟他约了晚上吃饭,我觉得他真人长得很好看。

像我这种别人请我吃饭多了的人,几乎都从来不会主动提要付钱。

但那天晚上跟他吃饭,我想要跟他A钱。

只是没有抢成,还是成了他请我。

我跟着他走路回家,快到塔小区门口,突然收到了一条消息。

是我一个老客人,每次都会给我比平常价格多1000的,他叫我过去。

我想了想还是抛下了他,去找了我的老客人。

再后来,我很久没有见过他。

5.

再见他是前不久的事情了,我发了一条朋友圈,拿着我的破手机前去赴约。

说起我的破手机那天我是真忘了换。

我有两个手机,一个是摔坏屏幕的破手机,还有一个是前些天刚买的。

有时候不见客人见朋友的,我会带新手机。

见客人不见朋友,我一般会带破手机。

怎么说,很多人都对我们有一种误解,尤其是对这个行业不太熟悉的人。

他们会有一种优越感,总觉得我们是因为经济的拮据又或者家里出事不得已才从事这一行。

算是为了满足他们的这种心理,也想要说万一碰见一个心软的人见我这么落魄多给我一点钱。

我见他们都会带破手机。

那天晚上,我是真忘了,没有故意,揣了这个破手机去见他。

我们吃了日料,回去睡觉,晚上躺着聊天他突然问我手机怎么坏了。

“你电话屏幕坏了吗?”

“恩,已经用了四五年了,想换,但也没舍得换。太贵了,再等等吧。”

这套话算是见客人的标准话术吧,我没有想要骗他。

只是他这么一问我,可能是被问得多了,还没有反应过来标准话术已经脱口而出。

“这周不是刚出了新手机吗?要不我送你一个。”

这样的话我听过许多次,如果是其他人每一次我都会装作很不好意思,很感动。

最后收下钱。

但这一次……

“太贵了,不用了,我回头过段时间自己再看看,而且也可以修的嘛。”

“你这手机是不是今年修过了?好像在你朋友圈里看过。”

的确是修过的,主要是为了装点我假装不富裕的生活。

“恩。修过一次。还挺贵的。主要是最近给家里转了钱回去,要不我肯定就换了哈哈哈哈。”

都已经这么做了,只能继续把谎言撒下去。

“恩。”

“不说这些了,一会抽完这两口我们就睡觉吧,我明天下午要加班。”

那天晚上我躺在他的身边居然睡得很熟。

要知道我在无数个男人的胯下流转,流浪过无数的双人床。

但我几乎从来不会在别人的床上过夜。

我认床,也认气味,可那天晚上就躺在他的床上,我觉得很是安心。

6.

做这一行的时间多了,也有碰到过差不多都是MB的人。

我知道有人最后被包养了,被从良了,我不是没有想过什么时候结束这种生活。

可是人一旦开始了一种生活,开始不断地买包包,买最新款的衣服,要突然坠回稳定的生活是很难的。

习惯总是很难更改。

再说,我不太可能接受跟一个知道我这种过去的人生活的。

不是因为我觉得这好或者不好,只是很多人他们自己会这样觉得。

喜欢你的时候自然是过去归过去,你从前的事情我都可以当做什么屁都不算。

时间久了,喜欢淡了呢,那这段过去自然就成了案桌上最有力的证据。

“你从前是一个那样的人,我都肯原谅你。你还有什么该不满足的吗?”

这种心甘情愿将把柄交给另一个人的手上的事情,我是不可能去做的。

说起来也很奇怪吧,那天晚上躺在他的床上,我是睡得很熟,但也睡得很慢。

我装睡以后听着他躺在我身边打呼噜的声音,闻着屋子里两个人事后的气息。

我居然脑子里会想到天长地久这四个俗套的字。

我想过要不要跟他发展,直到第二天他突然给我转了1万块钱。

我一开始没想要收下,但实际很想收下,最后好像是在他不断地叫我收下后我才收下的那一刻突然明白:算了,就这样了吧。

《END》

赞(2) 打赏火腿
文章名称:《我是兼职MB。》
51虹马网同志生活全方面网站,同志小说、同志电影、同志帅哥看不停,还可以分享和欣赏同志生活百态,感情交流等。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