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虹马网
潮流gay生活社区

初恋荷尔蒙:少年藏不住的心事,就是我喜欢你

Sayings:

初恋大概每个人都经历过,有的人说它是苦涩的,有的人说它是纯洁甘冽的,当然也有的是相爱相杀,老死不相往来。

这有一个关于初恋的一次闪回,字数较多,希望耐心读完并留下的痕迹。


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是在初中。他一米七几的个子,带着一副高度近视镜,头发总是乱乱的,很喜欢摆自以为很cool现在看起来却是超级杀马特的pose,学习不好不坏,时常傻笑,深度宅男。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时就是疯狂的喜欢他,第一次喜欢一个人总是带着很多冲动和迷茫吧。因为他总是呆呆木木的,所以我叫他呆头。

首先要说的是,呆头超级怂!所以总是被欺负(我也有被欺负),但呆头和我不同的一点是,起码我会反抗,他则是逆来顺受,然后再找各种理由来安慰自己。记得初二那年他几乎每天第二节下课都要趁着做间操的时候翻墙出去给班里那几个坏同学买早午餐(其实还是早餐,那几只猪,午餐也还是要吃的),甚至在学校三令五申学生不可以翻墙出去的高危时刻依然顶风作案,终于有次在翻墙回来的时候被去上厕所的班主任抓个正着,虽然我已经极力的让他供出幕后主使,结果这货还是硬跟老师说自己手里的三盒炒面都是买个自己的,还说自己得了甲亢,所以不得不吃很多。最后不仅第三节课在教室后面站了整整40分钟,还要写1000字检讨书家长签字。

放学的时候我揪着他的耳朵问“你这白痴,为了那几个烂人把自己搞成这样,值吗?啊?”他思考了三秒钟,又一脸无所谓的样子。“都是同学,算帮个忙吧”我当时又气又无奈,气的是那几个人的变本加厉,无奈的是呆头的软弱无能。现在每次跟初中朋友聚会,他们就会百思不得其解的问我究竟当时看上了他哪一点,我们班男生不少,高帅的也有,学习好的聪明的也有,怎么会喜欢上相貌平庸,成绩中下,性格软弱的呆头呢?我自己也说不清楚,可能初恋本身就带着冲动与傻气吧。很多时候可能只是他的某次微笑,某句早安,亦或是那双我无助时伸过来的手,我就喜欢了,就忘我了,就不知如何是好了。

呆头那么呆,他从来不知道我的心思,他只是一直单纯的把我当作好朋友好哥们儿。但我不一样,对着他,我会任性,会撒娇,还会无理取闹。比如要求他“一节课必须要回头看我60次”那天不知道抽什么风,我居然对他提出了上述这种匪夷所思的要求,还威胁他说,如果不照做就跟他绝交。

一节课40分钟,要他回头60次也就是说每分钟回头1.5次,如果他真的照做了估计就直接可以被送上120去苏家屯精神病院了。所以最后的数字是12次。下课后,他慢悠悠的蹭过来,我别过头去不理他,然后他把我铅笔故意碰掉地上。

”哎~呀~你的*掉地上了“

我哭笑不得,然后就开始笑,接着满屋子的追打他。

 

我和呆头家在同一个方向,所以每天放学后都一起骑自行车回家,如果两个人吵架了,我就会不等他先走,但是要慢慢的骑车,等他赶上来倒了歉再和好(金牛座好作),当然这招也有实效的时候。

有一次学校组织看电影,看完电影后我跟呆头因为看电影的时候他把所有零食都吃掉的事吵了起来,吵得很凶,吵完后我又骑车先走了,但还是慢慢的等他,然而这次他快速的从我身边超过去,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接着我就第一次为了个男人哭了,到了家也还在不停的哭,搞的我妈还以为是因为我总吃门口不干净的小食摊终于吃出精神病了。等我第二天忐忑不安的去上学时,呆头又磨磨蹭蹭的走过来,估计碰掉我的蘑菇形状橡皮擦。

 

没等他说,我就拉着他的手哭了一气儿,幸好因为去的早,屋子里没几个人,要不然我估计是同年龄层最早出柜的了。

呆头知道我喜欢他,已经是初三毕业后的事了,那时候因为考完了中考,成绩也没有下来,大家都很无聊,有一天我不知道在哪里受了什么刺激,忽然那天就觉得“爱就应该说出来让他知道”然后就噼里啪啦的写了1000字的短信息(分很多小段落啦)一股脑全发给呆头了,虽然很冲动但其实也没有后悔。等待呆头回短信的那五分钟应该是世界上最长的五分钟吧,手机震动,我秒速打开信息box,第一个跃入眼中的词是“死变态”

“死变态,人妖,恶心,你怎么不去死?恶心死了,太恶心了!”

他的短信后面写了什么我已经记不清了,我只记得这些字。让自己惊讶的是,这次我没有哭,却冷笑了好久。

“明白了,谢谢 一直做朋友”

我回了短信后就关机,然后每天就是不停的吃,不停的睡然后再吃再睡,直到两周后我又收到了呆头的短信。

“对不起,我之前脑子不清楚,对不起,我不是要骂你的意思,只是我觉得你一定是弄错了,你不是同性恋,一定肯定绝逼不是!”

我没有回他而是直接打电话给他,告诉他我想玩生化危机。他让我过去,我去了。

整个《生化危机3》从开始到我打通关(我动作游戏苦手,呆头给我开了作弊模式我才玩的过去)我们两个人完全没有说过一句话。接着连续一周我都来玩游戏,从《生化危机》到《最终幻想9》再到《恶魔城月下夜想曲》一个接着一个的玩下去。我们还是很少交流,阿姨都觉得奇怪,平时我们两个玩游戏闹得都快可以把房顶掀开了,这些日子这么安静她反倒不自在了。

“你们俩咋滴了?弄点声音出来呗,要不然吓人鼓捣的”

阿姨的话还是有效的,我们两个也是实在憋得难受,终于喷涌般的释放了出来。

“尼玛!刚才我从左边往上跳你不告诉我有怪我都花了2000买血瓶!”

“你是白痴啊,左边有回复井可以免费恢复!”

“那你不放屁!”

“刚刚偷偷放了两个了!”

“!#¥¥#%@#”

我和呆头又变得和以前一样好了。

初中毕业后,我和呆头并没有断了联系,依旧经常玩在一起,在表白事件后我们再也没有提过那件事,大家依然跟从前一样。高三上学期的时候,呆头问我高考准备考哪里,我当时学习成绩很渣,三本线估计都很困难,我就说我不知道。呆头说他开始学画画了,可以走艺术生路线,高考录取线会低一些,我向来对于他提出的事都无脑支持,所以这次也是一拍脑子就要去考艺考。

我爸妈向来很支持我的决定(他们也是知道我学习不怎么样)于是我就报名了呆头学画画的补习班,开始我的学画之路。

班里除了我和呆头,还有两个人跟我们走的比较近,一个是呆头暗恋的高中同学橙子和只有16岁的小宅男康康。我一直视橙子为情敌,不过其实根本就多想了,橙子跟我说过她对呆头完全没感觉,可呆头就是一个劲的死追人家,每天上课不是给人家带可乐就是带水果,我说“你这追女孩的手段都是文革时期的吧,现在哪有人这么追的,你应该一下子把她按墙上狂吻,吻到她爱上你为止,人家道明寺就是这么追杉菜的”呆头觉得有道理,不过他那么怂,最后还是没有那么做。

在那之后我又出了好多馊主意给呆头,他有的照做了,有的就怂了,不过不管怎样,最后都搞得橙子对他越来越无奈(我是一只腹黑的金牛)。

有一天,橙子在画画的时候一直郁郁寡欢,在我们的追问下橙子才说,最近有一个别校的流氓一直纠缠橙子,每天还硬要送她回家,她很害怕。呆头觉得英雄救美的时机来了,“我今晚送你回家!我看谁敢骚扰你,我让他~~!”说着抄起画笔在空中大大的写了一个“干”字。 “所以你要干了那个男的嘛”我放个冷箭,呆头没有理会,继续在那边自high。下课后却一把拉住我和康康,要我们两个一起保驾护航。

“人家女生叫你一个保护她,你却叫两个人保护你``这合理嘛?`”

“哎呀 我们人多在气势上就先压倒他了”

没办法,我跟康康就上了贼船,跟他一起护送橙子回家。那天晚上下课后我们几个刚下楼就碰到那个流氓,橙子对流氓说“他们三个可以送我回家,真的不用你了”流氓直接无视我们三个“没关系,可以一起呀~”,于是就有四个人送她回家,橙子在中间走,流氓在她身边,我们三个殿后,搞得跟要去西天取经似的。

呆头在路上一直小声的跟我商量一会儿要怎么动手

“我攻击下盘,你锁喉,康康可以在旁边尖叫,震吓敌人”

我说“你怎么不干脆摆出八门金锁阵好了”

“真的有这个阵吗?”

我无语。

后来我们一直送橙子到她家楼下,直到她进门了。

我们正准备走的时候却被流氓给叫住了。

“你们几个谁在追她?麻溜的给老子交代”

我们面面相觑,呆头缓缓的举起手来。

“三个数,你从车上下来”

他恶狠狠的对着跨在自行车上的呆头说道。

“我觉得车上挺好的,为啥要下来?”呆头说得有气无力。

我心想说“呆头做得好,偏偏不下来,如果他动手,我们就一起上,就不信打不过他”

结果流氓刚数一个3,呆头就下来了。(我擦``还能再怂点嘛)

“就你TM想跟我抢女人是不?”流氓走过去抓起呆头的衣领

我见状不对马上打圆场“有什么话好好说,不要动手”

康康则整个人早就吓呆,进入“我是木头人”模式。

流氓转过身“就你想为他出头啊,你知道我是谁不?来来来,你过来”

流氓拉着我走到旁边一个单元楼里,我心想说完了,一顿挨打肯定跑不了了。

“你知道我是谁不?”流氓又问。

“我不太清楚”

“操 你去120中学打听打听,问他们知不知道XXX”

“哦``好像是有听说过”(纯鬼扯)

“听过就好,以后给我老实一点!”

“那还打不?”

“你们三个人,我一个人,怎么打,想打我们改天约个时间 各自叫人”

既然不打了,我们两个人就从单元门出来,呆头和康康以为我在里面被打了,同时对着我投来了同情的目光,我翻了个白眼。

“走了,没事了”

然后我们三个+流氓,四个人一起骑车离开橙子家小区。跟流氓分开的时候,呆头居然还跟他挥手说了再见。

第二天 画画的时候,橙子一直问我们昨晚发生什么了,我们三个支支吾吾的说我们好好的教训了流氓一下,让他别再纠缠你了。橙子还很高兴,谢谢呆头主动提出保护她,呆头跟被打了鸡血一样,拍着胸脯说以后橙子的安全都由他负责了。我的白眼真的都可以翻到送他回家了。更搞笑的是,下课后呆头磨磨蹭蹭的一直不走,橙子走了后,他才跟我说怕流氓今天回来堵门口报复,想在教室里先躲一下。

我说“你不是吧``这样要等到什么时候”

最后想到一个方法就是让康康先下楼看一下流氓来没来,然后喊暗号给我们,我们再下去。

如果流氓在就喊“乌鸦”

如果流氓不在就喊“喜鹊”

此后的一周里,每天下课都能听到楼里回荡着康康的叫声

“乌鸦!”“乌鸦!骗你的~是喜鹊啦~”

 

随着高考越来越临近,我们也都开始报名艺考的项目,因为我这个人根本就没有艺术天赋,学画画全都是为了能有更多的时间可以跟呆头厮混在一起,所以我画的东西别说考试了,普通人看到也会觉得就是一坨shit,这种水平要想艺考根本就是去折磨考官的眼睛。

前思后想下我觉得报一个不需要那么多技术含量的科目可能通过率还能高那么一丢丢。于是我就报了表演考试。康康和橙子很不解我的选择。“艺考不考画画,你干嘛来学啊,只是因为爱好?现在高三生都这么闲嘛?” 我在心里苦笑着,把“爱好”的“好”字去掉就对了。

我和呆头都在网上报好了名,考点都在北京传媒大学。想到可以和他一起去北京,我内心也是好多只小鹿斑比在狂奔。

临考试之前的一个月,我和呆头基本上都不去上课了,每天都在玩游戏或者去康康家蹭漫画看。康康作为小宅男出生在一个经济条件不错的家庭,住的房子比我们大,还自己有一个独立的房间来放手办和漫画。

我和呆头第一次去的时候就震惊了,房间内三个书柜被各类漫画塞得满满当当,一个特制玻璃柜里面是价值不扉的日本原版手办,满墙的二次元美少女海报。

我对呆头说“以后还好意思跟别人说自己是宅男嘛,你家的漫画还没有康康家厕所里面放的多”

呆头不屑的摇摇头“没啥了不起的,漫画再多也还是要被蹭的~”随手拿起一本开始看起来了。

“啊!”康康一声惊叫,吓得我差点尿出来。

“你平常在家总是这么叫,你爸妈受得了嘛”

“他看的那本!就是我之前一直跟你们推荐的日本新的超好看漫画《DEATH NOTE》”

“男主角捡到死神的笔记,然后跟破案神童L之间展开了夺命连环智商大作战,期间更有第二杀手xx登场……”康康眉飞色舞的说着,呆头则仔细看着漫画的人物介绍,我则仔细的看着呆头看漫画的样子,有那么一秒,希望时间可以走慢一点,不过时光飞逝起来有时甚至你根本察觉不到,当我们再抬起头的时候,窗外已经漆黑一片了,呆头硬是看完了6册漫画,这跟我当年站在学校附近的小书店站着蹭看完一整本《第十九层地狱》逼着书店老板槊封了所有小说可以一拼了。

回家路上呆头一直很亢奋。

“小猴子,如果你送给我后面几册《死亡笔记》漫画的话,那我捡到死亡笔记就不会写你名字!”

“就算你写了我名字,我也不会怎样,还记得上次我们帮体育老师去器材室拿篮球嘛?我让你写我的名字,结果仨字写错两个,死亡笔记到你手里,也变成了错别字笔记”

“那如果你捡到笔记你要怎么用?”

“先处决了初中时候欺负你的那几个贱人”我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你还记得他们呢啊,我前两天还见到阿杰了,你知道,他就住在我家附近”

我停下脚步“别告诉我,你还很犯贱的跟他打招呼了”阿杰就是初中的时候每天都让呆头翻墙出去给他买午饭的那只猪。

“不仅打招呼了,我还请他吃麻辣串(校门口脏小吃的一种)了”

“那你有没有在他吃麻辣串的时候用力把麻辣串钳子插入他的喉咙~”

“哎呀~大家都是同学,没必要一直记着以前的事啦”

“就是你这种软柿子的性格,所以才总是被他们欺负,别总是当老好人,因为到最后该讨厌你的人还是会讨厌你,可在乎你的人往往会被你伤到”

“干嘛说这个,不早了,赶紧回家啦”

终于,艺考的日子来了,我和呆头收拾行李,踏上了从沈阳北——北京的绿皮火车。我们两个都是上铺,床位正对着彼此,非常方便交流。

“我们来联机《ポケットモンスター》(精灵宝可梦)吧”呆头放好行李后拿出GBA(任天堂第二代掌上游戏机)。

“好啊,上次跟你要的大舌贝你都还没有给我抓到呢”

“你先把暴鲤龙还给我好嘛,明明说借来看看,结果传给你就不还了”

“你自己再抓一个不就好啦!小气鬼~~”

我们一路玩一路闹一路笑,根本就没怎么睡觉。结果第二天早上到北京的时候两个人都变成中国国宝大熊猫了。下了火车正好又碰到了一个呆头的高中同学,他也是来参加艺考的,他提出要跟我一起住宾馆,这样三个人可以分摊房费,其实一开始我是拒绝的,呆头这厮倒是很愉快的就答应了,无奈只能带上这个电灯泡。

我们的宾馆是北京站附近的如家,房间不大,屋子也很简陋,里面有两张小床,我和呆头一张(兴奋兴奋),另外一个人自己一张。那晚我基本就完全没有合上过眼。

第二天我们就要去考试了,因为昨晚完全没睡觉,我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呆头倒是睡得好,一直嚷嚷我们考完试要去哪里玩,我说你先考完了再说吧,说不定考完了你就哪里都不想去了。我也是很佩服自己乌鸦嘴的能力,因为我们的考试简直只能用地球毁灭级别的糟糕来形容了。我之前在网上看到考表演的学生可以念自己的东西,于是就精心的准备了一个小故事,要声情并茂的展现出来,结果考表演的时候我居然是第一个上场的,其余考生在教室内围成一个圈,我站在圈内,正对着三个考官老师,本来就紧张得腋下都湿了,刚开始要念那考官老师居然说不可以拿东西念。我当时就懵了,不拿这个我根本就没准备别的啊。

“你可以即兴的表演点什么,背一首诗或者编排一个小片段什么的”其中一个考官说道。

于是我真的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背了一首诗!

白日依山尽

黄河入海流

一穷千里母

更上一层楼

挖槽了!在艺考考场上背了一首诗这种事估计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吧。才艺表演部分就更可怕了,我准备了一首英文歌《Yesterday once more》唱得那叫一个难听,中间还忘词,后面基本用“yesterday”这一个英文单词循环唱完了整个第二段。那圈学生估计都快被我折磨死了,一个个想笑到cry但却都要在那里演没事,就冲着他们这种演技也应该全通过了吧。最倒霉的是,你演完了你不能走,你还要坐在那里看整个教室里所有人都考完才能走,于是我就坐在那里看着一个个可以完全把我的表演爆菊十次再丢进油锅煎炸二十分钟然后从喜马拉雅山顶丢下去的精彩演绎直到最后。

好吧,我是没有什么表演天赋了,明星梦也跟着那首诗以及那首歌完全碎成渣了,只能期望呆头那边顺利,起码我们不白来一趟。那天呆头从考场出来的时候笑意盈盈,说他发挥的很好,校方找来了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让他们画,他完全画出来老头的神韵,甚至连内心戏都画出来了。我看到他这么有信心,着实长出了一口气,然而就在呆头去买地铁票的时候,他的高中同学把我拉到一边。

“虽然我不想说,不过我觉得呆头应该不会过哎,你要劝他乐观点。”

“哈?为什么啊?”我惊愕

“画画的时候我坐在他斜后方,他完全把那个老头画成了一块矗立在花果山猴子形状的石头,而且还是母猴子”

“不会吧…..他不是说他连内心戏都画出来了吗?”

 

此后的几天,我一直有意无意的跟呆头透露一些负面信息“哎呦~其实就算没考过也没什么啦”“我觉得我们高考成绩也许并不会那么糟糕”“不学画还有别的可以学啦~”

呆头却完全不理会,甚至都打电话给三姑六婆告诉了人家他画出了“内心戏”的故事,更说自己考试的那一刻齐白石附体。

看来只能等到放榜那天了…….

放榜的前一夜我一直辗转反侧,心里有个声音告诉我如果再不做点什么,明天晚上就要回去了,可能就没有机会再这么接近自己喜欢的人了。我转头看着已经熟睡的呆头用0.02秒做了一个决定,吻他!。

于是我就吻了,呆头忽然睁开眼睛,我和他同时被对方吓了一跳,他一把推开我,然后转了个身又睡了。于是我保留了18年的初吻就这么送出去了,虽然它可能不会是人生中最重要的那个吻,却一定是无法忘记的那个。

第二天一早呆头就开始嚷嚷着要去看榜,似乎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的事了,我此后也再没有提过这件事。等我们三个赶到传媒大学的时候,里面已经挤满了人,都是来看榜的,我知道我那首诗肯定不会让我考上,索性干脆不去看了只陪呆头来看他的,心里暗暗祈祷他画的那幅“花果山母石猴子”能打动评委们的心,呆头则信心十足,看板的时候就已经用电话连线他妈,实况转播现场情况。

“妈,这块老多人了,贼挤,我看着呢,还没找到,它这个都不按照姓氏排序的,你等我找一下啊”呆头一边说一边对我摆了摆手,我点了点头也开始仔细的寻找那个最熟悉的名字,可我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又一遍怎么也找不到呆头的名字。

“哎呀!有了!有了!!啊啊啊啊啊”呆头忽然尖叫起来。

“真的啊!哪呢!”那一刻我心里真的有小沸腾了一下,结果···

“你脑缺氧吗?人家是李X林,你是李X麟,自己名字都不认识,你四不四傻”

“会不会是名字写错了?字都差不多的”

“名字有可能写错了,但后面性别还有个“女”字呢,你啥时候变性了,我咋不知道呢?”

呆头叹了一口气对着电话说“妈,我刚才看错了,那个不是我,你再等等哈”又开始抬起头努力的寻觅,但他眼睛已经开始泛红了,顿时我就觉得整个天都阴沉了下来。

“你先把电话挂掉吧,让阿姨跟你一起着急好吗?”

“没事”

呆头的同学已经在榜上找到了自己的名字,眉飞色舞的跑过来告诉我们,这下子呆头真的眼泪快掉下来了。

“走吧”我拉了呆头一把。

“你想走你自己先走”呆头甩开我的手,还在执着的看着。

“那你慢慢看”我到旁边的花坛一屁股坐了下来。

呆头就矗立在红榜下面,死死的盯着那张榜,早上没吃完的半个面包在他手里已经被捏成了泥状。他的脸憋得通红,右手一直不安的拽着裤子,整个人就那样的站了将近一个小时。

“哭吧”我走到他身边,递给他一瓶刚买的可乐。他接过可乐,用通红的眼睛看了看我,哇的一声抱住我大哭起来,我也眼泪开始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这不是终点,也不是世界末日,机会总还有的”

呆头一句话都不说,只是一直哭一直哭。我也不再说话,只是紧紧的抱住他,我们两个人的肩膀都被对方哭湿了一大片,回去的路上我们都变成了”左肩湿人“(好冷)。

晚上的时候呆头的同学请我们两个吃饭,庆祝他中榜。我们在北京站附近找了一个露天小餐馆,要了3瓶啤酒一大堆的烤串还有两盘花生米一盘毛豆,吃了起来。“真的,我觉得我这个人特别幸运!从小到大都是…我之前…..告诉你…….“

呆头的同学滔滔不绝口沫横飞的讲着他一路走来的人生哲学,我和呆头一言不发的听着,不时还假装点点头认同的样子,其实魂魄早不知道飞哪里去了。我心里全是-等回去应该怎么安慰呆头,呆头则略有所思,不知道到底想什么呢。

“来!干杯!全在酒里!”呆头同学半瓶啤酒一饮而尽。

我和呆头也把酒一饮而尽,那一瞬间,似乎真的觉得有些事情就要结束了。

 

登上回家的火车,放好行李,我们两个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我抓耳挠腮的想了半天到底应该说什么打破沉默最后却只蹦出了“要不要上厕所?”这种好想打残自己的白痴问题。呆头抬头看了我一眼,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对了 到了北站,我们先找个地儿吃点东西,然后打车回去吧”

呆头原本躺下了听到这里马上又坐了起来,神情若有所思,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了?”

“那个``嗯``到沈阳后你先回去吧”他憋出了这么一句。

“啊?为什么啊,明明顺路的,打车路过你家的呀,你先下就好啦”我很不解。

“嗯…我女朋友来接我”呆头声音非常小,但每个字对我来说都震耳欲聋一般“

“女…朋友?”

“嗯,刚交往没有多久,所以就没跟你说”

“哈哈,真行啊,这么快就找到女朋友了,给我看看长什么鬼样子”我用一秒钟调整好情绪,半开玩笑的调侃道。

“比你好看多啦!”

在火车上的10几个小时里,是我觉得我还能拥有这个喜欢了整整六年的人的最后时刻,火车进站后,我也许就再也没有理由再缠着他了。脑子里飞快的闪过了我和呆头这六年来所有快乐的瞬间,从两个人大吵大嚷的玩着PlayStation,到那场雨中体育课呆头对着摔倒在泥里的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再到他白天抱着我大哭的样子。如果每个人的人生就像一个不停进站出站的列车,这次呆头也许真的要从我的这辆车上下去了,也许就算以后再遇到,也只能是车窗前的一闪而过,不会再是卧铺对面的谈笑风生了。想到这里,我有点哽咽但又怕被呆头看到,所以急急忙忙说要去厕所。

我在厕所哭了好久,等我回来的时候呆头都已经小睡了一觉。

“你去厕所干嘛了?怎么打么久,是不是在里面偷偷打飞机了”

“打你个头,我拉肚子”

“你一直不出来,刚刚门口有两个老头都拉裤子里了”

“那你怎么不张开嘴给人家用一下”

“呃,你还要不要我吃夜宵了”

“你的夜宵在老头裤子里”

“够啦!”

我们两个贫着贫着,不知不觉火车就进站了。从出站口出来的时候,呆头的女朋友第一时间就跑了过来,她还给呆头带了一件外套。我礼貌性的打了个招呼,就跟他们说再见,自己先离开了。

往外走的时候回头看到他们两个背影,觉得从今天开始,心里有一部分消失不见了。

那就是“初恋”吧。

赞(0) 打赏火腿
文章名称:《初恋荷尔蒙:少年藏不住的心事,就是我喜欢你》
51虹马网同志生活全方面网站,同志小说、同志电影、同志帅哥看不停,还可以分享和欣赏同志生活百态,感情交流等。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51虹马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虹马商城51虹马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初恋荷尔蒙:少年藏不住的心事,就是我喜欢你

Sayings:

初恋大概每个人都经历过,有的人说它是苦涩的,有的人说它是纯洁甘冽的,当然也有的是相爱相杀,老死不相往来。

这有一个关于初恋的一次闪回,字数较多,希望耐心读完并留下的痕迹。


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是在初中。他一米七几的个子,带着一副高度近视镜,头发总是乱乱的,很喜欢摆自以为很cool现在看起来却是超级杀马特的pose,学习不好不坏,时常傻笑,深度宅男。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时就是疯狂的喜欢他,第一次喜欢一个人总是带着很多冲动和迷茫吧。因为他总是呆呆木木的,所以我叫他呆头。

首先要说的是,呆头超级怂!所以总是被欺负(我也有被欺负),但呆头和我不同的一点是,起码我会反抗,他则是逆来顺受,然后再找各种理由来安慰自己。记得初二那年他几乎每天第二节下课都要趁着做间操的时候翻墙出去给班里那几个坏同学买早午餐(其实还是早餐,那几只猪,午餐也还是要吃的),甚至在学校三令五申学生不可以翻墙出去的高危时刻依然顶风作案,终于有次在翻墙回来的时候被去上厕所的班主任抓个正着,虽然我已经极力的让他供出幕后主使,结果这货还是硬跟老师说自己手里的三盒炒面都是买个自己的,还说自己得了甲亢,所以不得不吃很多。最后不仅第三节课在教室后面站了整整40分钟,还要写1000字检讨书家长签字。

放学的时候我揪着他的耳朵问“你这白痴,为了那几个烂人把自己搞成这样,值吗?啊?”他思考了三秒钟,又一脸无所谓的样子。“都是同学,算帮个忙吧”我当时又气又无奈,气的是那几个人的变本加厉,无奈的是呆头的软弱无能。现在每次跟初中朋友聚会,他们就会百思不得其解的问我究竟当时看上了他哪一点,我们班男生不少,高帅的也有,学习好的聪明的也有,怎么会喜欢上相貌平庸,成绩中下,性格软弱的呆头呢?我自己也说不清楚,可能初恋本身就带着冲动与傻气吧。很多时候可能只是他的某次微笑,某句早安,亦或是那双我无助时伸过来的手,我就喜欢了,就忘我了,就不知如何是好了。

呆头那么呆,他从来不知道我的心思,他只是一直单纯的把我当作好朋友好哥们儿。但我不一样,对着他,我会任性,会撒娇,还会无理取闹。比如要求他“一节课必须要回头看我60次”那天不知道抽什么风,我居然对他提出了上述这种匪夷所思的要求,还威胁他说,如果不照做就跟他绝交。

一节课40分钟,要他回头60次也就是说每分钟回头1.5次,如果他真的照做了估计就直接可以被送上120去苏家屯精神病院了。所以最后的数字是12次。下课后,他慢悠悠的蹭过来,我别过头去不理他,然后他把我铅笔故意碰掉地上。

”哎~呀~你的*掉地上了“

我哭笑不得,然后就开始笑,接着满屋子的追打他。

 

我和呆头家在同一个方向,所以每天放学后都一起骑自行车回家,如果两个人吵架了,我就会不等他先走,但是要慢慢的骑车,等他赶上来倒了歉再和好(金牛座好作),当然这招也有实效的时候。

有一次学校组织看电影,看完电影后我跟呆头因为看电影的时候他把所有零食都吃掉的事吵了起来,吵得很凶,吵完后我又骑车先走了,但还是慢慢的等他,然而这次他快速的从我身边超过去,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接着我就第一次为了个男人哭了,到了家也还在不停的哭,搞的我妈还以为是因为我总吃门口不干净的小食摊终于吃出精神病了。等我第二天忐忑不安的去上学时,呆头又磨磨蹭蹭的走过来,估计碰掉我的蘑菇形状橡皮擦。

 

没等他说,我就拉着他的手哭了一气儿,幸好因为去的早,屋子里没几个人,要不然我估计是同年龄层最早出柜的了。

呆头知道我喜欢他,已经是初三毕业后的事了,那时候因为考完了中考,成绩也没有下来,大家都很无聊,有一天我不知道在哪里受了什么刺激,忽然那天就觉得“爱就应该说出来让他知道”然后就噼里啪啦的写了1000字的短信息(分很多小段落啦)一股脑全发给呆头了,虽然很冲动但其实也没有后悔。等待呆头回短信的那五分钟应该是世界上最长的五分钟吧,手机震动,我秒速打开信息box,第一个跃入眼中的词是“死变态”

“死变态,人妖,恶心,你怎么不去死?恶心死了,太恶心了!”

他的短信后面写了什么我已经记不清了,我只记得这些字。让自己惊讶的是,这次我没有哭,却冷笑了好久。

“明白了,谢谢 一直做朋友”

我回了短信后就关机,然后每天就是不停的吃,不停的睡然后再吃再睡,直到两周后我又收到了呆头的短信。

“对不起,我之前脑子不清楚,对不起,我不是要骂你的意思,只是我觉得你一定是弄错了,你不是同性恋,一定肯定绝逼不是!”

我没有回他而是直接打电话给他,告诉他我想玩生化危机。他让我过去,我去了。

整个《生化危机3》从开始到我打通关(我动作游戏苦手,呆头给我开了作弊模式我才玩的过去)我们两个人完全没有说过一句话。接着连续一周我都来玩游戏,从《生化危机》到《最终幻想9》再到《恶魔城月下夜想曲》一个接着一个的玩下去。我们还是很少交流,阿姨都觉得奇怪,平时我们两个玩游戏闹得都快可以把房顶掀开了,这些日子这么安静她反倒不自在了。

“你们俩咋滴了?弄点声音出来呗,要不然吓人鼓捣的”

阿姨的话还是有效的,我们两个也是实在憋得难受,终于喷涌般的释放了出来。

“尼玛!刚才我从左边往上跳你不告诉我有怪我都花了2000买血瓶!”

“你是白痴啊,左边有回复井可以免费恢复!”

“那你不放屁!”

“刚刚偷偷放了两个了!”

“!#¥¥#%@#”

我和呆头又变得和以前一样好了。

初中毕业后,我和呆头并没有断了联系,依旧经常玩在一起,在表白事件后我们再也没有提过那件事,大家依然跟从前一样。高三上学期的时候,呆头问我高考准备考哪里,我当时学习成绩很渣,三本线估计都很困难,我就说我不知道。呆头说他开始学画画了,可以走艺术生路线,高考录取线会低一些,我向来对于他提出的事都无脑支持,所以这次也是一拍脑子就要去考艺考。

我爸妈向来很支持我的决定(他们也是知道我学习不怎么样)于是我就报名了呆头学画画的补习班,开始我的学画之路。

班里除了我和呆头,还有两个人跟我们走的比较近,一个是呆头暗恋的高中同学橙子和只有16岁的小宅男康康。我一直视橙子为情敌,不过其实根本就多想了,橙子跟我说过她对呆头完全没感觉,可呆头就是一个劲的死追人家,每天上课不是给人家带可乐就是带水果,我说“你这追女孩的手段都是文革时期的吧,现在哪有人这么追的,你应该一下子把她按墙上狂吻,吻到她爱上你为止,人家道明寺就是这么追杉菜的”呆头觉得有道理,不过他那么怂,最后还是没有那么做。

在那之后我又出了好多馊主意给呆头,他有的照做了,有的就怂了,不过不管怎样,最后都搞得橙子对他越来越无奈(我是一只腹黑的金牛)。

有一天,橙子在画画的时候一直郁郁寡欢,在我们的追问下橙子才说,最近有一个别校的流氓一直纠缠橙子,每天还硬要送她回家,她很害怕。呆头觉得英雄救美的时机来了,“我今晚送你回家!我看谁敢骚扰你,我让他~~!”说着抄起画笔在空中大大的写了一个“干”字。 “所以你要干了那个男的嘛”我放个冷箭,呆头没有理会,继续在那边自high。下课后却一把拉住我和康康,要我们两个一起保驾护航。

“人家女生叫你一个保护她,你却叫两个人保护你``这合理嘛?`”

“哎呀 我们人多在气势上就先压倒他了”

没办法,我跟康康就上了贼船,跟他一起护送橙子回家。那天晚上下课后我们几个刚下楼就碰到那个流氓,橙子对流氓说“他们三个可以送我回家,真的不用你了”流氓直接无视我们三个“没关系,可以一起呀~”,于是就有四个人送她回家,橙子在中间走,流氓在她身边,我们三个殿后,搞得跟要去西天取经似的。

呆头在路上一直小声的跟我商量一会儿要怎么动手

“我攻击下盘,你锁喉,康康可以在旁边尖叫,震吓敌人”

我说“你怎么不干脆摆出八门金锁阵好了”

“真的有这个阵吗?”

我无语。

后来我们一直送橙子到她家楼下,直到她进门了。

我们正准备走的时候却被流氓给叫住了。

“你们几个谁在追她?麻溜的给老子交代”

我们面面相觑,呆头缓缓的举起手来。

“三个数,你从车上下来”

他恶狠狠的对着跨在自行车上的呆头说道。

“我觉得车上挺好的,为啥要下来?”呆头说得有气无力。

我心想说“呆头做得好,偏偏不下来,如果他动手,我们就一起上,就不信打不过他”

结果流氓刚数一个3,呆头就下来了。(我擦``还能再怂点嘛)

“就你TM想跟我抢女人是不?”流氓走过去抓起呆头的衣领

我见状不对马上打圆场“有什么话好好说,不要动手”

康康则整个人早就吓呆,进入“我是木头人”模式。

流氓转过身“就你想为他出头啊,你知道我是谁不?来来来,你过来”

流氓拉着我走到旁边一个单元楼里,我心想说完了,一顿挨打肯定跑不了了。

“你知道我是谁不?”流氓又问。

“我不太清楚”

“操 你去120中学打听打听,问他们知不知道XXX”

“哦``好像是有听说过”(纯鬼扯)

“听过就好,以后给我老实一点!”

“那还打不?”

“你们三个人,我一个人,怎么打,想打我们改天约个时间 各自叫人”

既然不打了,我们两个人就从单元门出来,呆头和康康以为我在里面被打了,同时对着我投来了同情的目光,我翻了个白眼。

“走了,没事了”

然后我们三个+流氓,四个人一起骑车离开橙子家小区。跟流氓分开的时候,呆头居然还跟他挥手说了再见。

第二天 画画的时候,橙子一直问我们昨晚发生什么了,我们三个支支吾吾的说我们好好的教训了流氓一下,让他别再纠缠你了。橙子还很高兴,谢谢呆头主动提出保护她,呆头跟被打了鸡血一样,拍着胸脯说以后橙子的安全都由他负责了。我的白眼真的都可以翻到送他回家了。更搞笑的是,下课后呆头磨磨蹭蹭的一直不走,橙子走了后,他才跟我说怕流氓今天回来堵门口报复,想在教室里先躲一下。

我说“你不是吧``这样要等到什么时候”

最后想到一个方法就是让康康先下楼看一下流氓来没来,然后喊暗号给我们,我们再下去。

如果流氓在就喊“乌鸦”

如果流氓不在就喊“喜鹊”

此后的一周里,每天下课都能听到楼里回荡着康康的叫声

“乌鸦!”“乌鸦!骗你的~是喜鹊啦~”

 

随着高考越来越临近,我们也都开始报名艺考的项目,因为我这个人根本就没有艺术天赋,学画画全都是为了能有更多的时间可以跟呆头厮混在一起,所以我画的东西别说考试了,普通人看到也会觉得就是一坨shit,这种水平要想艺考根本就是去折磨考官的眼睛。

前思后想下我觉得报一个不需要那么多技术含量的科目可能通过率还能高那么一丢丢。于是我就报了表演考试。康康和橙子很不解我的选择。“艺考不考画画,你干嘛来学啊,只是因为爱好?现在高三生都这么闲嘛?” 我在心里苦笑着,把“爱好”的“好”字去掉就对了。

我和呆头都在网上报好了名,考点都在北京传媒大学。想到可以和他一起去北京,我内心也是好多只小鹿斑比在狂奔。

临考试之前的一个月,我和呆头基本上都不去上课了,每天都在玩游戏或者去康康家蹭漫画看。康康作为小宅男出生在一个经济条件不错的家庭,住的房子比我们大,还自己有一个独立的房间来放手办和漫画。

我和呆头第一次去的时候就震惊了,房间内三个书柜被各类漫画塞得满满当当,一个特制玻璃柜里面是价值不扉的日本原版手办,满墙的二次元美少女海报。

我对呆头说“以后还好意思跟别人说自己是宅男嘛,你家的漫画还没有康康家厕所里面放的多”

呆头不屑的摇摇头“没啥了不起的,漫画再多也还是要被蹭的~”随手拿起一本开始看起来了。

“啊!”康康一声惊叫,吓得我差点尿出来。

“你平常在家总是这么叫,你爸妈受得了嘛”

“他看的那本!就是我之前一直跟你们推荐的日本新的超好看漫画《DEATH NOTE》”

“男主角捡到死神的笔记,然后跟破案神童L之间展开了夺命连环智商大作战,期间更有第二杀手xx登场……”康康眉飞色舞的说着,呆头则仔细看着漫画的人物介绍,我则仔细的看着呆头看漫画的样子,有那么一秒,希望时间可以走慢一点,不过时光飞逝起来有时甚至你根本察觉不到,当我们再抬起头的时候,窗外已经漆黑一片了,呆头硬是看完了6册漫画,这跟我当年站在学校附近的小书店站着蹭看完一整本《第十九层地狱》逼着书店老板槊封了所有小说可以一拼了。

回家路上呆头一直很亢奋。

“小猴子,如果你送给我后面几册《死亡笔记》漫画的话,那我捡到死亡笔记就不会写你名字!”

“就算你写了我名字,我也不会怎样,还记得上次我们帮体育老师去器材室拿篮球嘛?我让你写我的名字,结果仨字写错两个,死亡笔记到你手里,也变成了错别字笔记”

“那如果你捡到笔记你要怎么用?”

“先处决了初中时候欺负你的那几个贱人”我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你还记得他们呢啊,我前两天还见到阿杰了,你知道,他就住在我家附近”

我停下脚步“别告诉我,你还很犯贱的跟他打招呼了”阿杰就是初中的时候每天都让呆头翻墙出去给他买午饭的那只猪。

“不仅打招呼了,我还请他吃麻辣串(校门口脏小吃的一种)了”

“那你有没有在他吃麻辣串的时候用力把麻辣串钳子插入他的喉咙~”

“哎呀~大家都是同学,没必要一直记着以前的事啦”

“就是你这种软柿子的性格,所以才总是被他们欺负,别总是当老好人,因为到最后该讨厌你的人还是会讨厌你,可在乎你的人往往会被你伤到”

“干嘛说这个,不早了,赶紧回家啦”

终于,艺考的日子来了,我和呆头收拾行李,踏上了从沈阳北——北京的绿皮火车。我们两个都是上铺,床位正对着彼此,非常方便交流。

“我们来联机《ポケットモンスター》(精灵宝可梦)吧”呆头放好行李后拿出GBA(任天堂第二代掌上游戏机)。

“好啊,上次跟你要的大舌贝你都还没有给我抓到呢”

“你先把暴鲤龙还给我好嘛,明明说借来看看,结果传给你就不还了”

“你自己再抓一个不就好啦!小气鬼~~”

我们一路玩一路闹一路笑,根本就没怎么睡觉。结果第二天早上到北京的时候两个人都变成中国国宝大熊猫了。下了火车正好又碰到了一个呆头的高中同学,他也是来参加艺考的,他提出要跟我一起住宾馆,这样三个人可以分摊房费,其实一开始我是拒绝的,呆头这厮倒是很愉快的就答应了,无奈只能带上这个电灯泡。

我们的宾馆是北京站附近的如家,房间不大,屋子也很简陋,里面有两张小床,我和呆头一张(兴奋兴奋),另外一个人自己一张。那晚我基本就完全没有合上过眼。

第二天我们就要去考试了,因为昨晚完全没睡觉,我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呆头倒是睡得好,一直嚷嚷我们考完试要去哪里玩,我说你先考完了再说吧,说不定考完了你就哪里都不想去了。我也是很佩服自己乌鸦嘴的能力,因为我们的考试简直只能用地球毁灭级别的糟糕来形容了。我之前在网上看到考表演的学生可以念自己的东西,于是就精心的准备了一个小故事,要声情并茂的展现出来,结果考表演的时候我居然是第一个上场的,其余考生在教室内围成一个圈,我站在圈内,正对着三个考官老师,本来就紧张得腋下都湿了,刚开始要念那考官老师居然说不可以拿东西念。我当时就懵了,不拿这个我根本就没准备别的啊。

“你可以即兴的表演点什么,背一首诗或者编排一个小片段什么的”其中一个考官说道。

于是我真的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背了一首诗!

白日依山尽

黄河入海流

一穷千里母

更上一层楼

挖槽了!在艺考考场上背了一首诗这种事估计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吧。才艺表演部分就更可怕了,我准备了一首英文歌《Yesterday once more》唱得那叫一个难听,中间还忘词,后面基本用“yesterday”这一个英文单词循环唱完了整个第二段。那圈学生估计都快被我折磨死了,一个个想笑到cry但却都要在那里演没事,就冲着他们这种演技也应该全通过了吧。最倒霉的是,你演完了你不能走,你还要坐在那里看整个教室里所有人都考完才能走,于是我就坐在那里看着一个个可以完全把我的表演爆菊十次再丢进油锅煎炸二十分钟然后从喜马拉雅山顶丢下去的精彩演绎直到最后。

好吧,我是没有什么表演天赋了,明星梦也跟着那首诗以及那首歌完全碎成渣了,只能期望呆头那边顺利,起码我们不白来一趟。那天呆头从考场出来的时候笑意盈盈,说他发挥的很好,校方找来了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让他们画,他完全画出来老头的神韵,甚至连内心戏都画出来了。我看到他这么有信心,着实长出了一口气,然而就在呆头去买地铁票的时候,他的高中同学把我拉到一边。

“虽然我不想说,不过我觉得呆头应该不会过哎,你要劝他乐观点。”

“哈?为什么啊?”我惊愕

“画画的时候我坐在他斜后方,他完全把那个老头画成了一块矗立在花果山猴子形状的石头,而且还是母猴子”

“不会吧…..他不是说他连内心戏都画出来了吗?”

 

此后的几天,我一直有意无意的跟呆头透露一些负面信息“哎呦~其实就算没考过也没什么啦”“我觉得我们高考成绩也许并不会那么糟糕”“不学画还有别的可以学啦~”

呆头却完全不理会,甚至都打电话给三姑六婆告诉了人家他画出了“内心戏”的故事,更说自己考试的那一刻齐白石附体。

看来只能等到放榜那天了…….

放榜的前一夜我一直辗转反侧,心里有个声音告诉我如果再不做点什么,明天晚上就要回去了,可能就没有机会再这么接近自己喜欢的人了。我转头看着已经熟睡的呆头用0.02秒做了一个决定,吻他!。

于是我就吻了,呆头忽然睁开眼睛,我和他同时被对方吓了一跳,他一把推开我,然后转了个身又睡了。于是我保留了18年的初吻就这么送出去了,虽然它可能不会是人生中最重要的那个吻,却一定是无法忘记的那个。

第二天一早呆头就开始嚷嚷着要去看榜,似乎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的事了,我此后也再没有提过这件事。等我们三个赶到传媒大学的时候,里面已经挤满了人,都是来看榜的,我知道我那首诗肯定不会让我考上,索性干脆不去看了只陪呆头来看他的,心里暗暗祈祷他画的那幅“花果山母石猴子”能打动评委们的心,呆头则信心十足,看板的时候就已经用电话连线他妈,实况转播现场情况。

“妈,这块老多人了,贼挤,我看着呢,还没找到,它这个都不按照姓氏排序的,你等我找一下啊”呆头一边说一边对我摆了摆手,我点了点头也开始仔细的寻找那个最熟悉的名字,可我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又一遍怎么也找不到呆头的名字。

“哎呀!有了!有了!!啊啊啊啊啊”呆头忽然尖叫起来。

“真的啊!哪呢!”那一刻我心里真的有小沸腾了一下,结果···

“你脑缺氧吗?人家是李X林,你是李X麟,自己名字都不认识,你四不四傻”

“会不会是名字写错了?字都差不多的”

“名字有可能写错了,但后面性别还有个“女”字呢,你啥时候变性了,我咋不知道呢?”

呆头叹了一口气对着电话说“妈,我刚才看错了,那个不是我,你再等等哈”又开始抬起头努力的寻觅,但他眼睛已经开始泛红了,顿时我就觉得整个天都阴沉了下来。

“你先把电话挂掉吧,让阿姨跟你一起着急好吗?”

“没事”

呆头的同学已经在榜上找到了自己的名字,眉飞色舞的跑过来告诉我们,这下子呆头真的眼泪快掉下来了。

“走吧”我拉了呆头一把。

“你想走你自己先走”呆头甩开我的手,还在执着的看着。

“那你慢慢看”我到旁边的花坛一屁股坐了下来。

呆头就矗立在红榜下面,死死的盯着那张榜,早上没吃完的半个面包在他手里已经被捏成了泥状。他的脸憋得通红,右手一直不安的拽着裤子,整个人就那样的站了将近一个小时。

“哭吧”我走到他身边,递给他一瓶刚买的可乐。他接过可乐,用通红的眼睛看了看我,哇的一声抱住我大哭起来,我也眼泪开始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这不是终点,也不是世界末日,机会总还有的”

呆头一句话都不说,只是一直哭一直哭。我也不再说话,只是紧紧的抱住他,我们两个人的肩膀都被对方哭湿了一大片,回去的路上我们都变成了”左肩湿人“(好冷)。

晚上的时候呆头的同学请我们两个吃饭,庆祝他中榜。我们在北京站附近找了一个露天小餐馆,要了3瓶啤酒一大堆的烤串还有两盘花生米一盘毛豆,吃了起来。“真的,我觉得我这个人特别幸运!从小到大都是…我之前…..告诉你…….“

呆头的同学滔滔不绝口沫横飞的讲着他一路走来的人生哲学,我和呆头一言不发的听着,不时还假装点点头认同的样子,其实魂魄早不知道飞哪里去了。我心里全是-等回去应该怎么安慰呆头,呆头则略有所思,不知道到底想什么呢。

“来!干杯!全在酒里!”呆头同学半瓶啤酒一饮而尽。

我和呆头也把酒一饮而尽,那一瞬间,似乎真的觉得有些事情就要结束了。

 

登上回家的火车,放好行李,我们两个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我抓耳挠腮的想了半天到底应该说什么打破沉默最后却只蹦出了“要不要上厕所?”这种好想打残自己的白痴问题。呆头抬头看了我一眼,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对了 到了北站,我们先找个地儿吃点东西,然后打车回去吧”

呆头原本躺下了听到这里马上又坐了起来,神情若有所思,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了?”

“那个``嗯``到沈阳后你先回去吧”他憋出了这么一句。

“啊?为什么啊,明明顺路的,打车路过你家的呀,你先下就好啦”我很不解。

“嗯…我女朋友来接我”呆头声音非常小,但每个字对我来说都震耳欲聋一般“

“女…朋友?”

“嗯,刚交往没有多久,所以就没跟你说”

“哈哈,真行啊,这么快就找到女朋友了,给我看看长什么鬼样子”我用一秒钟调整好情绪,半开玩笑的调侃道。

“比你好看多啦!”

在火车上的10几个小时里,是我觉得我还能拥有这个喜欢了整整六年的人的最后时刻,火车进站后,我也许就再也没有理由再缠着他了。脑子里飞快的闪过了我和呆头这六年来所有快乐的瞬间,从两个人大吵大嚷的玩着PlayStation,到那场雨中体育课呆头对着摔倒在泥里的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再到他白天抱着我大哭的样子。如果每个人的人生就像一个不停进站出站的列车,这次呆头也许真的要从我的这辆车上下去了,也许就算以后再遇到,也只能是车窗前的一闪而过,不会再是卧铺对面的谈笑风生了。想到这里,我有点哽咽但又怕被呆头看到,所以急急忙忙说要去厕所。

我在厕所哭了好久,等我回来的时候呆头都已经小睡了一觉。

“你去厕所干嘛了?怎么打么久,是不是在里面偷偷打飞机了”

“打你个头,我拉肚子”

“你一直不出来,刚刚门口有两个老头都拉裤子里了”

“那你怎么不张开嘴给人家用一下”

“呃,你还要不要我吃夜宵了”

“你的夜宵在老头裤子里”

“够啦!”

我们两个贫着贫着,不知不觉火车就进站了。从出站口出来的时候,呆头的女朋友第一时间就跑了过来,她还给呆头带了一件外套。我礼貌性的打了个招呼,就跟他们说再见,自己先离开了。

往外走的时候回头看到他们两个背影,觉得从今天开始,心里有一部分消失不见了。

那就是“初恋”吧。

赞(0) 打赏火腿
文章名称:《初恋荷尔蒙:少年藏不住的心事,就是我喜欢你》
51虹马网同志生活全方面网站,同志小说、同志电影、同志帅哥看不停,还可以分享和欣赏同志生活百态,感情交流等。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