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虹马网
潮流gay生活社区

有时候想谈个恋爱,没想到只是约了个炮。

我是一个旅行者,大学还没上完就已经跑遍了祖国的很多地方,我喜欢旅行,而不是旅游。

在我看来旅游那是富人的生活方式而并非我自己的——这个穷人。

其实旅行更多的是穷游,基本上是每年的寒暑假,随机选择一个心仪的地方,来到这座城市,生活一个月,接触这个城市的人以及文化和风景。

也就是今年寒假,我大三,来到了仙都南宁。

来到这里之前也就是知道了南宁也是个“gay城”之称,刚下火车就看到了各种预艾滋病的标识,路上到处是艾滋病的传播方式宣传,引人注目的是,同性传播。

暂时落脚在一家青旅,接待我的是有点娘气的前台小哥哥,这里不带任何歧视,只是气质如此,我也只能这么描述。

收拾好一切便开始搜寻着寒假工作的事情,经历了简单的面试,最终敲定了一家餐饮企业,位于南宁最繁华的小吃街中山路。

工作安定,住宿倒是又成为了我的新的问题。

员工宿舍里一屋子的脚臭气,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桌子,不能正常的休息,而我只不过是想有个属于自己的时间和空间,因为我需要写日记。

就这样,我租了个沙发在一家青旅,不算环境很好,蛋有自己的空间和时间,我很开心。

每天的生活就是上班下班,睡觉,早起在邕江跑步,在共和路买菜回去做饭,下午四点准时上班,夜里一点下班。

那天,小蓝亮了,是一个小哥哥发来的消息。或许是看了我的动态简介,第一句话就问我

“辅助?”

“嗯,不过有点坑。”

这之后就再也没了联系。

看了一下他的动态,照片很耐看,觉得自己配不上他,也就再也没了骚扰。

在上班的我手机又亮了,他说

“好近啊,你在哪里?”

“中山路,我在上班”

“我正好要去中山路,见见你吧。”

我有点犹豫,不光是因为上班,更重要的是对自己并不是很自信,半天也没有回任何消息。

“???怎么了,我快到中山路了哟!”

“你来吧,我在一个烤生蚝的摊位,能不能见到看缘分吧”

“我穿的白色外套,蓝色的围巾”

“嗯”

就这样,我怀着惴惴不安地等待,其实一开始我就已经看到了他,但是自卑让我退却,没有打招呼。

“嘿,我看到你了呢!”我高兴的告诉他。

“啊?我还没看见你呢!你在哪呢?”

“我现在已经不再外面了,头头让我回去帮忙啦”,其实并没有,只是因为工作的原因,油烟太多,不想让别人看到“落魄”的一面。

“这样啊,我明天休假,有没有兴趣来我这里玩。”

我思索了片刻,最后还是答应了他,一是因为我觉得他还OK,二是我想在南宁认识新的人。

“要不你下班来这里,我等你!”

“我可是1点才下班,到你那里已经夜里两点了,你会等我吗?”

“没关系啊,我会等你的。”

合上了手机,心情有了小确幸,多了一份等待。

还有1个小时就要下班了,我真的等不及了。

偷偷地找个地方开始百度路线,当我查到距离我7km地时候,脑子嗡了一声,距离是不是有点远了。

因为我计划是骑着单车去找他的,7km确实吓了我一跳,因为穷人的孩子,不想着打的去那里。

下班我应约去找他,这是经历过心理斗争的最后结果

路途那么远,我想,我还年轻,年轻就应该做,不怕,以后后悔才是最可怕的。

说实话,路真的很远,也很难走,艰难的骑着单车,硬是从市中心骑到了国道上,沿着国道最后找到他的住处。

望着闪亮的标志建筑,我告诉他我已经到了,他说马上就出来。

说实话,接近一个小时单车骑行似乎并不是很累,或许是好奇已经拯救了体能,才驱使着我到这里。

凌晨两点的灯光照的路面斑驳,我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希望我见到的他会是我喜欢的人。

“嗨!”他挥了挥手。

我是那种自来熟的人,一见面感觉就像见过的人一样。

当我看到他的那一刻,我知道,他,我是真的以前见过,在哪?我忘了,在梦里?或者是在前世?

我缓了缓神,笑着和他一起回去。

电脑上依旧放着他在等我时的纪录片,美洲豹像是找到了配偶,开始努力地捕猎,发挥自己的本领,养活自己的家人。

“咳咳,我想我还是去洗澡吧,一身都是生蚝的味道。”我有点怯怯地说。

“嗯,你去吧,洗漱用品在里面随便用,不过拖鞋只有我这一双,你来穿我的吧。”

“啊?可以吗?”

我像是试探似的再次确认。还没有说完,他就把拖鞋踢给了我。对我自己来说,拖鞋算是很私人的物品,给别人使用说明已经不再对你戒备。

接着我就去洗澡了,洗洗搓搓过了五六分钟。

“好饿啊,要不要我们点个外卖吃?”他说。

“可是现在已经半夜了啊,再说我也不是很饿,我们可以早起吃饭。我们还是早点睡觉吧。”

“也是,那我们睡觉吧。”

床只有一张,人却有两个,两个男人。

我们一起钻进了被子,面对着面。

看着他的面容,典型的南方人,精瘦的骨骼,浓眉,大眼。关键是,他让我想起了我的数学老师,总是一致的口音。

“你今年大几啊?”他先说了句话。

“大三,你毕业几年了?”我也抛出了一个问题。

“去年毕业的,我在深圳读的大学,学的临床医学。”

“真的啊,那你怎么在这里工作,不去医院呢?”我在他的动态里知道他目前在酒店。

“去年要做手术,耽误了些时间,再说我也不想那么早工作,想玩半年再说。”

“手术?什么手术啊?”好奇心使我发问。

他慢慢地拉住我的手,慢慢地移到了他的肚子上,“急性阑尾炎,刚做完。”

“嘭、嘭、嘭”我似乎听到了我的激烈心跳声,

我咽了口唾沫,我感觉我的脸已经开始红了,准确的是开始烫了。我的手还在他的肚子上,手指微微弯了一下,一动不动地停在那里。

“我,我也做过,做过阑尾炎地手术。额,嗯,在很小的时候。”我结结巴巴地说着。

我看着他的眼睛,他也在看着我。

那种感觉就像是,我们曾经认识,在哪里,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此时此刻,我们在一起。

我的手还在他的肚子上,抚摸着他的疤痕,手慢慢地滑动,我抱住了他,我和他紧紧地搂在了一起。

我知道这或许是不对的,可是,我真的难以把持住自己,他是这样的符合我所有的标准,医学生是最大的目标点。

我搂住了他,紧紧地抱住,我们的胸膛紧紧地贴在一起,彼此可以听见心跳。

我用手慢慢地撩着他的头发,开始鼻尖碰着鼻尖,互相摩擦着。

鼻尖离开,我们互相看着,每个人都在掩盖着自己的荷尔蒙,不让自己那么浮躁,就在眼神交汇的那一刹那,我们吻在了一起。

都在互相探索者对方,衣服扯掉,开始内心的狂放,释放心中的热火。

醒来已经是早上十点来了,我们角色互换,继续昨夜的狂野。

我们一起洗澡,我们相视一笑,都有点不好意思。

太阳高照,我们一起吃了卷筒粉,一起逛街,最后到邕江边上。

我拿到了自己的快递,是新办的身份证,拿出来看了一下。

“诶,看见了没,我可是97年的。”我笑嘻嘻的说。

“你看我的,壮文认识吗?”他也拿出了自己的身份证。

我知道了他的名字,他知道了我的名字,这也许就是诚意吧,没有刻意的证明,只是单纯的玩耍。

我知道了你,满满,你的名字。

匆匆的上班时间就要到了,我们暂时分别,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路还很长,需要考虑的还有很多很多。

想到这里就有种想哭的感觉。

难得遇到真心喜欢的,却有着无数的羁绊。

但是,转念一想,人也就短短的一辈子,要追求自己真心喜欢的,不后悔才是我的人生格言。距离确实会产生隔阂,但是我也知道,他的出现只会让我变得更好,我也会为他变得更好。

分别后的一天,满脑子都是昨天一起在画面,在邕江边的漫步,在电梯里的强吻,都让我难以释怀,只是一天不见而已,就这样的难受?

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和我的头头请假,计划九点下班然后去找他。

“告诉你个好消息。”我打开微信告诉他。

“什么?”

“我今天九点下班,十点的时候就到你那里了!”我眉飞色舞地在键盘上敲字。

“昂,别了,我今天有点累,明天还要上早班,你别过来了。”

我感到一阵的失落,可是假我已经请了,我今天怎么说也要去看看他。

“没事,我就是过去看看你,什么都不做。”

然后就再也没有消息,我想我是不是有点赶紧了,但是转念又想这种感觉这是第一次,不管怎样,不能错过啊。

九点一到,我开始出发。

到了他的门前已经十点,屋子一片漆黑。

我敲敲了门,没人应。

“我已经到了”没人应。

“你开下门”依旧没人应。

一个人在门外,看着外面的车来来往往,心中难免伤心起来。

大概过了半小时,他开了门,他睡着了。

“快点洗洗睡觉,明天早班。”他喃喃道。

我为自己的等待感到满足,至少,我等到了门开,等到了他。

洗完,马上钻进他的被窝,他紧紧地抱着我,或许是让我等了许久的愧疚,我也紧紧地抱着他,告诉他,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再次见面已经是一周后了。

他在收拾着行李,告诉我,他要回家过年了。

我说,好,来年见。

真真的过了“一个”年,住的地方也没人,都回家过年了,100平的大房子只有我一个人过除夕,春节。

说真的,我想他了,希望快点再快点,他回到南宁。

时间过的是真的过的飞快,转眼间我的兼职就到结束了,一个月的南宁生活快要画上了句号,等到工资一发,我就要开始真正的旅行。

那一天还是到了,告别同事,告别这条中山路。

庆幸的是,他也回来了,在我结束兼职的时候,我又找到了他。

希望在见到你之前时间过得快一些,见到你的时候时间慢一些。

我们抱在一起,我们缠绵着,吻着,吮着,抚摸着,我们沉浸在我们的世界里。

在那刻我们属于我们两个人,谁也不再是谁,只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是自己的一部分,已经和自己融合在了一起。

我们鼻尖蹭着,笑着一起进入了梦中,那是一片净土,在那里可以实现自己的愿望,在那里,我会和他一直在一起。不会因为之后的距离而分开。

清早的闹钟响起,他洗漱走向自己的工作,我洗漱走向自己的站台。

站台已经预示着分别,只是我们在正确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遇见了喜欢的人,我们在一起很快乐,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这次分别并不是不见了,只是随后的一切告诉我,这次分别,就是分别。

两天的旅行开始,两天的旅行结束。

当我从火车站下来的时候,想象到了这个城市的这个人,不管怎样的疲惫,你都要找到他。

从车站到他那里有直达的公交,不到20分钟就到了。

可是,屋子确实漆黑一片,难道睡觉了?不应该的,这才9点。带着疑惑给他打通了电话。

“你在哪里啊?”我满怀期待的问着。

“我在外面打麻将呢,今天应该不回去了。”他淡淡的说道。

“别啊,我这才刚回来,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你完事快回来吧。”我有点着急。

“其实,我现在和我对象在一块,他今天邀我出来打麻将,我今天可能回不去了。嗯,就这样。”

虽然事情过去了那么久,但是此时此刻当我在编辑这段文字的时候,身体还是抽搐了一下,还是不愿这样狗血般的的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我只想说,他或许在骗我,或许他说的对象就是我呢。

但是,并不是我。

这件事,是真的,他和前任复合了,就在我要和正式告别的今晚,我们面都没有见,来了一场这样的告别。

那晚,我就近找了一家网吧,抽了一盒烟,一个人哭肿了眼睛。可就算这样,我还是带着我准备好的告别礼物,放在了他门口。

礼物是一个海螺,里面有一个寄居蟹,它不敢出来,就像我一样不敢去面对他了。本来今天就是要走的,只是没想到是这样的离开,就算不甘心,就算再难过,我也只能祝愿。

我们都可以很幸福。

赞(1) 打赏火腿
文章名称:《有时候想谈个恋爱,没想到只是约了个炮。》
51虹马网同志生活全方面网站,同志小说、同志电影、同志帅哥看不停,还可以分享和欣赏同志生活百态,感情交流等。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51虹马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51虹马同志网站51hongma.com提供最新的同志资讯和方便的同志交友服务,还有高品质的耽美电影

虹马商城51虹马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