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虹马网
潮流gay生活社区

我在韩国的419 我做了0

我在韩国的419 我做了0

我在韩国的419 我做了0

我不要赤裸裸地写性,只是想客观地描述一下,第一次做0时的心里感受,权当是跟大家分享经验,请不要用有色眼光看待。在此之前,我必须澄清两个误区,一是某网站发布的消息,说韩国男人的JJ长度全球最小,这不靠谱。另一个是我朋友小雄告诉我的“做0真的很爽”,结果我却痛得要命,看来谣言害死人。

那个时候,我已经25岁,身体发育成熟,但心智尚有些幼稚,对贞操观也看得很重。跟网友约会,上床摸摸可以,如果真刀真枪地实干,就会推三阻四。我总觉得,在我未遇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人时,起码的贞操是要守一守的,这也是一种必要的自我保护行为。还好,那几个男人并没有强迫我发生XXOO,倒是有一个江苏的小帅哥,心甘情愿地被我给XX了,有点过意不去。说实在的,那种XX的感觉跟打飞机没什么两样,充其量是打飞机的一种变形金刚罢了。

刚好,公司派我去韩国研修一个月,其实就是公司的一项福利,让一堆中国人去旅游的,我们又不会韩语,有什么可研修的。研修地点在釜山,离日本比较近,是海滨城市。这个城市不算很大,高楼大厦也不及深圳多,但很干净,又有很多海鲜可以吃,算是有口福了。说实话,一般的韩国人长相都非常普通,走在大街上,也看不到什么俊男靓女,电视剧里的那些明星都是靠手术整出来的。

接待我们的小金,以前在北京留过学,会讲中文,年纪大概不到三十岁,对我们都非常热情,尤其是对我,格外亲切。他的老家在蔚山,是一个汽车工业城,不过韩国的国土面积并不大,从这里去那里,也用不了多少时间。小金的皮肤有点黝黑,笑起来两排牙齿雪白整齐,这种男人最有爱了。他的样子蛮帅的,我私底下问过他“小金,你到底有没有整过容啊?”他笑着说:“你看呢?”我凑近看了一下,似乎下巴也没什么伤疤,他又说:“整容很贵的,有那些钱,我不如投资房地产,早就升值了”,我听了,也就信了。

夏天住在海边,最好的活动就是去游泳,于是我常常央求小金带我去海边玩,因为我需要一名韩语翻译,这边的韩国人都不太会讲英语,偶尔为了买一些小东西,浪费半天时间。小金的腿毛很重,黑黑的粗粗的,看上去像只黑熊一样,有时他穿短裤,我就会很认真地看他的腿,他问我:“你在看什么呢?”

我说:“没什么,看看你的腿”

“我的腿怎么了?”

“我们中国人常说,腿毛重的人,X欲比较强”

他念叨着:“X欲,X欲”,突然若有所思地说:“不会的吧,我很一般的”,一副无辜的神情,我就笑笑,没有接话。

有时晚上,他也会约我,一起到公司外面的路边摊喝酒,韩国的路边摊文化,跟中国的大排档很相似,吃的都是什么烤鱿鱼、炒年糕之类的东西,我问他:“小金,你有女朋友吗?”

他说:“以前在中国留学的时候,有过一个,是个越南人,后来毕业了,她回国去了,就分手了”,他讲这段话的时候,轻描淡写的,眼神中似乎在怀念从前的美好时光。

“那为什么不找一个韩国人呢?”我接着问

“这个嘛,还没有遇到合适的”他有些不好意思回答

“我看企划课的具小姐,就挺漂亮的,要不然你去追求她,怎么样?”

“她啊,我可不敢,很多人都喜欢她的”

“别人喜欢,你也可以追求啊”

“我不要,难度太大了”

“像你这么帅,没有女朋友太可惜了”

“那你有女朋友吗?”

“我?没有啊”

“要不要我介绍一个韩国女孩给你啊?”他开起了我的玩笑

我很严肃的地说:“我不太喜欢女人”

“不会吧,你开什么玩笑?”

“真的”

那时,我还不知道小金是不是同志,也没有往这个方面去想。

有一天,就是我们快要离开的前几天,小金和我在外面喝得有点多了,他提议去他家里,给我做些醒酒汤。说起来,韩国的烧酒,喝着跟白开水似的,但是几瓶下肚,也会晕晕乎乎。我都不知道怎么走去小金的公寓,一路上都轻飘飘的。他在公司附近租了一套公寓,大概40-50平米,只有一间客厅和一间卧室,进了屋,我头很晕,直接躺在他的床上,他去厨房给我做醒酒汤,真的这玩意一点儿也都不好喝,有股子鱼腥味,可是喝过以后,胃里会慢慢变得不再难受。当晚,就在他家里睡了一夜,什么事都没发生。

第二天是周六,公司组织全体中国研修生去爬山,因为我还有点头疼,小金独自一人去了,并帮我请了假,我从前一天晚上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这才懒洋洋地起床。小金在卫生间里帮我准备好了一些洗漱用具,我就刷牙,然后洗了澡,换了一套他的睡衣。这时,突然感觉肚子很饿,在他的冰箱里找了一瓶酸奶及一个大苹果,吃了起来。他的房间挺温馨,也很现代,跟传统的韩国屋不同,电器基本都是三星的,看得出韩国人有多么爱国了。

下午四点多,他就回来了,满头大汗的,一进门就迅速脱掉上衣,冲进卫生间里冲凉。晚餐是他做的炸酱面,味道很赞,我们俩吃相狼狈,风卷残云。过后,还相视一笑。小金说:“阿伟,你感觉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被他无喱头的问题完全弄晕了。

“我这个人啊?”

“噢,是说你,不错啊,大方爽快,人也很帅”

“是吗?”听了我的夸奖,他很开心,立刻收拾碗筷,去厨房洗碗去了,我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之后,他从厨房端出一盘水果来,用叉子喂给我一个,搞得我很尴尬,我不太习惯跟别人喂东西吃,我自己长着手,干嘛要用他来喂呢?天色已经黑了,我要回宿舍,小金说:“我已经跟张工说了,你喝醉了,要在我家休息,今天晚上不回去了”

“谁让你替我做决定了?”

“阿伟,你生气了吗”

看着他天真的神情,我无法生气,说:“那倒没有,不回去,都没有换洗衣服啊”

“那你穿我的衣服吧,我们身高差不多的”说完,他去衣柜里拿出一堆衣服,非要让我试试,搞得我很不好意思。我心里想,那就算了,反正回去睡觉,要听张工的呼噜声,在小金这里,还清静些。

小金说:“阿伟,我们看DVD吧”

“我不懂韩文的,看不了”

“我这里有从中国带过来的一些,有中文字幕的,要不要一起看”

“那也行,看看吧”

于是,我们一起坐在沙发上看DVD,先是《王的男人》,这部我看过了,看到一半,小金换了另一部,也是一部情色片,有中文字幕。在韩国,色情杂志及DVD是合法出版物,通过网络,很容易买到的。在他换碟的过程中,我翻看了一下他的柜子,里面竟然还有几本日本男优写真。随着DVD剧情进入到高潮阶段,男女主角都赤裸着,激情着,我偷偷地看了一眼小金,他在不停地吞咽着口水,表情却很认真。不知为什么,我把手放到了他的下面,

发现早就硬硬的。但他并没有看我,似乎默认了我的行为。

我坐过去,开始用手摸他的胸部,那些并不发达的肌肉,在我的手中硬硬的,很有质感。小金并没有动,而是任由我动手动脚,他闭上了眼睛,仿佛在享受我的抚摸,电视里,男女主角还在喘息,而我们也同样心跳加速。我搂着小金的脖子,跟他亲吻起来,刚开始是小口小口的,蜻蜓点水似的,慢慢地变成大口大口的互相吸吮。小金的手,不知何时也在我的胸部摸来摸去,尤其是对我的葡萄爱不释手,弄得我激情燃烧。

过了一会儿,我们转移了阵地,在走向卧室的过程中,还手牵着手,一刻都不想分离。在那一刻,我已经被生理欲望冲昏了头,完全忘掉了自己的原则,就想跟小金一起燃烧在爱情的火焰里,化身为重生的凤凰。

在床上,我们脱光了衣服,彼此赤裸面对,互相抚摸着,他的肤色黑,我的肤色白,很像是一条白龙和一条黑龙缠绕在一起,尤其是四条腿放在在一起,更形象。小金亲吻我身上的每一寸皮肤,像是在吃雪糕,我抬起上半身,注视着他的行为,一下子联想到非洲的黑人,不禁笑了起来。他立刻停止动作,问我:“你不舒服吗?”

“没有啊,很舒服”

“那你笑什么?”

“没什么,你继续”

“一定有原因的,你不说,我要搔痒痒了”他威胁我。

我很害怕他真的搔痒痒,就说:“感觉你像个非洲矿工”

“矿工是干什么的?”

“矿工,就是在地底下挖煤的啊”

“噢”,不知道他是真的听懂了,还是不懂,反正并没有深究下去。

接下来,他想跟我69,可是他的那家伙太大了,吃起来很不方便,总有种想吐的感觉。我问他:“你这么有经验,是不是经常跟别人搞啊?”

“哪有?”他边说,还边继续着嘴里的活儿。

可能身在异国他乡,很容易对别人产生某种亲近感或者依赖感。小金的那东西,确实很大,进入我身体,也花费了不少时间。他先是倒了很多润滑油,抹在我的后面,又用手指进行了几次扩肛,然后一边亲吻我的大腿,一边就把他的那玩意塞进我的后面,我没有体会到小雄所说的那种快感,相反倒是有种想要大便,肚子胀气的感觉,至于菊花,反倒不怎么疼痛,时间长了,甚至有些麻木。小金很激动,动作由轻柔变得急促,还到处乱亲我。我没有想过,自己的第一次做0,竟然是交给了一个韩国人,而他跟我之间,也没什么发展的机会。小金说,他对我是一见钟情,可我呢?已经想不起第一次见面时的心情。

小金架起我的一条腿,放到他的肩膀上,继续对我进攻,可能我的前列腺受了一点刺激,有种小小的舒服。后来,他又爬在我的后背,或者让我坐在他的身体上,反正变换了好几种姿势。韩国人做事真够认真的,连上床都不马虎,一丝不苟。没多久,我竟然比他先射了,而且白色的液体喷射出一道射线,全都洒在他的胸前,黝黑的皮肤上有些白色透明的东西,他用手弄了一点,放进自己的口中,还说:“味道不错嘛”

“有泡菜的味道吗?”我故意问他

“嗯,有吧”

之后,他递给我纸巾,自己则在一旁打飞机,不一会儿也射了出来,量很大。他那东西确实很大,跟网上的报道不一致。我对小金说:“网上说,韩国人的小弟弟全世界最小,怎么你的这么大啊?”

“是吗,韩国人的还可以吧”

“是网上说的”

“也有可能,我的在韩国也算比较大了”

“是什么原因呢?”

“这我不知道,我爷爷的就很大,爸爸和哥哥的也很大”

“这你怎么知道的?”

“我们经常一起洗澡的,看过啊”

原来韩国人一家人,经常一起去泡温泉或者洗三温暖,彼此之间的大小尺寸都一清二楚,这跟我们中国的国情相差很远。

一晚无话,我们抱在一起睡觉。周日的早晨,阳光很好,小金晨勃了,他的咸猪手伸进了我的下面,搞得我也硬硬的。他一边亲着我的脸,一边在我耳边说:“阿伟,我们再来一次,行不行?”

昨晚被他搞过以后,总感觉G门有些异样,松松的,如果收缩一下,还有点微微的肿胀之感,虽然没有流血,可是也并不想被他再搞一次,况且我的快感不多。他的手指开始在我的后面抚摸,让人不舒服。我挡开了他的手,并说:“不要了,不太舒服呢”

“怎么了?”他很关切地问

“没什么啊,你的那玩意太大了,当然会不舒服”

“可是一般人都会很喜欢啊”

“昨晚,我是第一次做这个”

“是真的吗?”

“嗯,真的”

他像是中了彩票大奖一般,在我的额头上重重一吻,连说:“没想到,没想到”,但他并不肯放手。我就用手,帮他打了飞机,看着他的那根黑黑粗粗的家伙,在我的手中慢慢胀大,然后喷射出液体,真的很刺激,他的精Y似乎格外洁白。等他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之后,又色眼迷离,为我用嘴巴服务了半天,搞得我也射出来。这才心满意足,不得不佩服韩国人的服务精神。

以前,我一直以为第一次做0,一定要交给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后来事情真的发生了,我才明白,所谓的“处女情结”不过是自己给自己下的套。我们做男人的,又没有什么处男膜,根本不必刻意地去保护那张膜,只要能过了心理这一关,人人都可以做0的。况且,在这个过程中也不存在,谁占便宜,谁吃亏,X爱本来是双方的事,只要大家都开心就好。

跟小金上过床的第五天,我们离开了韩国,返回了深圳。在告别欢送会上,小金拉着我的手,流下了眼泪。他说,他真的很喜欢我,而且是爱情的那一种,他想申请到中国工作,这样就可以天天跟我在一起。可我呢?从内心里讲,我确实蛮喜欢小金,但是要说爱情,这似乎还不够。或许,在国外寂寞的时候,谁都有可能放纵自己。

那以后,小金还多次给我打国际电话,发邮件,似乎他真的很难舍这段异国恋,可我已经看得很清楚,得不到的东西,永远是最好的,包括那一晚的美好回忆,这就是我的韩国一夜情。

赞(0) 打赏火腿
文章名称:《我在韩国的419 我做了0》
51虹马网同志生活全方面网站,同志小说、同志电影、同志帅哥看不停,还可以分享和欣赏同志生活百态,感情交流等。

评论 1

评论前必须登录!

 

51虹马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虹马商城51虹马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我在韩国的419 我做了0

我在韩国的419 我做了0

我在韩国的419 我做了0

我不要赤裸裸地写性,只是想客观地描述一下,第一次做0时的心里感受,权当是跟大家分享经验,请不要用有色眼光看待。在此之前,我必须澄清两个误区,一是某网站发布的消息,说韩国男人的JJ长度全球最小,这不靠谱。另一个是我朋友小雄告诉我的“做0真的很爽”,结果我却痛得要命,看来谣言害死人。

那个时候,我已经25岁,身体发育成熟,但心智尚有些幼稚,对贞操观也看得很重。跟网友约会,上床摸摸可以,如果真刀真枪地实干,就会推三阻四。我总觉得,在我未遇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人时,起码的贞操是要守一守的,这也是一种必要的自我保护行为。还好,那几个男人并没有强迫我发生XXOO,倒是有一个江苏的小帅哥,心甘情愿地被我给XX了,有点过意不去。说实在的,那种XX的感觉跟打飞机没什么两样,充其量是打飞机的一种变形金刚罢了。

刚好,公司派我去韩国研修一个月,其实就是公司的一项福利,让一堆中国人去旅游的,我们又不会韩语,有什么可研修的。研修地点在釜山,离日本比较近,是海滨城市。这个城市不算很大,高楼大厦也不及深圳多,但很干净,又有很多海鲜可以吃,算是有口福了。说实话,一般的韩国人长相都非常普通,走在大街上,也看不到什么俊男靓女,电视剧里的那些明星都是靠手术整出来的。

接待我们的小金,以前在北京留过学,会讲中文,年纪大概不到三十岁,对我们都非常热情,尤其是对我,格外亲切。他的老家在蔚山,是一个汽车工业城,不过韩国的国土面积并不大,从这里去那里,也用不了多少时间。小金的皮肤有点黝黑,笑起来两排牙齿雪白整齐,这种男人最有爱了。他的样子蛮帅的,我私底下问过他“小金,你到底有没有整过容啊?”他笑着说:“你看呢?”我凑近看了一下,似乎下巴也没什么伤疤,他又说:“整容很贵的,有那些钱,我不如投资房地产,早就升值了”,我听了,也就信了。

夏天住在海边,最好的活动就是去游泳,于是我常常央求小金带我去海边玩,因为我需要一名韩语翻译,这边的韩国人都不太会讲英语,偶尔为了买一些小东西,浪费半天时间。小金的腿毛很重,黑黑的粗粗的,看上去像只黑熊一样,有时他穿短裤,我就会很认真地看他的腿,他问我:“你在看什么呢?”

我说:“没什么,看看你的腿”

“我的腿怎么了?”

“我们中国人常说,腿毛重的人,X欲比较强”

他念叨着:“X欲,X欲”,突然若有所思地说:“不会的吧,我很一般的”,一副无辜的神情,我就笑笑,没有接话。

有时晚上,他也会约我,一起到公司外面的路边摊喝酒,韩国的路边摊文化,跟中国的大排档很相似,吃的都是什么烤鱿鱼、炒年糕之类的东西,我问他:“小金,你有女朋友吗?”

他说:“以前在中国留学的时候,有过一个,是个越南人,后来毕业了,她回国去了,就分手了”,他讲这段话的时候,轻描淡写的,眼神中似乎在怀念从前的美好时光。

“那为什么不找一个韩国人呢?”我接着问

“这个嘛,还没有遇到合适的”他有些不好意思回答

“我看企划课的具小姐,就挺漂亮的,要不然你去追求她,怎么样?”

“她啊,我可不敢,很多人都喜欢她的”

“别人喜欢,你也可以追求啊”

“我不要,难度太大了”

“像你这么帅,没有女朋友太可惜了”

“那你有女朋友吗?”

“我?没有啊”

“要不要我介绍一个韩国女孩给你啊?”他开起了我的玩笑

我很严肃的地说:“我不太喜欢女人”

“不会吧,你开什么玩笑?”

“真的”

那时,我还不知道小金是不是同志,也没有往这个方面去想。

有一天,就是我们快要离开的前几天,小金和我在外面喝得有点多了,他提议去他家里,给我做些醒酒汤。说起来,韩国的烧酒,喝着跟白开水似的,但是几瓶下肚,也会晕晕乎乎。我都不知道怎么走去小金的公寓,一路上都轻飘飘的。他在公司附近租了一套公寓,大概40-50平米,只有一间客厅和一间卧室,进了屋,我头很晕,直接躺在他的床上,他去厨房给我做醒酒汤,真的这玩意一点儿也都不好喝,有股子鱼腥味,可是喝过以后,胃里会慢慢变得不再难受。当晚,就在他家里睡了一夜,什么事都没发生。

第二天是周六,公司组织全体中国研修生去爬山,因为我还有点头疼,小金独自一人去了,并帮我请了假,我从前一天晚上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这才懒洋洋地起床。小金在卫生间里帮我准备好了一些洗漱用具,我就刷牙,然后洗了澡,换了一套他的睡衣。这时,突然感觉肚子很饿,在他的冰箱里找了一瓶酸奶及一个大苹果,吃了起来。他的房间挺温馨,也很现代,跟传统的韩国屋不同,电器基本都是三星的,看得出韩国人有多么爱国了。

下午四点多,他就回来了,满头大汗的,一进门就迅速脱掉上衣,冲进卫生间里冲凉。晚餐是他做的炸酱面,味道很赞,我们俩吃相狼狈,风卷残云。过后,还相视一笑。小金说:“阿伟,你感觉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被他无喱头的问题完全弄晕了。

“我这个人啊?”

“噢,是说你,不错啊,大方爽快,人也很帅”

“是吗?”听了我的夸奖,他很开心,立刻收拾碗筷,去厨房洗碗去了,我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之后,他从厨房端出一盘水果来,用叉子喂给我一个,搞得我很尴尬,我不太习惯跟别人喂东西吃,我自己长着手,干嘛要用他来喂呢?天色已经黑了,我要回宿舍,小金说:“我已经跟张工说了,你喝醉了,要在我家休息,今天晚上不回去了”

“谁让你替我做决定了?”

“阿伟,你生气了吗”

看着他天真的神情,我无法生气,说:“那倒没有,不回去,都没有换洗衣服啊”

“那你穿我的衣服吧,我们身高差不多的”说完,他去衣柜里拿出一堆衣服,非要让我试试,搞得我很不好意思。我心里想,那就算了,反正回去睡觉,要听张工的呼噜声,在小金这里,还清静些。

小金说:“阿伟,我们看DVD吧”

“我不懂韩文的,看不了”

“我这里有从中国带过来的一些,有中文字幕的,要不要一起看”

“那也行,看看吧”

于是,我们一起坐在沙发上看DVD,先是《王的男人》,这部我看过了,看到一半,小金换了另一部,也是一部情色片,有中文字幕。在韩国,色情杂志及DVD是合法出版物,通过网络,很容易买到的。在他换碟的过程中,我翻看了一下他的柜子,里面竟然还有几本日本男优写真。随着DVD剧情进入到高潮阶段,男女主角都赤裸着,激情着,我偷偷地看了一眼小金,他在不停地吞咽着口水,表情却很认真。不知为什么,我把手放到了他的下面,

发现早就硬硬的。但他并没有看我,似乎默认了我的行为。

我坐过去,开始用手摸他的胸部,那些并不发达的肌肉,在我的手中硬硬的,很有质感。小金并没有动,而是任由我动手动脚,他闭上了眼睛,仿佛在享受我的抚摸,电视里,男女主角还在喘息,而我们也同样心跳加速。我搂着小金的脖子,跟他亲吻起来,刚开始是小口小口的,蜻蜓点水似的,慢慢地变成大口大口的互相吸吮。小金的手,不知何时也在我的胸部摸来摸去,尤其是对我的葡萄爱不释手,弄得我激情燃烧。

过了一会儿,我们转移了阵地,在走向卧室的过程中,还手牵着手,一刻都不想分离。在那一刻,我已经被生理欲望冲昏了头,完全忘掉了自己的原则,就想跟小金一起燃烧在爱情的火焰里,化身为重生的凤凰。

在床上,我们脱光了衣服,彼此赤裸面对,互相抚摸着,他的肤色黑,我的肤色白,很像是一条白龙和一条黑龙缠绕在一起,尤其是四条腿放在在一起,更形象。小金亲吻我身上的每一寸皮肤,像是在吃雪糕,我抬起上半身,注视着他的行为,一下子联想到非洲的黑人,不禁笑了起来。他立刻停止动作,问我:“你不舒服吗?”

“没有啊,很舒服”

“那你笑什么?”

“没什么,你继续”

“一定有原因的,你不说,我要搔痒痒了”他威胁我。

我很害怕他真的搔痒痒,就说:“感觉你像个非洲矿工”

“矿工是干什么的?”

“矿工,就是在地底下挖煤的啊”

“噢”,不知道他是真的听懂了,还是不懂,反正并没有深究下去。

接下来,他想跟我69,可是他的那家伙太大了,吃起来很不方便,总有种想吐的感觉。我问他:“你这么有经验,是不是经常跟别人搞啊?”

“哪有?”他边说,还边继续着嘴里的活儿。

可能身在异国他乡,很容易对别人产生某种亲近感或者依赖感。小金的那东西,确实很大,进入我身体,也花费了不少时间。他先是倒了很多润滑油,抹在我的后面,又用手指进行了几次扩肛,然后一边亲吻我的大腿,一边就把他的那玩意塞进我的后面,我没有体会到小雄所说的那种快感,相反倒是有种想要大便,肚子胀气的感觉,至于菊花,反倒不怎么疼痛,时间长了,甚至有些麻木。小金很激动,动作由轻柔变得急促,还到处乱亲我。我没有想过,自己的第一次做0,竟然是交给了一个韩国人,而他跟我之间,也没什么发展的机会。小金说,他对我是一见钟情,可我呢?已经想不起第一次见面时的心情。

小金架起我的一条腿,放到他的肩膀上,继续对我进攻,可能我的前列腺受了一点刺激,有种小小的舒服。后来,他又爬在我的后背,或者让我坐在他的身体上,反正变换了好几种姿势。韩国人做事真够认真的,连上床都不马虎,一丝不苟。没多久,我竟然比他先射了,而且白色的液体喷射出一道射线,全都洒在他的胸前,黝黑的皮肤上有些白色透明的东西,他用手弄了一点,放进自己的口中,还说:“味道不错嘛”

“有泡菜的味道吗?”我故意问他

“嗯,有吧”

之后,他递给我纸巾,自己则在一旁打飞机,不一会儿也射了出来,量很大。他那东西确实很大,跟网上的报道不一致。我对小金说:“网上说,韩国人的小弟弟全世界最小,怎么你的这么大啊?”

“是吗,韩国人的还可以吧”

“是网上说的”

“也有可能,我的在韩国也算比较大了”

“是什么原因呢?”

“这我不知道,我爷爷的就很大,爸爸和哥哥的也很大”

“这你怎么知道的?”

“我们经常一起洗澡的,看过啊”

原来韩国人一家人,经常一起去泡温泉或者洗三温暖,彼此之间的大小尺寸都一清二楚,这跟我们中国的国情相差很远。

一晚无话,我们抱在一起睡觉。周日的早晨,阳光很好,小金晨勃了,他的咸猪手伸进了我的下面,搞得我也硬硬的。他一边亲着我的脸,一边在我耳边说:“阿伟,我们再来一次,行不行?”

昨晚被他搞过以后,总感觉G门有些异样,松松的,如果收缩一下,还有点微微的肿胀之感,虽然没有流血,可是也并不想被他再搞一次,况且我的快感不多。他的手指开始在我的后面抚摸,让人不舒服。我挡开了他的手,并说:“不要了,不太舒服呢”

“怎么了?”他很关切地问

“没什么啊,你的那玩意太大了,当然会不舒服”

“可是一般人都会很喜欢啊”

“昨晚,我是第一次做这个”

“是真的吗?”

“嗯,真的”

他像是中了彩票大奖一般,在我的额头上重重一吻,连说:“没想到,没想到”,但他并不肯放手。我就用手,帮他打了飞机,看着他的那根黑黑粗粗的家伙,在我的手中慢慢胀大,然后喷射出液体,真的很刺激,他的精Y似乎格外洁白。等他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之后,又色眼迷离,为我用嘴巴服务了半天,搞得我也射出来。这才心满意足,不得不佩服韩国人的服务精神。

以前,我一直以为第一次做0,一定要交给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后来事情真的发生了,我才明白,所谓的“处女情结”不过是自己给自己下的套。我们做男人的,又没有什么处男膜,根本不必刻意地去保护那张膜,只要能过了心理这一关,人人都可以做0的。况且,在这个过程中也不存在,谁占便宜,谁吃亏,X爱本来是双方的事,只要大家都开心就好。

跟小金上过床的第五天,我们离开了韩国,返回了深圳。在告别欢送会上,小金拉着我的手,流下了眼泪。他说,他真的很喜欢我,而且是爱情的那一种,他想申请到中国工作,这样就可以天天跟我在一起。可我呢?从内心里讲,我确实蛮喜欢小金,但是要说爱情,这似乎还不够。或许,在国外寂寞的时候,谁都有可能放纵自己。

那以后,小金还多次给我打国际电话,发邮件,似乎他真的很难舍这段异国恋,可我已经看得很清楚,得不到的东西,永远是最好的,包括那一晚的美好回忆,这就是我的韩国一夜情。

赞(0) 打赏火腿
文章名称:《我在韩国的419 我做了0》
51虹马网同志生活全方面网站,同志小说、同志电影、同志帅哥看不停,还可以分享和欣赏同志生活百态,感情交流等。

评论 1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