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虹马网
潮流gay生活社区

讲述我在夜场做男模不堪回首的经历

鼓了很大的勇气才在这里发这个帖子,希望大哥小弟口下留情,勿喷…谢谢!!!

也许看我这段记录的是个是认为我是个出卖色相吃饭的人,或许是个看不起我的人,或许是个觉得我可怜的人,或许是和我思想观点相同的人,这些我都不在乎,因为我也不知道谁心里骂我,谁心里看不起我,谁赞同我,我们都是在电脑面前分享着我这一刻的心情,在这行这么久我早已学会忽略异样的眼光了,再怎么说我也是个正常人,也有人的喜怒哀乐,只是我善于表达,善于发泄自己的情绪罢了。

我是一个在夜场工作者,我在深圳算是前辈了,一些我所见所闻,我觉得有必要说出来,平时朋友们都叫我阿杰。你们也可以这样称呼我我每天的工作就是陪女人唱歌喝酒,聊天,玩骰子取悦她们开心促进她们消费。

该怎样去描述我的生活,我的近态,想想还真有点无从下笔的味道,那就想到什么写什么吧。

我叫阿杰,是到了这个城市后一直用的名字,除了我的发小,几乎没人知道我真名,偶尔一俩个交心的朋友问起,我都会坦言相告,但我明白,酒后的他们会忘的一干二净,也许是名字太难记,又或许彼此都明白,这样的我们,过去都不重要,未来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这辈子有过这段隐姓埋名的日子,认识过彼此,真亦假时假亦真,假亦真时真亦假,在这个繁华虚幻的城市里,真真假假没人去追究,去在意,诉不完的故事,讲不完的过去,无从说起也就就此掩埋了吧。

偶尔我也会想起童年,想起童年的梦想,很模糊以致于在短短十几年间就将它给遗忘了,或许是我根本没有过确切的梦想,呵呵,不说那些没用的,作为一个男人,作为一个20几岁这么一个尴尬年龄段的我,算不上成熟稳重,谈不上青春活力,纵然不啃老,也养不了家,我不知道这是属于一个时代的悲哀,还是我一人这么可怜,物欲横流的社会,纸醉金迷的城市,滋生了怎样的一群人,笑贫不笑娼的年代又诞生了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也许我的经历仅仅是冰山一角,但对于我来说,那却是我最真实的人生。


我并没有怀揣多大的梦想来到这座城市,也没有带着多少的壮志雄心到这缔造传奇,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当代小青年,不甘平凡,不愿进厂拿着死工资的我,坐了26个小时的火车就这么来到了这,举目无亲的深圳,刚开始给了我太多的迷茫,还算我的信念比较坚定,我就是奔着做公关来的。

先别急忙抨击我,我没有学历,没有过硬的技术,让我创业我没资本,没有经验,没有方向,让我进厂熬时间,浪费青春,养的了自己,养不了全家,养儿防老的男儿,家都顾不上,如何对得起男人这样一个称呼,所以来之前我就给自己定下了6年的期限,如果闯荡6年,也就是我三十而立之年,若我依旧一无所成,我会熄灭心中那股不安分的火,乖乖回家,娶妻生子,任劳任怨的过完这辈子,起码我不会遗憾,年迈之年回忆青春往事的时候不会后悔,起码我拼过,闯过,最少我也对得起自己了吧,也许幼稚,但就是我最真实的想法。

说真的,我是冲着深圳的男公关来的,我没有过其他的想法,也没有人去诱导我,有的只是对于自己的外形还有着点自信罢了,来之前查遍了关于这行业的各种信息,招聘啊,帖子啊,网站啊,百度问问啊,只要我能搜到的我都会去看一遍,完全门外汉的我起码要有点底,心中有数,我也明白,这一行存在很多的骗子什么的,但是别无选择的我就这么一头扎了进来,怀着忐忑不安的心,稍微的打扮了一下,跑去了面试。

直到现在,回忆当初的那一幕,我都会庆幸的笑起来,因为我是幸运的,虽说严打,真伪难辨,但我的第一次进的就是真场,而且一呆就呆了半年的时间,尽管几经周转,也查路线,坐公交,走过站,但结果毕竟是好的,这些也就无所谓了,没有再提的必要了,其实生活一直都是这样,当你无限碰壁,遇到瓶颈的时候,告诉自己,再坚持一下,你总会看到属于自己的曙光。

当我第一次见到刘哥的时候,一头竖起的黄发,在包房昏暗的灯光下,尤其亮眼,一双小眼睛在我身上滴溜溜的转了一遍又一遍,他是又瘦又矮,但我不能否认他常年积攒下的气场是真实存在的,毕竟我初来乍到,表现的谦虚点总是对的。

简单的询问,身高体重,对这行是否了解,是否能接受这样的工作性质,以前做啥的,老家哪的,诸如此类的问题,他问的特溜,我也答的简洁,他说场子就是这么个情况,你要真心想做,1200的入职费,一张身份证复印件,俩张一寸照片,准备好就来找我,没事就先回去吧。

带着半信半疑的态度我走了出来,走在这座城市的陌生街道上,我想了很多,车水马龙的道路,灯红酒绿的世界,谈笑风生的人群,然而这一切都跟我无关,有些脑袋空白的坐上了回去的公车,下车后,走在比比皆是的天桥上,在中间我停了下来,看着脚下穿梭不停的宝马奔驰,我漠然的笑了笑,这些东西离我太远,可当我抬头看到夜空挂着的圆月时,我顿时释然了,可能是因为我是农历15出生的原因,我对圆月特别的情有独钟,也就在那一刻,我下定了决心,一条道走到黑的信念。

第二天我就准备好了一切东西,夜幕降临时,我就来到了公司,顺利的办理了入职,来到了我们的等候包房,看见那一张张或帅气,或稚嫩的脸,我有些胆怯了,也不是胆怯,只是当自己突然进入到一个陌生的人群里,那份心底的不自在总是会在作祟,我静静的站在门口,没有选择进去坐下,我不知道那一刻我是否脸红了,浑身像爬满了无数只蚂蚁,那叫一个不自在,当刘哥推门进来的时候,看见我傻站那抱着个手机,说了我一句:进去坐啊,傻站着干嘛,然后走到前面说:那谁谁谁挤一挤,阿杰,过去坐吧。

也许是他无意间的一句平常不能再平常的话,却深深的触动了我,心中暗暗说道:这个刘哥我跟定了。或许我就是那样的人吧,别人敬我一尺,我敬别人一丈。

刚进去的那几天,尽管台不是很多,但天天都有试台,老人的上台率很高,毕竟他们手里有着自己的客源,但是看着新人,或者比我晚来几天的兄弟都有班上时,我有些坐不住了,我常常问自己是哪出错了,我第一次对自己外形产生了怀疑,接连1个星期,我没上到一个班,那时我还住在一个旅馆里面,一天120的住宿费,加上吃喝,抽烟,一天接近200,我开始慢慢认清一个事实,再他妈这么下去劳资就撑不住了,可我如果换成租房,一间单间,押一付一,什么水电押金起码3000块打底,可那时我只剩一千多块钱了,刘哥似乎也意识到了我的问题,有天晚上,我一如既往的坐在包厢,他把我单独叫到了一个包厢。

随口问道:怎么样,还撑的住吗?
我苦笑道:还好,就是再这么下去都没的吃了。
他依旧那么淡定,似乎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说道:喜欢夜场吗?想在这一直呆下去吗?
我说:喜欢,肯定想,只是这样我怕撑不了多久。
他说:夜场的水很深,你还有很多东西要学,还有很多的路要走,夜场来钱快,但前提你得保证你的生活,才能等到你的客人。
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因为之前我了解的比较全面,知道打点,塞红包之类的潜规则
于是问道:刘哥,是不是要打点什么的。
他又笑了,转头问我:如果你要打点,准备打点谁呢?
我毫不犹豫的说:当然是你和老大了。
他摆摆手说:我观察你有段时间了,我这边你就免了,等你准备到三四千的时候找我,我教你怎么做,当然,大都数钱还是留给你生活用的,你跟我,跟对了,以后谁说话你都别管,谁说你,或者你有事直接过来找我。
我笑着点了点头。

回去后,我就想法设法的借钱,还算我平常的交际不错,交的朋友都是交心的,都是有难时不躲不避的,几千块钱两天就到账了。

那天刘哥让我早去了公司,我也见到了老大,准备好的红包我一直攥在手里,有点不知所措,也不知道啥时候递出去合适,一想起我当初的窘态,我都自己发笑。

老大跟我说了很多,直到他说完,我都没能把红包递出去,当老大要离开包厢时,我用一种求助的眼光看向了刘哥,然后晃了晃红包,示意自己还没送出去,我估计刘哥当时心里特无语,他叫住了老大,我才站起身走到门前送到了他手里,他说刘哥是他助理,有事尽管找他,我点了点头。


送红包的事情,大概也就这样一个过程,在夜场,没人带你是件特别痛苦的事情,没有方向,没有门道,没有客源,没有后台,没人推你上台,幸好我遇到了刘哥,这个当初无论是因为利益还是一念之差提携我的人,他都带我教了我太多你死也学不到的东西。


我的第一次上班,我记得特别清楚,那还不是在自己公司,因为做这一行,客人在哪要,只要在周边的仔你都要过去,机会是有,是否去把握就要靠你自己,我一如既往的晃晃悠悠的跟着一帮兄弟赶了过去,我也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但是我也没那么绝望,刘哥曾告诉我,你要把握每一次的试台机会,只要上了,你得到不是那几百块小费,而是客源,怀带着这样的思想,我进了包房,那天一身黑衣,个人觉得还是挺帅的,站在了第二个位置,见惯了客人挑剔的眼光,也没有像刚开始那样的不自在,双手交叉放在身前,抬头挺胸,鞠躬问好,这一系列的流程之前已经练的熟练的不能再熟练了,当我看到那两个男人盯我的时候,自以为习以为常的我顿时心里发毛了,喜忧参半,喜的是难道小哥的第一次终于来了?忧的是想象跟现实毕竟是不一样的,万一选上了咋办,色子还不咋会玩,主要放不开,第一次不知道该做些啥,说些什么,我的眼神开始有些闪躲,但是晚了,当他点头指我并且让我到其身旁坐下的时候,我的脑袋都是空白的,无数个问号顿时在脑子里炸开了锅,看着同一批进来的兄弟陆续离开包厢时,我真的想喊上一句:别走,谁能来救救我,教教我!


虽然上班前我向老人取经不少,但当自己切实的坐在客人旁边的时候,顿时蒙B了。脚不知道怎么放,手不知道往哪搁,啥时敬酒,怎样介绍,如何问候,突然的找他们玩色子会不会被骂愣头青,苍天啊大地啊,你们可知道我当时那纠结揪心啊,我傻逼似的坐在那陪着她们笑,看着他们闹,内心却满是苦涩,到底该如何开场,似乎成了我这辈子最难的困惑。

或许上天一直待我不薄,我遇到的人都还没有那种特无理,没素质的人,李哥可能之前就喝了不少,让我加入玩色子,直到以后我才明白,他是随时随地都是在嗨的阶段,由于学艺不精那一夜我没少喝,凯哥问我做了多久,我说两个星期,我始终没好意思张口说我是第一次,凯哥看向李哥说:你信吗?李哥说:我反正信。凯哥说:我也信。其实那时我想说:能不信吗?小哥可是第一次。

他们没有为难我,可能是因为常出来玩的缘故,李哥说做你们这行的一定要放的开,要热情些。我笑笑着说还在适应,凯哥说:你的任务就是把你的客人陪好,其他的一切都跟你无关。可能是因为他是东北人的缘故,言语之间很是坦荡,直来直去,大声笑,放声嗨。我也一度被怀疑是东北人,不只是他们,遇到我的人都会这么说我,说我说话特像东北人,关于这点我解释了无数次。但没办法,每天都会见到那么多的面孔,一遍又一遍的询问,有时也会觉得烦躁,但做个伪东北人也挺好,个人还是挺喜欢东北人的。

那一晚的第一次让我懂得了许多,也摸到了这行的门槛,可那晚完全被动的我怎会再厚着脸皮去要联系方式,没把我给退了我就谢天谢地了。可李哥跟凯哥聊天时,夸我挺好,留个电话,我听到后顿时就受宠若惊了,这就叫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暗自庆幸自己的运气,虽然那晚玩的很晚,虽然只拿了500,但是我喝的很嗨,学了很多,也第一次上了班,还莫名其妙的有了自己的固定客户,直到现在他们每星期出来玩一两次,都会叫上我,至于跟客人再多的细节,也就不详细叙述了,毕竟我还要混下去。


朋友常说着夜场无真爱这样诸如此类的话,其实我也明白做我们这一行的逢场作戏的成分占了很大比例,几乎是所有比例。或许我还是有那么点矫情吧,毕竟刚开始是无法彻底扭转自己的想法,于是有了这样的一出闹剧以及我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难以忘记的影子,他叫宇哥,是我的第二个客人,也是我在自己公司上的第一个班,由于之前的第一次,我也渐渐适应了这样的生活,这样的场合,这样的一份工作,是的,它是一份工作。

那一晚,临近十一点,我跟几个玩的好的兄弟商量着呆会一起去酒吧Happy。在公司楼下抽着烟,互相调侃着,熬着下班时间,都在静静的等待着属于我们夜晚的正式开场。然而老大一通电话让上楼立马试房,本来也没什么,我也没抱多大的幻想,依旧对着自己的酒吧之旅充满了遐想。一如既往的进包厢,千篇一律的动作,里面是个生日包房。我左顾右盼了一会,都没听见领队问好,等到一群人鞠躬问好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虽然尴尬但也装做没事人似的矗在那,我总不能自己单独再嚎一嗓子吧。我开始扫视一个个客人,因为包厢好多人,我不确定是谁要仔。当宇哥说要黑衣服那个的时候我都没反应过来客人在哪,看着兄弟们又鱼贯而出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这一次我还是比较淡定的,坐下后虽然还是稍稍有点不知所措。但对比以前,小哥进步的那叫一日千里,我把手放在宇哥的背后,因为老人都说,进去先把腰一搂,叫声亲爱的,宝贝啥的,但对于那时的我还真叫不出口。我就把手放在那,心想:你爱靠就靠,不靠的话反正我也这么表示了不是,坐下后我就开始打量他,大概30岁的年纪,身材很好,眼睛大大的,挺帅气的,我就喜欢陪这样的客人,年纪刚刚好,不闹腾也不古板,他盯着我看了一会,我笑着说:我叫阿杰。或许是他没听见,他没回我。

我拿起色钟,示意他玩起,他点了点头,虽然我玩色子突飞猛进。但在他面前,我只听见他说了句:你好可爱。虚虚实实的游戏在他面前我还是那样的幼稚,我看的出他喝的有点多。他很想喝酒,他在用他的狂欢掩盖以及发泄内心最终的苦闷,但作为一个陪客,我只能静静的陪着。他用手转过我的脸,就那么盯着我看,我看出了他的委屈,即使我知道不是因为我,是因为另外一个男人,但我还是轻轻搂紧他,让他靠在我的胸前,尽可能的给他一个臂膀,一个简单的依靠。他旁若无人的起身坐在了我双腿上,那样的一种暧昧姿势,当四目相对,我迷失在他哀怨的眼神中,不知如何开口去说任何一句话时,他略带酒气的双唇就这么吻了过来。我双手搂住他,直到现在,我都能想起那一刻我忘记了我只是个公关,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幽怨的男人总是容易让人迷失,何况这样一个成熟不失纯真的男人,那一晚,我似乎只会说一句话,无论你想怎么样,我陪你,他说他想喝酒。

当迷人的酒精漫上大脑,当醉人的酒水四处游荡,宇哥在那一晚第一次进了洗手间,我清楚的记得他进去了好久。我几次想去敲门看他,但始终是忍住了。当他出来的时候,我盯着他看,他强颜欢笑,满眼都是刚哭过的痕迹。我默默的喝上了一杯,他笑着对他朋友说我对他没反应,他朋友二话没说把我的手塞进XX里。我有些木讷,虽然这是我想做的事情,但是我忘记了逢场作戏和感情的立场,我忘记了我的身份不该存在矜持。不一会我就抽了出来,我忘记了那晚我们亲吻了多少次,我也渐渐模糊了那份感觉。我只记得那晚过后,我依然会时常想起他,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也没有再听到他的消息。就那样,他回了香港,一去不回,我没有刻意的去打扰,即使我有联系方式,却不想打破他平静的生活。就像他那晚趴在我的怀里,听着我唱着《趁早》一样,他对我说,忘了就好。。。

前世多少次的擦肩,才换来今生的回眸一笑,我承认我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工作之余,我更多的还是喜欢做自己,那个沉默寡言,不爱说话,讨厌陌生群体的我,曾经也写过一点关于这方面的事,有网友留言道:不知廉耻,伤风败俗。

就像我曾经也那么看待过小姐一样,如今可能是自己身份的转变,但我不是在为自己辩解,一个人是永远无法站在自己的立场去理解别人的,你没有设身处地的去感受,去经历,很多东西你是完全体会不到的。

那些都是年少轻狂的过去,现在的我已经找了一份正经工作,好好生活。再回想起那些不堪的经历,如果有可能,我真的不想再重来。我也渴望读大学,找份好工作,过正常人的生活。只是曾经我没有那些条件,为了生存我误入了歧途。通过我的经历,我希望大家都不要去做这最卑微的职业。

赞(8) 打赏火腿
文章名称:《讲述我在夜场做男模不堪回首的经历》
51虹马网同志生活全方面网站,同志小说、同志电影、同志帅哥看不停,还可以分享和欣赏同志生活百态,感情交流等。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51虹马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虹马商城51虹马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讲述我在夜场做男模不堪回首的经历

鼓了很大的勇气才在这里发这个帖子,希望大哥小弟口下留情,勿喷…谢谢!!!

也许看我这段记录的是个是认为我是个出卖色相吃饭的人,或许是个看不起我的人,或许是个觉得我可怜的人,或许是和我思想观点相同的人,这些我都不在乎,因为我也不知道谁心里骂我,谁心里看不起我,谁赞同我,我们都是在电脑面前分享着我这一刻的心情,在这行这么久我早已学会忽略异样的眼光了,再怎么说我也是个正常人,也有人的喜怒哀乐,只是我善于表达,善于发泄自己的情绪罢了。

我是一个在夜场工作者,我在深圳算是前辈了,一些我所见所闻,我觉得有必要说出来,平时朋友们都叫我阿杰。你们也可以这样称呼我我每天的工作就是陪女人唱歌喝酒,聊天,玩骰子取悦她们开心促进她们消费。

该怎样去描述我的生活,我的近态,想想还真有点无从下笔的味道,那就想到什么写什么吧。

我叫阿杰,是到了这个城市后一直用的名字,除了我的发小,几乎没人知道我真名,偶尔一俩个交心的朋友问起,我都会坦言相告,但我明白,酒后的他们会忘的一干二净,也许是名字太难记,又或许彼此都明白,这样的我们,过去都不重要,未来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这辈子有过这段隐姓埋名的日子,认识过彼此,真亦假时假亦真,假亦真时真亦假,在这个繁华虚幻的城市里,真真假假没人去追究,去在意,诉不完的故事,讲不完的过去,无从说起也就就此掩埋了吧。

偶尔我也会想起童年,想起童年的梦想,很模糊以致于在短短十几年间就将它给遗忘了,或许是我根本没有过确切的梦想,呵呵,不说那些没用的,作为一个男人,作为一个20几岁这么一个尴尬年龄段的我,算不上成熟稳重,谈不上青春活力,纵然不啃老,也养不了家,我不知道这是属于一个时代的悲哀,还是我一人这么可怜,物欲横流的社会,纸醉金迷的城市,滋生了怎样的一群人,笑贫不笑娼的年代又诞生了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也许我的经历仅仅是冰山一角,但对于我来说,那却是我最真实的人生。


我并没有怀揣多大的梦想来到这座城市,也没有带着多少的壮志雄心到这缔造传奇,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当代小青年,不甘平凡,不愿进厂拿着死工资的我,坐了26个小时的火车就这么来到了这,举目无亲的深圳,刚开始给了我太多的迷茫,还算我的信念比较坚定,我就是奔着做公关来的。

先别急忙抨击我,我没有学历,没有过硬的技术,让我创业我没资本,没有经验,没有方向,让我进厂熬时间,浪费青春,养的了自己,养不了全家,养儿防老的男儿,家都顾不上,如何对得起男人这样一个称呼,所以来之前我就给自己定下了6年的期限,如果闯荡6年,也就是我三十而立之年,若我依旧一无所成,我会熄灭心中那股不安分的火,乖乖回家,娶妻生子,任劳任怨的过完这辈子,起码我不会遗憾,年迈之年回忆青春往事的时候不会后悔,起码我拼过,闯过,最少我也对得起自己了吧,也许幼稚,但就是我最真实的想法。

说真的,我是冲着深圳的男公关来的,我没有过其他的想法,也没有人去诱导我,有的只是对于自己的外形还有着点自信罢了,来之前查遍了关于这行业的各种信息,招聘啊,帖子啊,网站啊,百度问问啊,只要我能搜到的我都会去看一遍,完全门外汉的我起码要有点底,心中有数,我也明白,这一行存在很多的骗子什么的,但是别无选择的我就这么一头扎了进来,怀着忐忑不安的心,稍微的打扮了一下,跑去了面试。

直到现在,回忆当初的那一幕,我都会庆幸的笑起来,因为我是幸运的,虽说严打,真伪难辨,但我的第一次进的就是真场,而且一呆就呆了半年的时间,尽管几经周转,也查路线,坐公交,走过站,但结果毕竟是好的,这些也就无所谓了,没有再提的必要了,其实生活一直都是这样,当你无限碰壁,遇到瓶颈的时候,告诉自己,再坚持一下,你总会看到属于自己的曙光。

当我第一次见到刘哥的时候,一头竖起的黄发,在包房昏暗的灯光下,尤其亮眼,一双小眼睛在我身上滴溜溜的转了一遍又一遍,他是又瘦又矮,但我不能否认他常年积攒下的气场是真实存在的,毕竟我初来乍到,表现的谦虚点总是对的。

简单的询问,身高体重,对这行是否了解,是否能接受这样的工作性质,以前做啥的,老家哪的,诸如此类的问题,他问的特溜,我也答的简洁,他说场子就是这么个情况,你要真心想做,1200的入职费,一张身份证复印件,俩张一寸照片,准备好就来找我,没事就先回去吧。

带着半信半疑的态度我走了出来,走在这座城市的陌生街道上,我想了很多,车水马龙的道路,灯红酒绿的世界,谈笑风生的人群,然而这一切都跟我无关,有些脑袋空白的坐上了回去的公车,下车后,走在比比皆是的天桥上,在中间我停了下来,看着脚下穿梭不停的宝马奔驰,我漠然的笑了笑,这些东西离我太远,可当我抬头看到夜空挂着的圆月时,我顿时释然了,可能是因为我是农历15出生的原因,我对圆月特别的情有独钟,也就在那一刻,我下定了决心,一条道走到黑的信念。

第二天我就准备好了一切东西,夜幕降临时,我就来到了公司,顺利的办理了入职,来到了我们的等候包房,看见那一张张或帅气,或稚嫩的脸,我有些胆怯了,也不是胆怯,只是当自己突然进入到一个陌生的人群里,那份心底的不自在总是会在作祟,我静静的站在门口,没有选择进去坐下,我不知道那一刻我是否脸红了,浑身像爬满了无数只蚂蚁,那叫一个不自在,当刘哥推门进来的时候,看见我傻站那抱着个手机,说了我一句:进去坐啊,傻站着干嘛,然后走到前面说:那谁谁谁挤一挤,阿杰,过去坐吧。

也许是他无意间的一句平常不能再平常的话,却深深的触动了我,心中暗暗说道:这个刘哥我跟定了。或许我就是那样的人吧,别人敬我一尺,我敬别人一丈。

刚进去的那几天,尽管台不是很多,但天天都有试台,老人的上台率很高,毕竟他们手里有着自己的客源,但是看着新人,或者比我晚来几天的兄弟都有班上时,我有些坐不住了,我常常问自己是哪出错了,我第一次对自己外形产生了怀疑,接连1个星期,我没上到一个班,那时我还住在一个旅馆里面,一天120的住宿费,加上吃喝,抽烟,一天接近200,我开始慢慢认清一个事实,再他妈这么下去劳资就撑不住了,可我如果换成租房,一间单间,押一付一,什么水电押金起码3000块打底,可那时我只剩一千多块钱了,刘哥似乎也意识到了我的问题,有天晚上,我一如既往的坐在包厢,他把我单独叫到了一个包厢。

随口问道:怎么样,还撑的住吗?
我苦笑道:还好,就是再这么下去都没的吃了。
他依旧那么淡定,似乎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说道:喜欢夜场吗?想在这一直呆下去吗?
我说:喜欢,肯定想,只是这样我怕撑不了多久。
他说:夜场的水很深,你还有很多东西要学,还有很多的路要走,夜场来钱快,但前提你得保证你的生活,才能等到你的客人。
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因为之前我了解的比较全面,知道打点,塞红包之类的潜规则
于是问道:刘哥,是不是要打点什么的。
他又笑了,转头问我:如果你要打点,准备打点谁呢?
我毫不犹豫的说:当然是你和老大了。
他摆摆手说:我观察你有段时间了,我这边你就免了,等你准备到三四千的时候找我,我教你怎么做,当然,大都数钱还是留给你生活用的,你跟我,跟对了,以后谁说话你都别管,谁说你,或者你有事直接过来找我。
我笑着点了点头。

回去后,我就想法设法的借钱,还算我平常的交际不错,交的朋友都是交心的,都是有难时不躲不避的,几千块钱两天就到账了。

那天刘哥让我早去了公司,我也见到了老大,准备好的红包我一直攥在手里,有点不知所措,也不知道啥时候递出去合适,一想起我当初的窘态,我都自己发笑。

老大跟我说了很多,直到他说完,我都没能把红包递出去,当老大要离开包厢时,我用一种求助的眼光看向了刘哥,然后晃了晃红包,示意自己还没送出去,我估计刘哥当时心里特无语,他叫住了老大,我才站起身走到门前送到了他手里,他说刘哥是他助理,有事尽管找他,我点了点头。


送红包的事情,大概也就这样一个过程,在夜场,没人带你是件特别痛苦的事情,没有方向,没有门道,没有客源,没有后台,没人推你上台,幸好我遇到了刘哥,这个当初无论是因为利益还是一念之差提携我的人,他都带我教了我太多你死也学不到的东西。


我的第一次上班,我记得特别清楚,那还不是在自己公司,因为做这一行,客人在哪要,只要在周边的仔你都要过去,机会是有,是否去把握就要靠你自己,我一如既往的晃晃悠悠的跟着一帮兄弟赶了过去,我也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但是我也没那么绝望,刘哥曾告诉我,你要把握每一次的试台机会,只要上了,你得到不是那几百块小费,而是客源,怀带着这样的思想,我进了包房,那天一身黑衣,个人觉得还是挺帅的,站在了第二个位置,见惯了客人挑剔的眼光,也没有像刚开始那样的不自在,双手交叉放在身前,抬头挺胸,鞠躬问好,这一系列的流程之前已经练的熟练的不能再熟练了,当我看到那两个男人盯我的时候,自以为习以为常的我顿时心里发毛了,喜忧参半,喜的是难道小哥的第一次终于来了?忧的是想象跟现实毕竟是不一样的,万一选上了咋办,色子还不咋会玩,主要放不开,第一次不知道该做些啥,说些什么,我的眼神开始有些闪躲,但是晚了,当他点头指我并且让我到其身旁坐下的时候,我的脑袋都是空白的,无数个问号顿时在脑子里炸开了锅,看着同一批进来的兄弟陆续离开包厢时,我真的想喊上一句:别走,谁能来救救我,教教我!


虽然上班前我向老人取经不少,但当自己切实的坐在客人旁边的时候,顿时蒙B了。脚不知道怎么放,手不知道往哪搁,啥时敬酒,怎样介绍,如何问候,突然的找他们玩色子会不会被骂愣头青,苍天啊大地啊,你们可知道我当时那纠结揪心啊,我傻逼似的坐在那陪着她们笑,看着他们闹,内心却满是苦涩,到底该如何开场,似乎成了我这辈子最难的困惑。

或许上天一直待我不薄,我遇到的人都还没有那种特无理,没素质的人,李哥可能之前就喝了不少,让我加入玩色子,直到以后我才明白,他是随时随地都是在嗨的阶段,由于学艺不精那一夜我没少喝,凯哥问我做了多久,我说两个星期,我始终没好意思张口说我是第一次,凯哥看向李哥说:你信吗?李哥说:我反正信。凯哥说:我也信。其实那时我想说:能不信吗?小哥可是第一次。

他们没有为难我,可能是因为常出来玩的缘故,李哥说做你们这行的一定要放的开,要热情些。我笑笑着说还在适应,凯哥说:你的任务就是把你的客人陪好,其他的一切都跟你无关。可能是因为他是东北人的缘故,言语之间很是坦荡,直来直去,大声笑,放声嗨。我也一度被怀疑是东北人,不只是他们,遇到我的人都会这么说我,说我说话特像东北人,关于这点我解释了无数次。但没办法,每天都会见到那么多的面孔,一遍又一遍的询问,有时也会觉得烦躁,但做个伪东北人也挺好,个人还是挺喜欢东北人的。

那一晚的第一次让我懂得了许多,也摸到了这行的门槛,可那晚完全被动的我怎会再厚着脸皮去要联系方式,没把我给退了我就谢天谢地了。可李哥跟凯哥聊天时,夸我挺好,留个电话,我听到后顿时就受宠若惊了,这就叫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暗自庆幸自己的运气,虽然那晚玩的很晚,虽然只拿了500,但是我喝的很嗨,学了很多,也第一次上了班,还莫名其妙的有了自己的固定客户,直到现在他们每星期出来玩一两次,都会叫上我,至于跟客人再多的细节,也就不详细叙述了,毕竟我还要混下去。


朋友常说着夜场无真爱这样诸如此类的话,其实我也明白做我们这一行的逢场作戏的成分占了很大比例,几乎是所有比例。或许我还是有那么点矫情吧,毕竟刚开始是无法彻底扭转自己的想法,于是有了这样的一出闹剧以及我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难以忘记的影子,他叫宇哥,是我的第二个客人,也是我在自己公司上的第一个班,由于之前的第一次,我也渐渐适应了这样的生活,这样的场合,这样的一份工作,是的,它是一份工作。

那一晚,临近十一点,我跟几个玩的好的兄弟商量着呆会一起去酒吧Happy。在公司楼下抽着烟,互相调侃着,熬着下班时间,都在静静的等待着属于我们夜晚的正式开场。然而老大一通电话让上楼立马试房,本来也没什么,我也没抱多大的幻想,依旧对着自己的酒吧之旅充满了遐想。一如既往的进包厢,千篇一律的动作,里面是个生日包房。我左顾右盼了一会,都没听见领队问好,等到一群人鞠躬问好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虽然尴尬但也装做没事人似的矗在那,我总不能自己单独再嚎一嗓子吧。我开始扫视一个个客人,因为包厢好多人,我不确定是谁要仔。当宇哥说要黑衣服那个的时候我都没反应过来客人在哪,看着兄弟们又鱼贯而出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这一次我还是比较淡定的,坐下后虽然还是稍稍有点不知所措。但对比以前,小哥进步的那叫一日千里,我把手放在宇哥的背后,因为老人都说,进去先把腰一搂,叫声亲爱的,宝贝啥的,但对于那时的我还真叫不出口。我就把手放在那,心想:你爱靠就靠,不靠的话反正我也这么表示了不是,坐下后我就开始打量他,大概30岁的年纪,身材很好,眼睛大大的,挺帅气的,我就喜欢陪这样的客人,年纪刚刚好,不闹腾也不古板,他盯着我看了一会,我笑着说:我叫阿杰。或许是他没听见,他没回我。

我拿起色钟,示意他玩起,他点了点头,虽然我玩色子突飞猛进。但在他面前,我只听见他说了句:你好可爱。虚虚实实的游戏在他面前我还是那样的幼稚,我看的出他喝的有点多。他很想喝酒,他在用他的狂欢掩盖以及发泄内心最终的苦闷,但作为一个陪客,我只能静静的陪着。他用手转过我的脸,就那么盯着我看,我看出了他的委屈,即使我知道不是因为我,是因为另外一个男人,但我还是轻轻搂紧他,让他靠在我的胸前,尽可能的给他一个臂膀,一个简单的依靠。他旁若无人的起身坐在了我双腿上,那样的一种暧昧姿势,当四目相对,我迷失在他哀怨的眼神中,不知如何开口去说任何一句话时,他略带酒气的双唇就这么吻了过来。我双手搂住他,直到现在,我都能想起那一刻我忘记了我只是个公关,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幽怨的男人总是容易让人迷失,何况这样一个成熟不失纯真的男人,那一晚,我似乎只会说一句话,无论你想怎么样,我陪你,他说他想喝酒。

当迷人的酒精漫上大脑,当醉人的酒水四处游荡,宇哥在那一晚第一次进了洗手间,我清楚的记得他进去了好久。我几次想去敲门看他,但始终是忍住了。当他出来的时候,我盯着他看,他强颜欢笑,满眼都是刚哭过的痕迹。我默默的喝上了一杯,他笑着对他朋友说我对他没反应,他朋友二话没说把我的手塞进XX里。我有些木讷,虽然这是我想做的事情,但是我忘记了逢场作戏和感情的立场,我忘记了我的身份不该存在矜持。不一会我就抽了出来,我忘记了那晚我们亲吻了多少次,我也渐渐模糊了那份感觉。我只记得那晚过后,我依然会时常想起他,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也没有再听到他的消息。就那样,他回了香港,一去不回,我没有刻意的去打扰,即使我有联系方式,却不想打破他平静的生活。就像他那晚趴在我的怀里,听着我唱着《趁早》一样,他对我说,忘了就好。。。

前世多少次的擦肩,才换来今生的回眸一笑,我承认我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工作之余,我更多的还是喜欢做自己,那个沉默寡言,不爱说话,讨厌陌生群体的我,曾经也写过一点关于这方面的事,有网友留言道:不知廉耻,伤风败俗。

就像我曾经也那么看待过小姐一样,如今可能是自己身份的转变,但我不是在为自己辩解,一个人是永远无法站在自己的立场去理解别人的,你没有设身处地的去感受,去经历,很多东西你是完全体会不到的。

那些都是年少轻狂的过去,现在的我已经找了一份正经工作,好好生活。再回想起那些不堪的经历,如果有可能,我真的不想再重来。我也渴望读大学,找份好工作,过正常人的生活。只是曾经我没有那些条件,为了生存我误入了歧途。通过我的经历,我希望大家都不要去做这最卑微的职业。

赞(8) 打赏火腿
文章名称:《讲述我在夜场做男模不堪回首的经历》
51虹马网同志生活全方面网站,同志小说、同志电影、同志帅哥看不停,还可以分享和欣赏同志生活百态,感情交流等。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