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虹马网
潮流gay生活社区

我在一个gay群里面,交友时谎报了年纪。

1.

2005年,林白读高中的时候有两个QQ号。

一个QQ昵称是小白,添加的好友都是现实生活里的同学、亲人。

另一个QQ昵称是阳光男孩,性别男是真的,年龄是假的。

这个QQ里林白没有加过任何好友,只是通过百度贴吧进了一个同城基佬交友群。

林白有时会觉得自己仿佛被谁一刀劈成了两个人。

一个是家长老师眼中的好学生,从不迟交作业,一学期念完连书本都不会折得乱糟糟的。

另一个,怎么说也算不上坏学生吧,他也没做任何出格的事情,只是加了基佬群。

林白喜欢同性。他没有和有些基佬一样,发现自己喜欢同性觉得孤单,与整个世界上所有人不同。

他接受喜欢男生这条信息需要的时间很短,不过他在接受的同时也接收到另一则消息:这不是一件可以说出口的好事情。

自然而然地林白将这件事埋在了心里。

2.

一个周末的晚上,林白趁父母睡着了起身打开房间里的电脑。

windows经典绿色草原的桌面在一片黑的房间发出绿油油的光。

林白登了没有好友的那个QQ。

其实林白自己也讲不清楚大半夜的登QQ,看群里别人聊天这件事有什么意义。

他只是隐隐约约的感知,这件事对于另一个“林白”而言很重要。

怎么说呢,你见过小朋友学习在水里换气吗。

他会憋住呼吸,然后闭上眼,蒙住耳朵将头低埋在水面之下,憋住、往下沉再往下沉。

直到胸口的氧气差不多耗完,小朋友才会嗖地一下往上窜,大口大口的喘气,像一条鱼。

林白觉得把自己放进基佬群里,只是看他们聊天,大概就是这样一次换气。

换气的次数久了,难免会撞着鬼。

那天晚上,林白刚登上QQ不久就收到一条添加好友的申请。

头像是QQ初始的那个大胡子基础款。

这个头像在交友群里出现的频率很高,是一个话痨子一样的存在,和群里谁都能说上两句。

林白见过他被群里拱着发出来的自拍,看照片是一个比他大七八岁的男生。

林白没打算通过,他不懂这人为什么加他。

短短半个小时,林白拒绝他的添加请求少说有五次。

大概是第六次的时候,林白实在被这人遭拒绝又添加的心理搞得产生了好奇便通过了。

“真是的。好难得加上你了。”

“恩?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林白轻手轻脚地敲打键盘,打出去这么几个字也花了将近快一分钟的时间。

“没什么事啊,就没睡着,想找人聊聊天。”

“哦,我们也不熟啊。”

“没事啊,都是一个群里的,聊聊不就熟了吗?”

“哦。”

真是一个无聊蛋,林白不打算回他消息了。在浏览器里打开贴吧,继续看小说。

“你现在在做什么呢?你怎么这么晚还没睡觉?”

这人怎么会这么难缠,林白想把他从QQ里删除了,刚点击右键,大胡子的头像又跳了起来。

“你该不会正打算把我删了吧?”

居然猜这么准,林白点进对话框回了句,“是的,我们也不认识,也没啥好说的。”

“聊聊不就认识了吗,要不我讲个笑话给你听?”

林白正打算说“不用了,谢谢”,话还没发出去,那边就进来了一则消息。

“”今晚的月亮好大。””是埃” 两个宇航员站在月球上聊天。”

林白脑子冒出三个问号,只想把他那大胡子头像给丢进月球上某一个坑里,让它再也不会跳。

3.

林白觉得那天晚上没有果断地删掉大胡子留他在QQ通讯录里应该是被鬼摸了头吧。

不过祸不单行。

更奇怪地应该是一个晚上林白将小灵通的号码留给了他。

上课的时候、食堂吃饭的时候、下课回家的时候,林白时不时会收到来自大胡子的短信。

“圆形、正方形、长方形跟三角形出去玩,正方形他们都到了,剩三角形,这是为什么?”

林白知道这百分百又是大胡子在网上哪儿听到的一则冷笑话,想都没想回了他三个点。

等林白的消息发出过一两分钟,大胡子的简讯又进来了。

“全等三角形。”

林白有点想,不,是十分想把大胡子头像里的胡须一根一根扯了,拿个打火机烧了。

“你真的很无聊。”

“可不是吗,今天下班很早,这不是又周末了吗?”

“那你不出去玩吗?”

“你又不在,我出去干吗。要不小鬼,晚上回去我们可以视讯吗?”

林白也不知道大胡子为什么会叫他小鬼,他QQ上资料上面写的假年龄不比他的小。

“不可以。”

“那我给你打电话,不视讯可以吗?”

“不可以。”

这已经是大胡子第N次提出要和林白视讯电话的请求了。

大胡子的电话里存了林白的号码,大胡子不是没有号码给他拨打,只是他挺尊重林白的。

林白一说不要,他也不会硬缠着要求。

不过大胡子被拒绝后都会惯性发一个嘴角下扬的QQ表情。

大胡子应该不会想到林白现在心里已经后悔极了。

要是当初在大胡子第一次问他年龄的时候,他没有谎报大七八岁,也不会每次在大胡子提起视讯或者电话的要求时害怕被他拆穿了。

林白又一次怕被发现自己撒谎了所以拒绝了大胡子视讯的请求。

这一次大胡子被拒绝后没有发那个难过的表情,是不是好多谎言一开始都像这样啊。

是太平洋对岸的海面吹起的一阵温柔的、力量小小的风。

只是这阵风走了好几千里,一点点蓄力,到你面前却有了摧枯拉朽的力量。

是不是也只有到这风掀起巨浪的时候,撒谎的人才会想,要是…要是我当时没有撒谎该多好。

4.

林白的小灵通里能且只能存下一百条简讯。

这一百条都是来自大胡子,最后一则收到的时间是十天前。

林白这几天每次翻简讯都会琢磨,怎么会有人这么无聊给一个陌生人发这么多冷笑话。

可是林白没有想,他自己其实也真的够无聊的了。

居然还挑了又挑,选了又选,再删哪一条,留哪一条里纠结了好久才留下这一百条。

林白说不出是什么感觉,这一百条简讯满满当当占据了他小灵通的储存空间。

像是他的生活都给人贴上了名字:大胡子!

是一个周末,林白的小灵通来了一则大胡子的简讯。

“我到你的城市了,我们见一面吧。”

“啊?什么?”

“我在人民广场旁边的冰激凌店等你到今天晚上6点,我晚上8点的大巴车回去。”

林白周六下午有补课班的课,可他顾不得了。

他顾不得逃课会被骂,也顾不得他在年龄上撒的谎了。

他只是在想,这可能是他和大胡子最后一次联系了。

于是林白跟老师说他生病了,背着书包往人民广场赶。

坐在公交靠窗的位置,林白特别气,怎么坐了这么多年的公交速度这么慢,红灯这么多。

风从拉开的窗户中打在林白的脸上,报站的时候林白赶紧从车门往下冲。

快到冰激凌店的时候,林白却又迈不出脚步了,他觉得或许就让大胡子走吧。

见了面又能怎样呢?

林白转头准备回去,手上的小灵通却震动了一下。

“戴帽子、黑衣服、黄裤子、背书包的是你吗?”

林白不打算回头,只顾着低着头往回走,然后有人拍了他的肩膀。

“喂!小鬼!是你吧!”

“不是不是不是,你认错人!我不是小鬼。”

林白的电话突然响了,林白低头一看上面显示大胡子的名字。

“你是智障吗!别跑了!我托人查了你QQ的IP地址,坐了快五个小时的大巴才到。”

林白突然没出息地一下子便哭了。

“那个,我撒谎了,我没有二十五岁,我还在念高中。”

“我知道,所以我叫你小鬼没错吧。”

“哦。”

“那你别哭了,哭的我心里痒痒的。”

“恩。”

“那你以后会愿意我给你打电话,和你视讯吗?”

“恩。”

“怎么只会恩恩恩,我看我每次给你发笑话,你不是骂我都很厉害吗?现在不敢了吗?”

“恩。不敢了。”

“那你以后还想不想听我讲笑话。”

“可以,但是不要太冷啦。”

“偏要,我!”

“呃,我叫林白。”

“很高兴认识你,我叫陈鹏。”

陈鹏朝林白伸出手,林白握住,陈鹏的力气很大,手心暖呼呼的。

《END》

赞(0) 打赏火腿
文章名称:《我在一个gay群里面,交友时谎报了年纪。》
51虹马网同志生活全方面网站,同志小说、同志电影、同志帅哥看不停,还可以分享和欣赏同志生活百态,感情交流等。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51虹马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51虹马同志网站51hongma.com提供最新的同志资讯和方便的同志交友服务,还有高品质的耽美电影

虹马商城51虹马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