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男郎
潮流gay生活社区

周五晚上,他在软件上问我,可以xx吗?

1 .

青子从小贪酸,回回回家,他妈总会买一些当季的菜浸在酸坛子里。

暑假是清脆的豇豆、寒假是绵软的萝卜。

后来工作了,老家的四季缩短到只剩下湿冷的冬天。

每每春节回去,坛子里总盛满一坛红萝卜,晚上窝在沙发看电视时吃一根,一屋子的酸味。

坐在一旁的青子妈妈闻着味道不住地咽口水,笑呵呵地说他。

“晚上少吃点酸的啦,不然睡觉的时候胃里烧得慌。”

2.

青子在离家很远的北京上班,在北京他没有家,只有一个狭小挤逼的次卧,面积不到10平米。

每次交完房租这狭窄的屋子便有三个月的时间短暂的属于他。

上学时,地理老师说南方人去了北方保湿的乳液每年都要多用几瓶。

青子倒没觉得,气温这一块身体倒适应的挺好的,只是味蕾都三年了一直没能调教过来。

他还是非常贪酸。

也有试过自己起一个坛子,可要不是坛子起花了,要不是味道怎么都不地道。

他问过妈妈,家里的坛子是怎么弄的,妈妈也远程一步一步地教过他,可惜一直都不对。

这或者就是语文课本里说的橘生南国为橘,生北国则为枳。

3.

青子的手机里面装了三四款同志交友软体。

个人签名的那一栏写着:不10、不69,找一个人说说话。

在很多人看来他这样的大概都很奇怪,你不约你上软件干啥呢?

一个下雨的周五夜晚,青子下了班吃了饭跟他妈妈打完电话,坐在床上看电视。

电视是他上一个周末在闲鱼上买的,不贵,四百块钱,95成新,卖的人还送了他电视盒子。

那人说他要离开北京了。

在这座城市,每天都有很多人来,每天也有很多人离开,每天都会有很多东西要转卖,那人说除了电视还有房间里晾衣服的架子、一个木头做的小书桌……

那人让青子看看要不把架子和书桌也带回去,青子拒绝了,说买了也用不着。

奇怪,没电视的时候青子也能将电脑放在床上一张可折叠的小桌板上看。

可是总觉的看电脑和看电视是两回事。

看电脑总让他脑子里孤独感直线翻倍,屋子里有了电视的光和声音则会产生一个错觉:

好像有了电视,出租屋一下子有了家的气息,孤独感会连带着减弱。

要是再有一个酸坛子,可以浸一点泡菜吃就更好了。

4. 

那个周五的晚上,雨不知道是发了什么疯,一直稀里哗啦地落个没完没了。

雨水打在窗户上面,顺着玻璃往下滑,远处楼房的一盏盏灯给晕开来。

青子讨厌下雨,下雨总会让他觉得很孤单。

他拿起手机,在四个软件里都刷新了一下,但愿有一个人在这个雨夜里能陪他聊聊天。

5.

大林是在这样的一个雨夜给他发消息的,大有一种雪中送炭的感觉。

这样的雨夜,这样的周五,小软件上的人都在拼命刷新。

要是把地图摊开,一个人是一个光点,距离他刚刚刷新的时间越短光点的亮度越强。

想必每周五的夜里会是一片璀璨的银河。

只是在这庞大的银河里,每一颗星星发出的讯号都差不多:

“你好”“约么”“看看你”“有地吗”。

大林发的不是“约吗?”也不是“看看你”,发的是“可以聊天吗?”

这太少见了,简直就是明亮地流星,青子连忙回了一句,“好啊,聊聊呗。”

可发完这一句他却不知道说什么了,毕竟是两个人陌生的人,不知道要找什么话题才能聊下去。

青子退回到大林的个人主页看了一下,距离0.01KM,应该是同一个小区吧。

“你也在XX小区住吗?”

发完这句,青子默默地等着宇宙的另一颗星星发回信号。

在这庞大的银河,有一颗星星能给你等待总比漫无目的地浪迹来得好吧。

至少,至少当下是有一件事可以做的。

那一颗星星回信息了,“是的,我在三号楼,你呢?”

“我也是,和你是一栋楼了。”

“我一个人在家,室友们都出去了,刚好买了凉菜和酒,你要来喝点吗?”

这么快?也不用看照片吗?青子是有点抗拒的。

只是抗拒没能敌过孤独感的作祟,青子回了一句,“好的,你有什么要吃的,我带上去吧?”

“没有,你过来,我们喝喝酒吃点凉菜说说话吧。”

下着雨的周五夜晚,这座城市孤独的星可真多啊。

6.

青子循着大林给的门牌上了楼,摁了门铃,很快有人开门。

和他不一样,他们应该是朋友合租的一整套,客厅没有堆放很多杂物。

反而摆放着电视沙发和餐桌。

大林穿着一条过膝的睡裤,上面是一件黑色的短袖,开了门招呼青子进去。

“你速度倒挺快的,去沙发坐吧,你喝冰啤酒还是常温的?”

青子有些拘谨地换了鞋子坐在沙发上,沙发前茶几上摆放着装成碟的凉菜。

看起来都是在凉菜铺买的,不过最吸引青子眼睛的,是茶几的最旁边,有一小碟泡菜。

看着应该不像是店里能买到的。

那是一碟切成小段的豇豆,豇豆经过浸泡有些发黄,闻着酸酸辣辣的,没忍住,吞了口口水。

“冰的吧,就一栋楼直接电梯就上来了,能有多慢啊?”

大林从冰箱里拿了一瓶酒递给青子,在递给青子前已经拿开刀起开了。

青子喝了一口,酒顺着喉咙滑进了肚子,凉悠悠的。

“这个酸豇豆是你买的吗?”

“不是,是我自己做的。”

“这么厉害。”

说完这句,青子咽了口口水,声音还很大,连电视的声音都没能盖住。

大林笑了笑,将桌子上那一碟泡菜往他的方向推了推。

“尝一点吧,你应该是重庆的吧?”

“恩。你怎么知道的?”

“你重庆话口音囊个重,恁些地方的人又不喜欢吃泡菜,更莫说闻起吞口水,我室友都嫌闻不来。”

大林说这一句的时候已经换成了方言。

在这个下着雨的雨夜,在一个离家很远,身边人都讲普通话的地方。

出现了一个人,抄着乡音和你分食一小碟老家的味道,忽然有点浪漫。

7.

那个晚上青子和大林喝着酒吃着泡菜一起看电视,时间过得很快。

不一会快十二点了,青子喝了两三瓶有些上头了,说是要早点下去。

大林没留他,只说后来我们再一起喝酒吧。

大林没有食言,隔三差五地总是约青子上楼喝酒。

青子后来也会在大林约他的时候买一些小吃、凉菜、啤酒上去。

你不能老花别人的钱吧,两个人的相处分寸感是很重要。

不知道怎么说,从前总觉得北京可大可大了,过了这一晚,大林却觉得变得小一点。

有时候大真的不好,尤其是空间一大了,人一了,四周都会挤满了孤独感。

现在有了一个人,那种孤独感就顿时变小了,像是两个人一口酒一口泡菜的把孤独吃掉了。

可能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吧,青子有时候也会主动地跟大林发消息,想说约他一起喝酒。

只是从来他约大林的时候,那人都没回复。

直到有一天,上电梯的时候,青子在电梯里看见大林了,旁边还站着一个男生。

两个人都穿着短裤,上面是一件款式相同的短袖。

青子,忽然有点明白了,大林原来是有男友的。

还好还好,我还没有喜欢上他。

只是真糟糕啊,孤独感又要回来了,这庞大的外太空又只剩下我一颗孤独的星了。

《END》

赞(4) 打赏火腿
未经51男郎网允许不得转载:51虹马 » 周五晚上,他在软件上问我,可以xx吗?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51虹马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会员福利51男郎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