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虹马网
潮流gay生活社区

记一次醉酒后的出轨

1

出轨了。

那晚上被几个朋友约去酒吧喝酒,结果喝大了,不省人事。

隔天醒来的时候,人在一个陌生的家里,迷糊间看到旁边躺着一个赤裸的身体,背对着我。

脑瓜子疼到不行,又昏睡过去了。

再度醒来的时候,那个男人刚洗完澡出来,正在擦拭头发。他抬头看到我睁开了眼,咧嘴笑了笑说:“醒啦。”

脸是好看的,眉目清秀,一圈淡淡的络腮胡绕着略微肉肉的脸,笑起来眼睛弯成一道月牙。

“我怎么会在这?”虽然对方很吸引人,但还是下意识问出了关键性问题。

“昨晚你跟着我回来的。”他立在我旁边,依然保持着笑容看着我。

“啊???”我眉头微蹙,努力回想。

垃圾桶里的纸巾说明了一切。

我揉了揉太阳穴,缓缓说起:“抱歉,昨晚喝断片了,什么都想不起来。”

穿衣服的空档,闲聊起来,才知道,他叫李浩,快40了,结过一次婚,后来离了。

保养得挺好的,我以为他跟我差不多大。

“你单身还是?”他点了根烟,问我。

“有朋友。”我没有犹豫地回答,倒没有觉得这是多自豪的事,只是不想让人家误会什么。

李浩挑了下眉,不再说话。

我看了一眼手机,凌晨两点有一条张漠发来的微信,“人在哪跟我说一声,我知道你没事就行。”

“在朋友家过夜了,马上回去。”寥寥几个字发过去,两个标点,不多不少。

“好,”张漠几乎秒回。

李浩问我:“要不要一起吃个饭?”我想了下,还是婉拒了。

“加个微信吗?”走之前,我问了句。

李浩笑了笑:“当然。”

从李浩家出来已经快中午了,楼下等车的时候,李浩发来微信:“蛮喜欢你的,有机会可以联系。”

我回了个OK的表情。

2

回到家,张漠正半倚在沙发上看电视。

“多煮了一碗面,如果没吃饭的话就吃掉吧。”他似漫不经心地说起。

面冒着热气,显然是掐着时间煮完的。

我没说什么,直接坐下来飞快吃完,肚子空无一物,早就快饿晕了。

“昨晚去哪个朋友家了?”良久,张漠问道。

“小米那,去他家喝酒了,庆祝他升职。”我神色如常地说道,也确实没说谎,前半场确实是为了庆祝朋友升职喝的酒。

如果要说时间带给人最大的改变,我想就是伪装的本领了。

其实我跟张漠刚在一起的前两年,吵过的架大大小小也有好几十次了,我们都是性情火爆的火象星座(比较信这个)。有时候是因为一些原则性问题,互相不妥协,每次都据理力争的,但更多时候是因为一些生活上鸡毛蒜皮的小事。

不过相比较以前可以冷战个几天,现在越来越对这种事情提不起斗气的欲望。

就好像把一颗冰块丢进衣服里,很冰很凉,又丢了一颗接一颗,还是很难受,但一旦习惯了这个温度,也并不是那么难熬。

两人没有再提起昨天的事情,接连几天都相安无事,也是一种奇怪的默契了。

后面那几天我跟李浩的联系还算频繁,我们的工作性质差不多,所以自然能聊的东西也多,你一句我一句,互相跟对方吐着被无止尽的工作压榨的疲惫。

客套的时候就问吃饭没、在干嘛的无聊话题,偶尔性趣上来了就互相撩一下。

不得不说,在对象眼皮子底下干这种事,确实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就像小时候偷来的糖果一样,紧揣在裤袋里生怕被人发现。

新鲜感这件事,似乎是很多人逃脱不了的宿命。

3

我跟张漠对于那方面的诉求,似乎从一年前就戛然而止了。从最初几天一次,到后来跟女生来例假一样,再到现在的“久久一次”。

往后的日子少了激情,多了平淡,像是习惯了彼此的存在,虽住在一起,但谁也不会打扰谁。

想想从很多年前刚来这座城市的时候,自己从未想过这个问题。但如今,似乎离这个分界线也不远了。人这辈子,最无法自控的就是时间了吧,眼看着岁月从我们身边溜走,眼看着感情似付水东流般掠走满腔热情。

张漠一直不喜欢我去酒吧,他觉得那些成日混迹酒吧的人,大多都是太寂寞了。

但是,这个世界上哪一个人又真的不寂寞呢?难道谈了恋爱,就一定能保证你侬我侬,一直甜蜜如初吗?并不见得。

“如果你有想分开,就跟我说。”某天晚上,我对张漠说到。

张漠愣了下,蹙着眉头像是在看神经病一样看着我,不悦地说:“有病吧。”

“我说真的,要是在一起觉得不愉快…”我话还没说完,张漠就打断了:“我没说过跟你在一起不愉快,对,我们确实不如以前好,但不代表我对你没感情。我们在一起6年了,已经不是20出头的小年轻了,难道要我分了再重新去了解一个人,一切重头开始吗?”

张漠一股脑说完后,黑着脸走进房间去,还不悦地摔了下房门。

他的一番话,反倒让我觉得自己刚才的话是不是过分了。

但回头想一想,我对张漠,真的还存有感情吗?

反观身边很多人,匆匆忙忙地在一起,又匆匆忙忙分手,他们也并不是不想找真爱,只是要碰到一个真的能天长地久的人,真的太难了。

我随后也走进房间,房间里只剩下一盏微弱的床头灯发亮,张漠已经盖上被子,也不知道睡着没有。

“刚才我的话说过头了,抱歉。”我站在房门口,叹了口气说。

良久,张漠淡淡说了句:“没有在怪你。”

一时间不知道怎么继续这个话题,可能觉得这段对话本身就开始得有些莫名其妙吧。当我准备走出去的时候,张漠开口叫住了我。

“刚在一起的时候我就说过,我这个人不会轻易说出分手,我知道我们的关系不如从前,但我也在努力做些什么,我希望你也是。”他一鼓作气地说完,又重新躺下,把被子蒙在头上。

房间的光线很昏暗,我能听出他的情绪中带着几分激动,说到后面又有种难以言喻的无力感。

这番对话,倒让我想起了我们刚在一起时,他也是这般较真。

4

那晚又是一夜无眠。

我起身到客厅吃了颗褪黑素,又坐在马桶上玩了一会手机,看到李浩朋友圈刚发了一张露着上半身的自拍,顺手点个赞。

“这么晚还不睡?”没一会,李浩就发来消息。

“失眠了,你不也还没睡。”我说。

我们便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起来。

“你这么多年,没谈过么?”我问。前面他问了我几句跟张漠的感情状况,于是聊着聊着,画风突然转向了感情问题。

“中间谈过一个,没几个月就分了,太累了,后面干脆不谈了。现在从摸手到上床一蹴而就,,爱既然可以做了,谁还去谈呢?”屏幕那头的李浩说。

“哈哈,那我们不同。”我说。

“我们难道不是一类人么?”他说。

我沉默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复。细思极恐,我真的跟他是同类人么?

“早点休息吧,晚安。”他最后发来了一个表情包。

手机锁屏,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也不知道想什么,不经意间竟入了神。还真是不年轻了,眼角几条皱纹格外明显,感慨时间真是比钱还不经花。

回到房间,我轻手轻脚地躺回张漠旁边,生怕把他吵醒。

我刚一躺下,他就翻过身,左臂很自然地伸到我脖子位置,另一只手臂抱住我的肚子。

侧目看了一眼,他的呼吸很均匀,偶尔还伴着几声轻轻的鼾声。

每次被他这样抱着,总是有种莫名的安全感。甚至有时候他出差,没他在旁边,我会翻来覆去一整夜睡不踏实。这手臂被我枕了6年,好像成了我的专属品一样。

在胡思乱想间,我也不知不觉睡着了。

我跟张漠在一起也好些年头了,如果不是他这番提醒,我自己都数不过来…两人从相识到相恋到底一起度过了多少个春秋。

回想起我们刚在一起的时候,总有那么几件小事如吸烟刻肺,现在想起来依旧觉得很暖。

刚认识那会,张漠还拿着微薄的工资,却总喜欢嚷着说“老子包养你”的蠢话。

还记得那年夏天。

我们都是某家公司的实习生,他仅比我先进去半个多月,可能是因为年龄相近和在同样的岗位,加上莫名的荷尔蒙作祟,我们很自然地就从同事上升到朋友关系。我推测他应该比我先动心的,只是他一直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

那时候的他很努力,凡事都鞍前马后的,做事也上进,在前辈们眼里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而我则是一直表现平平。每次碰到开完会,他也总会给我发来一份电子版的会议纪要,像极了读书时候优等生辅导班级里的差生。

记得张漠领的第一个月转正的工资,不算多,也就五千上下。当时我们还没正式走到一起,他屁颠屁颠跑来问我有没有想吃的,带我去吃。我想了想,还是跟他提议说得请几个帮助过自己的同事吃顿便饭,为日后打好关系。

他一脸嫌弃地看着我,说了句:“你好老派哦。”

说完便嬉皮鬼脸地跑开了。

没过几天,就以同事聚餐为由把我叫到了一家小餐馆,到场我愣住了,满桌的菜就吃我们两个人,我后来问他为什么。

他以一种告白式的口吻说:“我赚的钱,只想你花在你一人身上。”

“最好是!”我随口应着,脸上却满是幸福的笑容。

不得不承认,我喜欢这种实际的承诺。

确认关系后,我们决定同居。第一个房子,跟另一个陌生人合租了一套两房,挤在不到40坪的小空间里,连偶尔的亲密都不太敢喘粗气。

我们似乎从刚开始的热恋期就没有别人那般热火朝天,更多是过日子般的小打小闹。

忘记是哪个周末,我刚从超市出来,天就哗哗下起了大雨。

内心焦躁又无奈,一个劲地觉得自己真傻,出门的时候明明看到天那么黑,为什么就心存侥幸不带伞呢!

家里那位估摸着还在打游戏吧,肯定是不会来接我了。眼看着雨越下越大,根本没有停的趋势,我寻思着还是跑回去吧,不然这雨也不知道下到啥时候是头。 

我把购物袋绑了个死结,抱在胸前,一鼓作气冲出雨棚,跑过拐角,溅起的雨水把裤腿湿了半截。

突然有个人就撑着一把硕大的伞出现在我面前,穿着个居家短裤外加个宽松的老头背心,满腿的泥巴印。噗,怎么感觉比我还狼狈的样子。

张漠从我手中接过战利品,搂过我的肩,说:“还好我神算,就知道你出门肯定不会带伞。”

“就你嘴贫,不是打游戏打入神了吗?是不是连跪了。”我故意激道。

“滚滚滚,老子不知道多熊,都是带飞的节奏…”他开始眉飞色舞地描述起自己的“丰功伟绩”。

两个人就这样消失在雨中。

年轻时谈恋爱,总喜欢毫无节制地制造能力范围内的大事件。千里迢迢带着礼物去见对方一面,熬了几个通宵做精美手工礼物…有时候觉得,不是爱有多神奇,而是我们对于爱的想象太栩栩如生。所以会因想象走到一起,又因彻底了解而转身离开。

说白了,感情里最吸引的,是你永远不知道它后来会变成什么样,又爱又恨,充满幻想。

之后我跟李浩几乎很少联系了。

除了偶尔几句不痛不痒的“寒暄”,也再没有下文。

也好,本就是一夜风流,还要奢望有什么交集倒显得不现实了。 

后来的日子,我们在朋友那边领养了一只几个月大的小花猫,朋友捡到的,可能是因为被弃养的原因,刚接过来家里的时候脾气不大好,总是躲角落里,对我也不太友善,经常发出“哈”的威胁声,但唯独对张漠很是粘。

他也很喜欢这只小花猫,每天都把它当自家孩子一样又抱又亲。

气不过,没过多久我也买了只狗狗,因为比起猫,我更喜欢狗子。

两男一狗一猫,家里一下子热闹了起来,我们每天也因此多了例行工作,他负责铲猫屎,而我遛狗,日子也逐渐有了丁点浪漫和充实感。

说句老实话,从以前我就觉得自己不擅长恋爱这件事,无论是爱与被爱,我总显得木讷。

我也不知道感情能走多长远,也没办法给到别人关于同志之间相处的建议。情感专家的话不会是对的,别人的故事也只能拿来借鉴。

只是,有时候人总要抱着那么一丝期盼,去期待未来的一些事情。

至少我确定他心里还是有我的,那我更没有理由退局。

想到这里,我打开微信删掉了李浩。

赞(2) 打赏火腿
未经51男郎网允许不得转载:51虹马 » 记一次醉酒后的出轨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51虹马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会员福利51男郎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