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虹马网
潮流gay生活社区

有三个基佬室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有三个基佬室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作者:思休

文案:
作为一个直男,我居然是寝室里的异类?

第一人称小甜饼、两对cp、HE
主CP:冰山脸x好奇心(陈啸辰x文思远)
副CP:自恋狂x女装癖(沈寒x俞然)

1.
作为一个钢管直,我从没想过有一天要跟三个基佬生活在一起。
当然,大学报道的第一天,我并不知道我这三个看起来长得可以霸占校草榜前三名的“小鲜肉”室友居然都他妈的是基佬。

2.
让我最开始发现猫腻儿的是俞然那个小可爱。
哦,在说俞然之前,我觉得有必要先介绍一下我们803寝室。
我们是来自A大经管系1x届16班的四名朝气蓬勃的大学生。
我叫文思远,不是本地人,但老家离A城很近,高铁也就不到俩小时的路程。
俞然是南方人,长得特别水灵,皮肤好得让不少女生羡慕嫉妒恨,平时不爱说话,比较腼腆,要是有女生跟他搭话,你总能看到他脸上飘起两朵可爱的红云。
沈寒,本地人,一米八三的男神身高,长得也十分出挑,但特别自恋,自恋到我怀疑这货上辈子是朵水仙。听说他家里是做生意的,整天打扮得特别潮,随便买条裤子两三千。
陈啸辰是北方人,他是我们宿舍最高的,虽然没有具体问过,但目测身高有一米八七。此人不爱说话,但跟俞然不一样,这货是真的每天都冷着张棺材脸,拒人于千里之外。不过我倒是挺欣赏他的行为举止,可能因为从小在军区大院长大,所以他走路、坐姿之类的,都让人觉得十分英姿焕发。
我们四个,年龄最大的是俞然,之后是沈寒,我排第三,陈啸辰最小。

3.
为什么说俞然有猫腻儿呢?
因为有一次体育课,我忘了换鞋,所以中途就回寝室了一趟。
那天刚好俞然小可爱生病,卧床休息。
因此我回去的时候也比较小心翼翼,没敢敲门,打算赶紧换了鞋去上课。
结果开开门的那一刹那,我感觉我的钛合金狗眼要被闪瞎了!
因为,俞然穿了一条粉红色的裙子……就是那种特别可爱的女生才会穿的那种裙子。
后来我在网上查了一下,才知道那个裙型叫蛋糕裙。
俞然当时正在照镜子,再加上我动静很小,所以他都没注意到我回来了。
我当时很惊讶,感觉有一万头草泥马在我心里狂奔而过,但是那之后,我又觉得眼前的场景没有任何违和感。
是的,没有任何违和感!
前面我也说了,俞然的皮肤又白又细,多少女生羡慕都羡慕不来。而且他又比较瘦小,完全没有一般男生五大三粗那种糙汉子的感觉。最重要的是,这货两条又细又长的大白腿上连根腿毛都没有!
难道这货体内的雄性激素都喂狗了吗?
对了,说起腿,当时俞然脚上还踩着双粉色系的高跟鞋……
说实话,作为一名钢管直,我莫名觉得俞然这两条腿能够我玩一年……啊不,这样肖想自己的室友实在是太他妈罪过也太他妈猥琐了。
但当时的情况,我他妈也很尴尬啊?我是该若无其事地进去换鞋呢?还是先擦擦我那欲喷涌而出的鼻血呢?
然而俞然并没有给我太多纠结的时间,因为他很快发现了我,并且一脸惊恐。而且,还习惯性地涨红了一张水灵灵的俊脸。
好像我是个强奸犯。
TMD。
“思思思思思思思思远……你你你你你什么时候……”
我他妈也很尴尬啊。
“我刚回来,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一边说着,一边进屋打算从柜子里找鞋,“我就换双鞋,我忘了今天有体育课了,穿的这双鞋不合适。”
结果也不知道是太紧张了还是太尴尬了,开了半天,也没把我的衣柜锁打开。
俞然也不知道对我的话信了几成,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那个、这、这件事……你能不能不要告诉别人?”他的声音特别小心翼翼,又带着几分哀求的感觉。重点是,还他妈穿着那么诱人的小粉裙和高跟鞋!那可是onepiece啊!作为一个钢管直,我对onepiece毫无抵抗力的好嘛!
我能怎么办?我当然只能答应了啊!!!
答应了俞然之后,我也不敢多看,换完鞋就跑了。等跑到操场,才发现我他妈穿了两只不一样的鞋出来。
科科。

4.
俞然居然会偷偷穿女装这件事,就像我跟他保证的一样,我跟谁都没说。
但是这种“有一件很劲爆的事情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的感觉真的是要爆炸了!多少次我都差点忍不住发微薄贴吧豆瓣甚至朋友圈来着!
仿佛我的痛苦得到了上天的怜悯,有天下课后,沈寒忽然来找我一起去食堂吃饭。
这就不对劲儿了。
沈寒,沈大少,在开学以来的一个半月里,去食堂吃饭的次数用一只手就可以数的过来——他一共去了四次,是因为我们学校一共有四个食堂,他想试试有没有食堂的饭菜能入他的口。
这倒也是没毛病,作为一个神一般的本地人、高贵的富二代,沈大少爷的舌头接受不了平民食堂那是很正常的。
所以,我才觉得他来找我一起去食堂(加粗)吃午饭这件事很反常。
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
这句话在沈寒随便点了一碗盖浇饭就拉着我坐下来吃的时候,展现得淋漓尽致。
沈少爷诶,他竟然不在意吃什么?!
我默默地夹了一筷子土豆粉,随口问:“老二,你找我什么事儿?”
沈寒瞬间炸毛:“卧槽,都说了别叫我‘老二’,再鸡巴这么叫我,老子打爆你的狗头!”
我立马改口:“沈少,气质、气质,注意气质。”
沈寒旋即换上一副迷死万千少女的笑容,道:“开玩笑,本少爷就算骂人都很有气质的好嘛?”
我心里翻了个白眼,嘴上却给了他台阶:“好好好,今天找我什么事?”
“哦对了,”沈寒忽然压低声音,然后凑到我耳边,问:“你知道俞然……那个……穿女装吗?”
嗯嗯嗯嗯嗯??????
天哪,我好激动!!!!
5.
终于能和人分享秘密了,这让忍耐了一周多的我如释重负。我感觉这仿佛是一坨在我体内酝酿了一周多的翔,而如今它终于能问世了,但我却忽然有些便秘。
真尼玛操蛋。
我问沈寒:“你跟四儿说了吗?”
沈寒撇撇嘴:“就那冰山脸,我还没接近呢,就已经冻成美队了。”
“……哦。”也是,想来这种八卦也是不可能跟陈啸辰那种人分享的,而八卦的主角又是小可爱,我们宿舍能分享的人也就只有我这个平易近人的普通人了。
为此我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飞快地将那天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给沈寒听。
沈寒听得叹为观止,以及……双眼放光?
咦,为什么会双眼放光?
我一脸懵逼。
难道像沈少这种阅女无数的人也会对小可爱的女装感兴趣?
“话说沈少你是怎么知道小可爱穿女装的?”
沈寒道:“我听咱们学校一学长说的,那天他在XX商场看见一个女孩,说看着像咱们宿舍的俞然。”
“哦……”
“你叫他‘小可爱’?”沈寒忽然道。
“呃……千万别告诉他!”毕竟俞然真的很可爱啊!除了可爱还很性感,啧啧,那两条大白腿啊……咳咳。
“不错,是很可爱。”沈寒忽然笑得很猥琐。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有些同情小可爱。
“话说哪个学长跟你讲的?”
“唔,服装表演系的一个。”沈寒说着,吃了一口盖浇饭,而后又瞬间吐了出来,“这饭特么是给人吃的吗?”
“……”少爷,我确实正在您面前吃呢啊!!!
虽然我很好奇沈寒是怎么在一个半月内跟服装表演系的学长勾搭上的,但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不能再跟沈少一起吃饭了!
那一刻,我又想起了之前跟他一起吃饭时被他的世界观所支配的恐惧!

6.
沈寒从我这里打听完小可爱的事情后,就插着口袋吹着口哨离开了。
我是不知道他在哪里吃饭,但有一次他点了一份刺身外卖到宿舍,后来我上网查了一下,价值598……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好奇他的温饱问题了,反正大少爷的早午晚饭只是用来给我刷新三观的。
由于实在好奇沈寒是怎么认识服装表演系的学长的,我扒了几口饭就往宿舍走了,一边走,一边习惯性地掏出手机看看微博贴吧之类的有没有什么新动态。
这一查,还真让我看到了张有意思的照片。
是我们学校的贴吧上,有人po了一张照片,照片里一辆骚红色的保时捷911 Carrera 4S停在服装表演系的教学楼门口,一个长相挺白净的男生正打开车门。
照片照得不是很清晰,看不清那个男生的长相,但这辆保时捷我却是见过的。
很巧,沈寒也有一辆一模一样的。
看到这儿我就更好奇了,可po这张照片的楼主并没有对此作出太多解释,只是激动于这辆出现在大学校园里的豪华跑车。
我叹了口气,又再贴吧翻了翻,却发现没什么太新的东西,大多都是之前看过的帖子,还有些在炒冷饭或者挖坟的。
微博上就更没有什么相关信息了。
我无奈地收了手机,正好也到寝室了。
推开803的门,我就看到右手边靠近门的桌子上一片狼藉,再看看另外三张桌子,我无奈地坐下开始收拾自己的猪窝。
说实话,这跟我所想象的大学生活相差甚远,至少在卫生方面是这样的。
好歹是四个男生的寝室,却他妈没点男寝的样子——除了我的床位外。
冰山脸可能是由于家庭环境影响,因而不管是桌子还是柜子都收拾得一丝不苟,还经常拿笤帚扫地,给自己门前那一亩三分地儿弄得是一尘不染;小可爱东西虽然多,但却归置得非常整齐,有小东西也都放在归纳箱里了;而沈大少则不怎么住宿舍,大部分东西都不在这里,宿舍里只放了备用的几件衣服和几本书。
所以,相比之下,就显得我每天活得像只猪。
东西收拾得差不多,我准备睡会儿觉,下午还有一节大英,要知道大英课上打个哈欠都会被老佛爷拖出去赏一丈红。
正准备上床,小可爱抱着一个箱子回来了。
“回来了。”我说。
小可爱点点头,走到桌前开始拆包裹。我瞥了一眼,花花绿绿的,大概是衣服。之后就见他将那衣服打开,抖了抖。
卧槽!竟然是条裙子!
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有些紧张……不,更多的应该是期待!
仿佛是感受到了我的视线,小可爱腼腆地朝我笑笑,举了举手里的裙子:“cosplay。”
我的天!!!
虽然不是很了解二次元,但是这个听起来就很劲爆好嘛?!
“陈啸辰和沈寒还回来吗?”小可爱忽然问。
陈啸辰整天神龙见首不见尾,据说大部分时间都泡在了图书馆,是个大学霸。沈寒则不知道去哪里浪了,也很少中午回宿舍。
我说:“不知道,估计不回来吧。”
小可爱点点头说:“那我先试试吧,要是不合身得赶紧换。”
他说完就开始脱衣服,我本来正直勾勾地看着他,结果被手机震回了神儿。
我慌忙拿起手机,看到沈寒的微信:小可爱在寝室吗?
我:刚回来
沈寒:那我马上回去
我:???
然而沈寒却不再回复了。
我抱着一颗忐忑地心,思考着该怎么开口跟小可爱讲,第一,沈寒要回来了,第二,沈寒也知道他穿女装……
难。
真难。
7.
人生最有趣的一点就是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钟会发生什么。
因为正在我纠结该怎么开口跟小可爱说沈寒的事情、小可爱在换他那身cosplay衣服的时候,陈啸辰推门进来了。
我特么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于是我干脆没说话。
陈啸辰看了一眼正在换衣服的小可爱,没说话。
小可爱尴尬得红透了脸,不知是该继续换还是该换回去。
结果陈啸辰一张冰山脸却对此事视若无睹,将书包放在椅子上后就蹬蹬蹬上床去了。
我们宿舍的格局就是左边两张床,右边两张床,我和沈寒睡靠门的位置,我是进门右手边沈寒是进门左手边。小可爱挨着我,而陈啸辰则在小可爱对面。
正因为如此,小可爱此时才更加不好意思。然而陈啸辰没反应,他便看向我。
我更是一脸懵逼,只能头皮发麻地跟他讲:“换吧……大家都是男的。”
陈啸辰此时却给了点反应,本来已经冲墙躺下的他,扭头看了小可爱一眼,而后居然露出了一个笑容。
那一瞬间我以为我看错了,这他妈万年冰山要融化的节奏?
毕竟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陈啸辰笑,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他真的是个面瘫来着。
小可爱纠结了一分钟,估计也想破罐破摔了,便把衣服换上了。
虽然我不知道他cos的是谁,而且他还是一头短发,但是穿上那个制服真的超可爱有木有!!!
妈蛋,我的直男之魂又他妈燃烧了!

8.
小可爱穿着一双黑色到大腿的长靴,一条超短的绿边百褶裙,上面是一件长款马甲带绿色领带,还带了一个绿边黑色套袖,衬得他又高又白……虽然头发略短显得有些怪异,但依旧可爱到爆炸。
我不行了,我感觉再多看他一眼我就抑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了。
偏偏小可爱还对自己的可爱不自知,皱着眉问了一句:“思远,你觉不觉得这个靴子有点短了?”
“……”我捂着眼睛不敢看他,说道:“不、不会,我觉得刚刚好……嗯……显得你腿很长。”
“嗯……那就好,”他说着,又摸了摸头发,道,“假发和衣服分开发货,还没到,到了再试吧。”
我胡乱应了一声“嗯”,不敢再看他。再看下去,我都怕自己起生理反应。
卧槽,我真他妈禽兽。
我正这么diss自己,就听寝室门被推开,然后就听见有人倒抽一口气。
我扭头往下一看,得,沈大少回来了。
“哎呀,小可爱,啊不,俞然,你穿这身真好看啊!”沈寒一边说着一边朝小可爱走去,“比你穿男装还好看呢,哎呀呀,比我还好看!”
我心想,沈少,你可要点碧莲吧。
俞然闻言,脸红得能滴出水来,一边将刚脱下的套袖放在桌上,一边拿桌上刚脱下的衣服试图挡住自己,低着头解释道:“我……我……这……这是社团……社团cosplay的衣服……嗯……”
沈寒将他挡着自己的手拉开,而后认认真真地上下打量半响,说道:“我之前就觉得你长得不错,现在一看,真是惊为天人!”
小可爱红着脸不敢说话,也不敢看沈寒,想收回手,却又拗不过后者。
这他妈就很尴尬了。
哎算了再尴尬也不关我事儿,再不睡会儿一会儿大英课上真要被老佛爷赏一丈红了。
正当我闭上眼打算休息的时候,我听见陈啸辰冷冷地来了一句:“闭会儿嘴。”
我:“……”
沈寒道:“哎我说你这个死冰山,不说话就算了,一说话就怼人,你是不是脑子有坑?”
陈啸辰没理他。
沈寒继续说:“俞然这么可爱你懂不懂欣赏了?要么说直男没审美呢!”
陈啸辰忽然道:“谁告诉你我是直男的?”
我:“……???”
沈寒:“……”
俞然:“……”
9.
我感觉沈寒和陈啸辰的那两句对话信息量巨大,以至于我的大脑在高速运转分析了那两句话之后有些死机。足足过了三分钟之后我才反应过来两件事:第一,沈寒是弯的;第二,陈啸辰也是弯的。
所以按照目前这个状况,我们伟大的803寝,有两个基佬、一个女装癖和一个直男。
WTF!
这么一看显得我就是个异类啊!!!
我感到有些生无可恋,想不到有一天在现实生活中,一个钢管直都会成为异类。
不但如此,知道他们三个俩直男一个女装癖之后,我忽然十分心疼那些加我微信试图多方了解803这三位小鲜肉的妹子们……他们不但长得比这些妹子漂亮,性别爱好还特么存在冲突。
这是活生生的情敌关系啊!
呵呵,这个午觉算是废了。
知道了这么劲爆的消息,我他妈还能睡着才怪了!
不过让我感到最不可思议的还是陈啸辰。
一个红三代,行为举止英姿飒爽,平时做事一丝不苟,明明应该是个比我还直的宇宙直,结果就这么轻描淡写地出了柜。
我这内心正风起云涌,那边沈寒忽然问道:“文思远,你也是基佬吗?”
我崩溃地大喊:“我不是!我不是!!老子是钢管直!!!!”
然后我看见沈寒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我。
怜悯个大爷啊!基佬很值得骄傲嘛?直男就要被可怜嘛??我觉得直男很好啊!!!
然后就听沈寒继续说:“我想也是,毕竟你长得这么丑。”
我:“……滚。”
老师,我申请换寝室!

10.
自从知道了我们寝室四个男人,其中有两个基佬一个女装癖——同性恋概率高达50%——以后,我就对803产生了异样的感情。
其实主要是因为沈大少开始常驻宿舍了。
刚开学的时候,沈寒发现宿舍没有空调,还要几十个大男人一起洗澡,就对学校的住宿条件产生了极大的不满,然后他就干脆住在了校外。听说他在学校附近租了一套一百二三十平米的公寓,一个月光房租就要一两万。
我等凡人只能仰望。
然而现在,沈大少放着好好地校外公寓不住,反而每天往寝室跑。
我想,可能是因为夏天刚过去,冬天还没来吧。
吃完晚饭后,为了避免洗澡的晚高峰,我先一步回寝室拿了洗澡用品下了楼——其实我觉得我们学校还不错了,至少每栋公寓楼都有一个洗澡间,而且洗一次澡一块多也不算贵。
我看着手里的洗脸盆,忽然想起刚开学军训的时候,我每天晚上洗澡的时候还会拉上陈啸辰和小可爱——虽然小可爱从没答应跟我一起去——那会儿我还感叹陈啸辰身材好来着。
想想我就他妈蛋疼菊紧。
真的。
就按陈啸辰那身高和体格,怎么也不可能是受啊!
是的。
这几天我没事儿,特意上微博贴吧豆瓣知乎等地深入了解了一下男同这个群体。
虽然我知道就像男人喜欢女人、女人喜欢男人一样,基佬并不会对所有的同性都抱有那方面的想法,但我依旧觉得很尴尬啊!
真不知道陈啸辰那么冷漠的一个基佬,当初为什么会答应和我一起去洗澡!
算了,不提了,说出来都是泪。
11.
然而我刚推开门,就看到一脸冷漠的陈啸辰。
莫名有一种狭路相逢的感觉。
我朝他笑了笑,本来想尬聊两句缓解一下尴尬,结果陈啸辰看都没看我一眼,绕过我就进屋了。
我日。
我长得就这么入不了基佬的眼嘛?
莫名感觉很不爽!
12.
洗了一个郁闷的澡,回到寝室发现沈寒和小可爱也都回来了。
说实话,我感觉自从那天看到小可爱穿女装之后,沈寒这个二世祖就像个狗皮膏药一样贴着小可爱,小可爱走东他不走西,小可爱去食堂吃饭他都跟着!吃盖浇饭!
我看见的时候真想骂一句,前几天哪个混蛋说这不是人吃的东西来着?要点脸吗?
沈寒绝对是看上小可爱了。
不过小可爱是基佬吗?
这个问题我想了好久,感觉他是基佬的面儿能大一些,毕竟怎么可能会有妹子希望自己的男朋友穿女装比自己还好看啊!当然我这只是模拟了一下妹子的想法,也许在男女的感情中,小可爱很man也说不定呢……
总觉得没什么说服力。
沈寒像往常一样围在小可爱周围,尬聊。
“俞然,我昨天在商场看见一条很漂亮的小裙子,你明天要不要跟我去试试?”
小可爱红着脸:“明、明天有课。”
沈寒:“那后天,大后天也行!”
小可爱:“……”
沈寒:“去吧去吧!真的很好看,我就想让你试试size,合适我就买给你啊!”
小可爱:“不、不用了。”
沈寒:“你别跟我客气啊,那条浅蓝色的碎花裙真的很好看,我还问店员了,说那个叫欧根纱,你穿上一定比那些模特穿上还好看。”
小可爱不知所措,然后又看向了我。
我:“……”
是的,“又”!自从沈寒开始纠缠小可爱,小可爱就总是将求助的目光投向我。
我能怎么办?我不能见死不救吧,大家都是一个寝室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沈少,你让小可爱去商场公然试女装不大合适吧,”我说,“更何况,万一你看到小可爱穿女装的样子,控制不住自己的兽性,在商场里狼性大发的话……啧啧,我可不想过几天的微博热搜头条是‘XX商场试衣间’啊!”
沈寒:“又他妈有你事儿,你这个死直男。”
我:“……毕竟当年的‘三里屯优衣库试衣间’还历历在目,我只是不希望你重蹈覆辙而已。”
“滚。”沈寒白了我一眼,然后继续狗皮膏药一样缠着小可爱,“你别理那个死直男,直男懂什么……”
哎。
我叹了口气,继续刷微博。
微博主页上给我推了一条好友赞过的微博,我看小图有些熟悉,便点打了看,发现照片里的不是别人,正是我们803的小可爱!
他穿了一套粉色系的萝莉装,我的天,虽然我们小可爱有173cm的身高,但是穿上女装扮萝莉简直毫无违和感啊!萌到哭!要不是现实中认识这个男孩子,谁他妈能看出来这个是男人cos的?
我看了一眼微博内容:
“夕琰:#ABComic##魔法少女小圆##cos正片#
小圆 cn @鱼鱼鱼
摄影&后期:@红豆牛奶冰
感谢鱼鱼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参加漫展拍摄(笔芯)鱼鱼美哭QvQ还有下一次的拍摄也准备好了w坐等牛奶冰太太放片!”
转发者是我们学校动漫社的官微“A大万事屋”,微博内容:给鱼鱼疯狂打call!!!
我点进了@鱼鱼鱼的微博,发现他竟然有将近30万粉丝,而且上条cos的转发量有五千多。
作为一个不了解二次元的我,真的是瞬间感到不明觉厉。
我想向小可爱表达一下膜拜之情,抬头却发现小可爱和沈寒已经都不在宿舍了。
不知道这俩人去哪了,我正想发个微信给小可爱,却听见陈啸辰的手机响起,他接起电话,冷冷地说:“分手了还打电话做什么?”
我:“……”好像无意间又得知了什么不得了的信息。

13.
求助,室友在我面前跟男朋友分手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听到陈啸辰式的冷漠分手,我愣住了,跟个傻子一样看着陈啸辰。
哪想陈啸辰说完那句话就挂断了电话,然后扭头看向我。
我他妈吓得魂都要飞了!
于是我立马装作毫不做作地低头看手机刷微博,然而我并不知道我看到了什么,但我更不敢抬头去面对寝室里尴尬到绝望的气氛,只能抖着手像个帕金森患者一样刷微博。但因为太紧张,手心出汗,手机屏幕半天没反应。
然而,我依旧不敢抬头。
忐忑中我听见陈啸辰下床的声音,然后朝门口走来,再然后我用余光看到他停在我的床前,拉开我的柜子,在看到我柜子里的情形后,嫌恶地皱了皱眉,不知道是嫌弃我柜子里的一片狼藉,还是嫌弃我的衣服。
他没有看太久,从我柜子里面拿了两件衣服,然后扔给了我,冷着脸说:“换上。”
我看着被仍在床上的一条牛仔裤和一件藏蓝色卫衣,十分想问大晚上的换衣服干嘛去,但我他妈怂啊,光是看着陈啸辰那张脸我都要吓尿了……
话说又不是我自己愿意听墙角的,明明是你自己没注意到寝室还有一个大活人在还要搞什么电话分手来着……
但无论如何,我还是听话地换了衣服。
毕竟,陈啸辰腹部那八块腹肌可不是盖的。而且一个出身军人世家的人,我有理由相信他随便就可以把我这个弱鸡打趴下。
我磨蹭着换完衣服,陈啸辰有些不耐烦,道:“下来。”
然后我就下了床。
“换鞋。”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赞(33) 打赏火腿
未经51男郎网允许不得转载:51虹马 » 有三个基佬室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评论 16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51虹马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会员福利51男郎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